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平凡的人生 > 第八十五章 出车祸了?

第八十五章 出车祸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刘飞翔与孙权及王一帆商量了一下年终奖的事宜,特别是莲花酒业的年终奖,今年格外丰富,大大小小一共十几样,总价值约在一千元左右,当然韩磊、古文杰等关系,孙权已经一早就单独送上了独具匠心的莲花特酿,总之,没有让刘飞翔cāo)心,现在刘飞翔最大的事,就是回家过年。

    奔驰形式在有些湿滑的省道226上,已经是傍晚六点过了,天色早已经暗黑下来,上午的雨夹雪让气温一下子又下降了好几度。

    大街上即便是最后一批年货已经售出,所有的商店,除了售卖烟花鞭炮的店铺还开着门,基本上都已经关门碧湖,准备迎接中国传统一年中最后一天,除夕夜。

    刘飞翔在离开县城时绕着县城跑了一圈。

    只用了不到五分钟,除了莲花县城实在太小外,还有一个原因当然是这个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拥挤在家中准备着年夜饭,一家人乐呵着看节联欢晚会了。

    街上人很少,路况却不好,昏黄的路灯光如鬼火一般,影影绰绰,在城郊结合部更是显得暗斑驳,四处堆放的垃圾在这种城郊结合部地区随处可见,有些甚至已经延伸到了路上,而坑坑洼洼的路面让刘飞翔坐下的越野车充分发挥了越野功能,这一带究竟属于县建委还是县交通局管刘飞翔也拿不准,但是刘飞翔判断应该属于建委。

    莲花县城的市镇建设的确太过于落后了,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莲花县城都更像一个大的集镇,半点找不出一个县城的风采。

    轻轻叹了一口气,刘飞翔终于放弃了继续在县城里边游dàng)的想法,一甩方向盘,钻上了省道226.

    省道226经过全面翻修之后况比以前好了许多,标准的二级公路路面,养护得也相当好,即便是如此湿滑的路面,从千福园到莲花三中只用了十来分钟就到了。

    柳如玉钻上车来带来一阵凉气,冬雨带来的降温吧在路旁提前出来躲了十来分钟的柳如玉冻得瑟瑟发抖,兴许是觉得打伞站在路边显得太过显眼,柳如玉没有打伞,全也被细雨淋得湿漉漉的,好在冬天里的衣物还算厚实,湿意还是慢慢浸润进来,冷得柳如玉丰腻白皙的脸庞显得更加苍白。

    “怎么穿这么少?冻坏了吧?”见柳如玉只穿了一件薄呢子大衣,里边一件高领羊绒衫,薄呢子大衣被淋湿了,而羊绒衫也颈部和前也有一块大概是被树上滴落下来的水滴打湿,一上来柳如玉就不住打了个寒噤。

    下边合体的紧直筒裤也打湿大半,一双棕色的半高筒靴也丝毫不能抵挡寒冷,好在车内

    的空调温度调得比较高,刘飞翔只穿了一件羊毛衫,厚外披在车座上,柳如玉上得车来,立即就能缓过劲儿来。

    缓缓启动汽车,刘飞翔随手摸了摸柳如玉的脸颊和前羊绒衫,柳如玉已经把薄呢子大衣脱了下来,见刘飞翔手伸过来,脸红了红,想要躲避,但只是一犹豫,做了一个偏头的动作,还是让刘飞翔的手探到了自己脸颊和前。

    “你的羊绒衫湿透了,带换洗衣物没有,赶紧换了。”刘飞翔一触手就是湿冷,赶紧道。这冬雨都有点冻雨的味道了,寒冷彻骨,人在这野外呆上几分钟就得要全发僵,更不用说还有雨水。

    柳如玉犹豫了一下,她本来是要打算到海曲去玩几天,是带了换洗衣物的,大过年的在莲花她没有可以去的地方,本来想会孤儿院的,可是县里领导要去视察,她已经不方便回去过年了。她没有想到刘飞翔会在这个时间带她回家过年,而她什么都没有准备好,好在刘飞翔说自己都带好了,只要她人去就可以了。

    见刘飞翔语气中不容置疑,柳如玉弯腰从脚下的衣袋里找出一件叠好的黑色羊绒衫,正换下,却看见刘飞翔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脸一烫,原本已经准备翻卷脱下羊绒衫的手顿时又放了下来。

    “你看什么,看前边儿,小心开车!”柳如玉亲昵的嗔怨道。

    “嗯,说得是,别出车祸了,干脆我停下车更安全。”刘飞翔一边说一边真的缓缓的把车停在了路边上。

    “你,死相!”见刘飞翔果真这样厚脸皮,柳如玉也无可奈何,越过了那道界限的男女在这方面其实已经没有那么多忌讳了,看也看过,摸也摸过,自己上那一处对他来说都不是秘密,柳如玉也就只是白了刘飞翔一样,然后一伸手直腰把上羊绒衫脱了下来。

    刘飞翔只觉得眼前一片白晃晃的色,丰腴饱满的上体就这样呈现在面前,车前灯透过淡淡的雨雾刺透夜幕,而窗外散的光线加上驾驶台仪表灯光,让刘飞翔可以清晰的看见眼前这具优美的体。

    柳如玉的体实在是太完美了。

    丰而不肥,拔瓷实,光泽滋润,白腻光洁的肌肤在散的灯光下犹如安格尔笔下《土耳其宫女与女奴》中的那具丰润饱满的美体,更活生生凸显出那份人。

    刘飞翔很想在柳如玉面前表现出自己作为成年男人的自控力,但是他发现自己却很难做到,下意识的就探出手去抚摸那光滑如玉的肩。

    柳如玉只是瞪了刘飞翔一眼,却没有躲避,还是很自然的把头羊绒衫上,

    整理了一下自己有些散乱的湿发,只不过刘飞翔的手搁在她的肩头上,她就无法将羊绒衫拉下去,只能拿起干毛巾来擦拭自己湿漉漉的发丝作为掩饰。

    柳如玉嗔道:“难道你还真打算把车一直停在这路边上么?这可是年三十夜!”

    奔驰重新起步,透亮的灯光刺破黑夜,钻入夜幕中。

    从莲花到泽西一直到泽西村的的路况都是在丘陵中穿行,只不过不熟悉路况的司机觉得在这一段路况好转之后精神都有些放松,一旦遇上急弯陡崖,很容易出事。

    车内的暖气让柳如玉原本冻得有些发僵的体很快就舒缓过来,但是下有些潮湿的长裤和羊绒连裤袜却更为难受。

    她不好让刘飞翔再停下车来换衣。干脆就在座位上蜷起体把长裤和羊绒连裤袜一并脱下来,险些让刘飞翔差一点就走神把汽车开出路外,慌得柳如玉连忙不迭的遮掩住自己那圆润修长的双腿。让刘飞翔把车停在路边上,免得刘飞翔再度走神出事儿。

    一直到柳如玉换完衣物,刘飞翔这才算是定了定神重新上路。

    其实带柳如玉回家,刘飞翔内心里本来是没有做好准备的,但一想到过年的时候柳如玉孤零零一个人,心里就是越发觉得想要保护这个可怜的女人,反正父母都已经知道了,索就带着她回家。

    刚过了莲花城北不久,一辆汽车不断在后边变换灯光,示意要超车。但是这一段路况弯道比较多,加上不时有车从对面而来,后边这辆看不清楚型号的小车一直未能超车,一直到过了洛门将近二十公里的直道处,刘飞翔才看见后边那辆飞速超越自己的霸道几乎是贴着自己左车门飞驰而过,迫使自己不得不踩了踩刹车并向右打了方向盘。

    “妈的,真的是赶着去投胎啊!”刘飞翔小声嘀咕了一句。

    “这都大年三十了,都想赶着回去过年呢。”柳如玉脸上浮起一丝怅惘,

    刘飞翔看着前面那辆丰田霸道似乎还想超越前面一辆奥迪,但是始终未能如愿。刹车灯不时亮起,没亮上一次就显示它又一次超车失败。

    “正月初三很多商店就开门了,我估摸着那才是你们女人家最喜欢的。”刘飞翔想起什么似的,“这节不少商店都要减价折扣,倒是购物的好时机。”

    前面又是一片猩红的刹车灯,看来前面的家伙又未能成功超车,刘飞翔估摸着司机都快要气疯了。

    奔驰匀速的奔行着,这一段路况不错,视野也好,但是前面却有一个很隐蔽的带坡度的弯道,刘飞翔跑过这条路多次

    了,对这边的路况也很熟悉,下意识的减速,冬雨下来,路面湿滑不堪,车速太快很容易控制不住。

    前面那辆丰田刹车灯一闪就消失不见,这家伙开车太猛了,刘飞翔摇摇头,就算是你车况再好,也得小心一点,要不出事儿也是迟早的事儿。

    爬上拿到缓坡,刘飞翔熟练的打着方向盘,转过了那道缓弯,前面那辆奥迪的尾灯依然隐约可见,但是却不见了那辆丰田巡洋舰,刘飞翔有些纳闷儿,这才刚转过弯,难道说那家伙就把那辆奥迪给超了?这未免太猛了一点吧?

    但很快刘飞翔心中就悚然一惊,那辆奥迪的尾灯至少在百米开外,丰田车再猛也不可能就在这短短几十秒钟时间里就把奥迪给超了,下意识踩下刹车,刘飞翔目光也往右边下看。

    看见刘飞翔刹车目光往路外看,柳如玉一怔之余也立即反应过来,脸色顿时变得苍白,“那辆车呢?出车祸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