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奋斗吧反派 > 第二十三章 荷包

第二十三章 荷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绝美女子看着她笑眯眯道:“想必你先前你也听到了,没有身体的神识时日久了就会消散,更不必说被业火灼烧过的。

    而白玉种子也不知何时才能将它吸收。

    所以我要将它们放入你的神识之眼,让你的神识之力滋养着它们,不至于让化神虫的神识消散。

    当然此时你的神魂还未曾生出神识,神识之眼自然也就没有。

    等你有时,我自会出现,连着被污的孕神泉一起给你。”

    王学窈听见此话惊恐的瞪大眼,顾不的冷的打颤:“它……嘚嘚……会把我……嘚嘚……吸干吧”好不容易说完这句话,几乎用尽了全身力气,浑身冒冷汗,又黏又湿,不舒服极了,可此时王学窈根本顾不了那许多,她现在急切的看着绝美女子,希望她收回成命。

    听见她的话绝美女子瞟了她一眼:“你想多了,你的神识并无孕神之力,吸你干嘛?承接你的因果吗?”

    王学窈被好一顿嘲讽,但她并无不满之意,反倒因女子的话轻松一口气,只要不伤害到她就好。

    胡思乱想之际就听女子接着道:“当它将液体吸收完毕,就会转入你的丹田,这时你可以跟它签订平等契约。

    如果不是平等契约……哼……”

    女子的轻哼声让王学窈知道如果不是平等契约,恐怕她离死也不远了。

    而这里的契约是指修士之间交易的双方甚至多方在天道的见证下以神魂为笔在契约符之上留下烙印,违背誓言将受到天道惩罚。

    而这契约多种多样,五花八门。

    最常见的是收服灵兽的契约了。

    主仆契约,这类契约的主对仆有绝对的控制权,主死,仆死。仆死,主只是重伤。契约时乃是谁的神识更加强大,谁便是主,但相对于人类而言,妖兽或是灵植它们的神识先天就弱,因此主仆契约的主,大多是人类。

    平等契约,顾名思义,双方都不受制于谁,乃是合作关系,一方生死,另一方重伤。

    还有一种便是灵魂契约了,这种契约好处便是,生命共享,寿命长的那方可讲寿命分享给短的那一方。

    而一方生死,另一方亦不能独活,因此这种契约的的双方大都配合默契,以增加生存几率。

    王学窈正在思索契约的事,便听女子继续道:“她在你的丹田会吸收你的灵力以供生长,当然这会拖慢你的修炼进度,但也有个好处,便是它吸收了你的灵力,自会反哺于你。

    反哺的灵力会更加精纯。

    当然还有一种情况,那就是那些液体过了十年八年依旧不曾减少,那就说明……”

    说到此处,女子声音有些低沉:“那就说明,它已经没有生机了。”

    王学窈瞪大了眼,不可置信:“他…嘚嘚…有没…嘚嘚…有生机…嘚…你…嘚…不知”

    王学窈的话让那名女子沉默许久“我不想知道,不知就还有活下去的执念,知道了,便不一定了。

    玉镜哥哥一生都是为我活着,这次如果他能活过来,但愿永生永世不再想起我。

    重聚神魂,就是一个全新的人,望他有一个美好的仙途。

    我把他交于你手,望你们执手闯仙途。

    我与他以后就是陌生人。

    若是他从此不再醒来,那么亦不要告诉我知道,那化神虫的神魂便送于你。

    不管他能不能醒来,我与他的因果便从此了结。”

    “那前辈…嘚嘚…为何…嘚嘚…不将它吸…嘚嘚…收了,补充你…嘚嘚…的神识”

    “玉镜哥哥为救我而死,在我的本心里,亏欠于他,将他复活,便成了我的执念,只有了却了我的执念,我才能为我自己而活。

    成也执念,败也执念。

    我因执念熬过了这许多风雨,可我也因执念变成这残魂模样。

    如今总算了却了。”

    女子木着表情,勾着唇角,又露出了那辣眼睛的微笑来。

    可王学窈此时只有敬佩。

    为了一个不知有没有复活之机的人,做到了如此地步,虽是为了因果之说,但依然了不起。

    为了玉镜忍受业火焚身的是她。

    盗取红莲被毁去肉身的也是她。

    为找到化神虫冥九献祭自己的天赋神通的还是她。

    不管她所做之事,是对是错,但她至少做到了敢作敢当四个字,有因就还,有果就偿。

    不怕一步走错,就怕没有认错与直面内心的勇气。

    修士自当如是。

    王学窈在这边感慨良多,那边女子亦是心绪复杂:“玉镜哥哥的因果已了结,在不欠他,再不必背负着愧疚。而等那件事做成,就可以拥有新的身体而自己的神魂也能得已恢复了,亦可有一个新的仙途。”

    女子正在思索间便听王学窈支支吾吾道:“前辈,方才您说化神虫的不死之身乃是靠手段得来,您可知道是何手段”王学窈这会子许是再次适应了那股子寒冷之意,这会子说话总算是流利了。

    女子乍然听见此言有些诧异,细细打量她片刻,未曾看出有何不妥,但还是道:“我亦不知,只是猜测罢了,不过不外乎是些咒术,甚至蛊术了了。”

    “蛊术么。”王学窈点点头,牢牢记住。

    “你问这有何用处?”女子好奇。

    看那女子木着脸,却用好奇的语调就有些眼疼,打了个哈哈:“就是觉得有些神奇,胡乱问问。

    前辈的第二件事可否告知?”

    女子见她敷衍的如此漫不经心也不追究回答道:“这要看你能不能达到我的要求,达到时我自会出现在你面前。”

    王学窈“……”

    什么都不说,总感觉自己头顶悬着一把刀啊,哎,这些大人啊,就是坏的很。

    王学窈纠结了片刻,便也不再想,多想无益,刀总会落下来的,安安生生过自己的小日子才是正理。

    “行了,事已至此,你们就出去吧。”

    说着站起身来,袖手一挥,王学窈和王无璇二人便平平落在小伙伴的地方。

    王学窈自是知道这是为了不让任何人察觉她找过她们俩姑侄。

    刚想到这里,那女子便化作花瓣遁入虚空,而绝域殊方也渐渐消散。

    快的王学窈都未曾反应过来。

    而王学良,王无悔几人的冰层亦已化去慢慢睁开眼来。

    与此同时,在外面等待的老祖宗看见那处虚空扭曲了一瞬,白雾渐消:“看来有结果了,绝域殊方正在消散。”刚说完此话就看见呲牙欲裂的一幕。

    王学窈还在想女子找她是为了做两件事,那她找小侄女是为何之时,便察觉有人抓住了自己的手腕,还未曾反应过来,就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只听远处传来的“竖子尔敢”

    “妞妞小心”

    因寒冰之力侵蚀身体的缘故,此时她的反应有些慢半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