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奋斗吧反派 > 第二十五章 惩罚

第二十五章 惩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几人说完就轮到王学敏和大汉了,此时他们二人都知道不管说与不说,都难逃一死,区别只是死的痛不痛苦罢了。

    有心想硬气一些,但看到两位老祖,到底还是没敢耍花招。

    大汉汗津津的道“那几个小荷包是小人在一个遗迹之中得到的,不管怎么办法,但就是打不开。

    晚辈觉得是个宝贝,变好好收了起来,时不时拿出来研究一番。

    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晚辈发现只要遇到结界它就会自动发出白光,将人包裹在其内,从而能穿过结界,不惊动任何人。”

    思忧老祖听到此处,打断了他:“那遗迹是在何处?”

    “怪就怪在此处,小人并不知道地方,只觉得迷迷糊糊就到了遗迹,拿到了荷包便出了来,并无他物。

    有时晚辈也曾怀疑,晚辈到底有没有到过遗迹,也曾找过,但是毫无踪迹。”

    思忧老祖看他一眼,自是知道他说的是真话,遂也不再插言:“接着说”

    大汉看了看老祖才支支吾吾接着道:“因这,小人洗劫了几个小家族,发了一笔横财。

    但好景不长,再又一次洗劫一个小家族时,被那五人发现了。

    当时小人修为虽比他们几人要高,但灵力不足,无法久战,他们人多灵力充沛,只得被那五人使计抢走两个荷包后狼狈逃走。

    小人以为便再无人发现此事,没想到还有这个女娃也是知晓的,”说到这指了指王学敏。

    “后来她同小人搭讪,说要来樊城参加比试,正好小人听闻樊城已久,一直未曾看过,因此就与她结伴而行。

    不想,过了月余,她在小人的酒中下了药,本是要杀死小人的,但未曾想到,小人修为比她要高得多,当即压制毒性,勉强抵挡她的攻击,她看事不可为,抢了一个便走。

    后来小人气不过,便决定来樊城守株待兔。

    直到今日看见她,但小人看见她时,那五人便跟在她身后…………后来小人和那五人想要不惊动任何人出府,却只有一个荷包因此争夺起来,而他们几人灵力用尽,又在结界内,并不担心他们逃跑,

    等小人解决了那剩下的三人时,结界却内安安静静,只有小人一人,怎么找也找不见他们几个,想要出去却到处都是雾蒙蒙,找不见出路。

    后来突兀的传来一阵刺耳的尖鸣声,小人只觉得头被重击了一拳就晕了过去。

    后来小人醒来时见他们几人显出身形,想起都是他们几人害我受这许多罪过,自是抬手就攻击,可小人没想到,她会抓那个小女娃挡在身前。”

    说着就开始磕头求饶,思源老祖自是理也不理,倒是绝明真君看见此景,想起他的妞妞因他的攻击受了这许多苦楚,就心火直冒,抬手就是一掌,将那大汉拍飞了老远。

    那大汉落地抽搐两下,吐血三口,便晕了过去,不知死活。

    欲涵道君看见绝明真君在老祖面前如此没大没小,便狠狠瞪了他一眼。

    绝明真君见他爹瞪他,立马端坐好,抱着王学窈眼观鼻,鼻观心,一副超然物外的模样。

    让欲涵道君有火发不出只得看向王学敏,因就剩她一人未讲,所以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齐聚在她身上。

    王学敏吓的直抖,战战兢兢,衣裳瞬间被冷汗浸透,黏黏糊糊狼狈极了。

    过了片刻她的声音才低低的想起:“其实开始晚辈并不知道那是什么,只是看那五人在抢,就觉得那是个好东西。

    所以就定下计划接近与他,但他修为极高,晚辈并不敢轻易动手,直到知道他喜欢喝酒,因此便送些好酒给他,开始他还防备,可时间久了,他就习惯晚辈换好酒给他。

    有一次晚辈将酒中放入禁灵散,看着他喝下,便想永绝后患,没想到,他的修为比晚辈想象的高,禁灵散根本禁不了多久,因此拿了一个便走。

    因晚辈此时杀不了他,又怕他禁灵散失效后,与晚辈不死不休,就没敢全部抢走。

    直到到了樊城,又遇见了那五人,本也没在意,可转念一想,他们定然知晓这荷包的用法,便一直跟在他们身后。

    却无意中看到他们偷了寻宝斋,此时才确定了手中之物的用法,却没想到被他们发现,便要杀人灭口。

    无法只得找了学良哥哥,以为只要跟他们在一起,那几人便不敢出手,未曾想……”后面的事,和他们所说相差无几。

    “各位老祖,晚辈是被猪油蒙了心,才拿窈族妹挡了攻击,求您们饶了晚辈,晚辈不敢了,砰,砰”的磕头声响起没两声,便被抱着王学窈的绝明真君一挥袖甩飞出去,步了大汉的后尘。

    看他又起幺蛾子,欲涵道君是真的火了,但顾忌老祖在场,只得更加恶狠狠的瞪他一眼。

    对绝明真君来说不痛不痒,反倒讨好的向他笑笑。

    两位老祖看见此景,笑着摇摇头,没再在说话,向欲涵道君一颔首,便身形一晃,消失不见。

    两位‘思’字辈的老祖一走,几个分支的‘无’字辈的小豆丁也被送走了。

    寡字辈的镇守秘境,未曾前来。

    因此整个大堂只剩下几个‘欲’字辈,和‘绝’字辈。

    而‘学’字辈修为最高也才金丹,还参与不到这种大事中,而王无璇这会儿正靠在她爷爷绝情真君怀里,昏昏欲睡,而王学窈在绝明真君怀里还未醒来。

    欲涵道君吩咐族卫将大汉和王学敏二人拖下去处理了,饶是不可能饶的,否则,王家的威严何在,颜面何存。

    欲涵道君吩咐了这些,又看向王学良几人:“王学良几人擅闯王家,但念几人是王家族人,被逼无奈,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便罚他几人去挖矿五十年。”

    王学良等人在欲涵道君看过来时,面带紧张,冷汗淋漓,就怕,欲涵道君将他们处死,此时一听,只让他们挖矿五十年,轻松一口气,现在他们已经练气九层,等到练气圆满便可活一百五十岁,待到筑基便增寿至三百,五十年还耽搁得起。

    几人退出去以后,大堂静了下来,欲涵道君叹道:“多事之秋啊,钱、李两家灭族,怕是与化神虫脱不了干系,说来还要感谢编织绝域殊方之人,如若不然,怕是祖祠的器灵……”

    ‘欲’字辈排行第二的欲谦道君皱着粗粗的眉道:“也不知今日之事是有意还是无意,这化神虫竟然已经快到了无形无相的地步,要说它身后没人,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信的。”

    与欲谦道君轻柔的声音不同,他的长相较为粗狂,满脸的络腮胡子,只能看见两只黑嗦嗦的眼,古铜色的鼻头,修真之人长成如此模样,也是极为稀罕的,真是可惜了他的名字,名副其实的名不副实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