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奋斗吧反派 > 第十八章 天地不公

第十八章 天地不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那女子才不管王学窈几人如何作想,看着几堆肉块,双眼毫无波澜。

    只轻轻开口:“出来吧!冥九哥哥,这界的神识都被绝域殊方汇聚于此了!你还想躲我到什么时候”声音轻轻柔柔,缥缈空灵,好似就在耳边响起,又好似远在天边。

    女子话音刚落,就听见一个男声不知从何处响起。

    “嫣儿,你都这副模样了,还紧追着我不放,看来真是对我不舍的紧。”

    声音听着舒朗悦耳,语气亲昵,如对爱人窃窃私语。

    绝美女子听了他的话,那双眼睛依旧空洞,面无表情,可声音却轻柔了许多:“我不是说过么?上穷碧落下黄泉,我都要追上你的”

    “不错,不错,长进了,连失传的绝域殊方也能使出来,还给九哥哥送了一番大礼,让九哥哥好生欣慰。”

    “呵呵,这还要多亏九哥哥你调教的好,嫣儿不敢自专。”女子僵硬的牵了牵唇角,却丝毫不显美丽,反倒怪异无比。

    王学窈:“……”

    这是用事实告诉我们,笑比哭还难看是何模样么?

    “九哥哥有一事不明,你这绝域殊方的术法是何时得到的,为何你以前不曾对我用过”男子声音依旧,却到现在还未曾显现身形。

    “呵呵,你失踪以后才得到的啊!可得到以后没有你的神识依旧毫无用处,九哥哥,你可知道我找你找的好生辛苦。”女子歪了歪头,一根手指点在唇边,略显呆萌。

    “其实嫣儿也有一事不明呢?九哥哥当初污了孕神泉不是消失了么?为何变成了这副模样,可是叫嫣儿看的好生开心!咯咯咯咯”

    说着捂着嘴笑了起来,可她虽是再笑,还做出了女子娇羞的动作,但奈何双目无神,面部僵硬并无表情,再缥缈的仙气也盖不住那股子诡秘。

    王学窈:“……”

    这要是在晚上,就是现实版的贞子了吧。

    “看见九哥哥这模样你就开心了,那嫣儿呢,九哥哥记得那时你不是好好的么?不是天天追着我喊打喊杀的么?怎么也变成了这副模样,看的九哥哥好生心疼。”

    这男声听着还是那么爽朗舒适,里面也确确实实的含着心疼之意。

    王学窈:“……”

    难道这是一个,我爱你,你不但不爱我,还要杀我的故事

    刚脑补到这里,就听见那女子哀叹一声:“九哥哥,嫣儿也知道你心疼,毕竟你以前为了得到我的神识,在嫣儿面前殷勤了七千年,现在想来真是难为你了,美食在前,却吃之不到。

    在我们缔结道侣那天晚上动手,想来是实在忍不住了吧,若是你多忍些时日,待到咱们神识双修说不定你就吃到我这道美食了,我一直不曾问你,你可曾后悔。”

    也不知这女子问的到底是冥九后不后悔对她动手,还是真如字面的意思。

    王学窈:“……”

    双方都恨不得将对方打死,还这么含情脉脉的说话,你们有没有考虑一下我们这些观众的感受。

    几个伙伴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出了一个意思——眼睛疼。

    也不知是那女子的哪句话戳到了男子的痛处,他的声音再不复方才的平和。

    “呵呵,嫣儿啊!我以为玉镜的死,能让你明白些,没想到你现在依然纠结这些爱恨情仇。

    我想不通,为何你这么个蠢货却是天生仙胎,而我努力挣脱桎梏束缚,却依旧不曾超脱,反倒被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摆了一道,将我害成如此模样”

    就在此时地上那堆肉块中的头部开始蠕动,挤出一块成人拳头大小白色模样的胶状物质。

    王学窈清楚的看见挤出来时,这物颤颤巍巍,还弹了弹。

    这与那些肉块有本质的区别,

    肉块透明,颤巍巍像果冻,但它的质量并不是,它的肉还是肉的手感。

    而从肉堆中挤出的胶状物质,打眼一看只觉得清清冷冷,很是扣弹。

    这物质将将一出,就飘向空中,肉堆中清水般的血液也向空中那块物质汇聚而去,就连先前流向地面的也不例外。

    那女子看见此番变故却依旧面无表情,无动于衷。

    这时从那物质中响起了方才的男子声音“悔?我为何要悔,人以畜生为粮,畜生弱肉强食,而我要进化超脱就需得以神魂为食有何不可,要怪就怪天道,为何要孕育出化神虫,却又不给我们超脱的希望。

    千千万万年来,为何就我一个超脱成为无形无相,开了灵智。

    哈哈,神魂于我们而言是食物,却不曾想吃了食物罪孽也要由我们来背。

    为何你们吃别人的肉,喝别人的血,不曾有罪孽,而我们化神虫同样是为了生存而食,为何就要有罪孽。

    超脱进化之时,雷劫随着罪孽加深,偏偏给了我们一副脆弱的身体,上天可有给我们一条活路,它何其不公。”

    男子声音越来越大,说越激愤。

    话落许久,可王学窈却觉得他撒哑愤恨的声音还在这个空间回荡。

    王学窈想着男子的话,觉得不无道理,既然都是生灵,为何别人为了生存进食,并无罪孽,而他们就是例外。

    即是有罪孽,渡劫之时,雷劫必是加深了威力,然而他们的肉身却是脆皮,根本扛不住

    王学窈觉得她要是男子许是也会跟他一愤懑,可她至少不会像他一般不择手段。

    但……

    她不是他。

    论一个人投胎的重要性。

    从来没有那一刻像现在这样感激绝明真君和鸳蓝真君,是他们给了她投生成人的机会。

    感谢天。

    感谢地。

    感谢爹娘让我们成人。

    “你要食我神魂来超脱进化,我不怪你,这个世界本就如此,物竞天择。

    你说我蠢,那你为何不敢和我光明正大斗上一场,反而仗着你自己超脱成无形无相,无人看的破你身形,来与我相爱。

    你有什么资格不满,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不只是你,哪一个修到这个境界不是经历了千难万难,你只看到了我天生仙胎,那你可曾看到我的努力。

    你窥觑我的神识,不敢相斗在前,欺骗我的感情,窝囊逃跑在后,你有什么资格抱怨天地不公。若天地不公,那你又是如何超脱的。”

    女子依旧面无表情,可她声音沉重悲拗。

    王学窈一听也对,人人都有不得已,世上之事不公平的多了去了,不差他一个。

    有本事真枪实弹的干啊,但怎么能欺骗女孩子的感情呢,真是根甘蔗——先甜后渣啊!

    说话的功夫,先前飘在半空的那些清水般的血液以胶状物质为头颅由上而下汇聚成了一个男子模样,渐渐地越来越清晰。

    看到这个人影的瞬间,王学窈几人心里‘咯噔’一下,实在因为这人影比那绝美女子清晰太多,只见这人,头戴白玉冠,身穿八卦道士服,耳旁垂下两缕鬓发,脚踩登云靴,二十三四,一副道家之士的模样。

    而那女子虽也清晰,但总有一股飘飘渺渺的不实之感,而那男子不知是不是以清水聚成的缘故,凝实非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