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四爷,福晋又套路您了 > 第43章 正经时圣如佛

第43章 正经时圣如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香浓的果肉夹杂着幼幼的冰沙,入口即化。

    清凉中透着西瓜汁的清甜味道,不会太冰,却又能让人透心凉。

    接着他便转头看了看一旁盛着西瓜沙冰的白瓷碗。

    他本以为就是普通的西瓜和冰碗,没曾想若音居然把冰磨成细沙,浇上西瓜果肉和果汁。

    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正色,继续批折子写字。

    然后吧,若音开始有一口没一口的喂着四爷,当然,她也没亏待自己。

    一口敬四爷,一口敬自己。

    同时,她在琢磨着,关于李氏在德妃面前上眼药,她该怎么在四爷这上眼药还回去。

    又该怎么说抄女诫的事情。

    不过,如今瞧着四爷用功的模样,她还真不好开口,只能等四爷忙完了。

    不然估计四爷会把她赶出去的。

    所以啊,若音这一等,就是一个时辰,而沙冰早就叫她和四爷吃完了。

    可这个时候,四爷还没忙完呢,他用余光瞥了眼身旁的女人。

    发现女人居然乖乖坐在旁边,动也不动,只是脑袋偶尔一点一点的。

    于是四爷转头一看,就见若音美眸半眯着,透着困倦,一副瞌睡虫上脑的样子。

    四爷忍俊不禁,好看的薄-唇上扬着。

    女人刚才除了声音太勾人,长相太诱人外,并没有什么出格的行为。

    一直都是安安静静在他旁边伺候着,颇为端庄和贴心。

    看来叫她进来是对的。

    “要是困了,就回去歇着,爷的事情还没忙完。”四爷用豪笔戳了戳若音的脸颊。

    若音被戳后,浑身抖了个机灵,有些红红恍恍惚惚。

    她蹙眉揉了揉脸颊,四爷为什么这么喜欢戳她的脸?

    不过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她的事情还没说呢。

    若音转头看向四爷,红唇微抿,一副欲言又止,难以启齿的模样。

    见状,四爷倒是直接:“说吧,什么事。”

    若音一听,立马就换了个笑脸,“爷,今儿个我去额娘那儿,额娘叫我抄一遍女诫,然后你上次不也让我抄了吗,我能拿上次抄的交给额娘吗,正好也是一遍呢。”

    “你做了什么,额娘为什么要你抄女诫。”四爷不答反问,他关注的点可不在那些小把戏上面。

    “这个......这个嘛,爷可不可以别问呀。”若音难为情地说。

    一听她不爱说,四爷的眸子顿时变得阴冷,“福晋,我发现你最近本事越发大了,嗯?”

    若音被四爷秒变的情绪给吓到了,不过嘛,一切都在朝着她所想的方向发展,就怕四爷不问呢!

    她扯了扯四爷的衣袖,讨好的撒娇:“我的爷,你消消气,我说还不成嘛~”

    “说!”四爷没甩开她,只是厉声命令。

    “是这样的,额娘今天临时召我进宫,她说知道我和爷闹矛盾了,然后还问我原因,我没说,她就叫我抄女诫,说是让我多体贴一下爷。”若音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低垂着头道。

    不得不说,德妃和四爷的控制欲都好强哦,希望一切都知道,一切都在掌握当中。

    不过德妃嘛,跟四爷的关系始终不咸不淡的,跟她这个媳妇就更不用说了。

    反正婆媳关系难搞,她不会傻到什么事情都和德妃说的。

    但四爷就不同了,四爷是她的男人呀,她要抱稳这个一家之主的大腿呀~

    且四爷大腿又粗又壮,抱稳就不愁吃穿,有安全感!

    四爷琢磨着若音话里的意思,淡淡问:“你怎么回绝额娘的?”

    “我就说夫妻间多少会有闹情绪的时候,不能劳烦额娘。”若音如实说,然后她故作好奇地问:“不过奇怪了,咱们都住庄子上了,额娘在宫里都知道我们的情况,看来我往后一定要跟爷好好的,千万不能再惹爷生气了~”

    说完她就慢慢靠在四爷肩头腻歪。

    反正她的话说到这儿就行了,说多了倒显得她故意要把背后告状的人揪出来似得。

    像四爷城府那么深的男人,她能想到的,四爷铁定也想到了,甚至她没想到的,四爷都能想到。

    而她也没别的意思,并不是说告诉了四爷,四爷就能叫李氏别满嘴巴乱说。

    嘴巴长在李氏身上,李氏不会听的,就算应了也没用,背后该告状的时候,还不是照样耍把戏。

    但这并不妨碍她在四爷面前上眼药,叫四爷知道李氏不安分守己,在德妃面前说她和四爷的坏话。

    果不其然,四爷静默了一会子,眸光微转。

    最后,他的视线停留在书案上的黄历,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要紧事。

    他淡淡道:“既然是这样,你就听额娘的,乖乖抄女诫,上次的十遍你都没抄完,这会子就知道偷懒!”

    此时此刻,若音感觉自己已经心痛的无法呼吸。

    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四爷居然直接拒绝了她的请求。

    这还是昨天跟她滚-床-单的四爷吗?差别也太大了吧!

    不正经时淫如魔,正经时圣如佛,还跟她讲起大道理来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起身盈盈福身行礼,可怜楚楚地道:“四爷说的对,我会好好抄的,只是我方才坐久了,脊梁骨有些痛,就不打扰四爷,先回漪澜小筑歇着了。”

    四爷看着有些假模假样的女人,但瞧着她这可怜劲,就想起上次她身边的奴才说她脊梁骨痛。

    于是四爷心一软,又瞥了一眼黄历,“看在你身子不适的份上,上次抄过的,你可以拿去宫里抵一半,还有一半得另外抄。”

    闻言,若音心中一喜,笑道:“谢谢爷,四爷最好了~”

    “你回去歇着,我最近有点忙,没事就别往书房跑了。”四爷淡淡地下逐客令,眸子却紧紧盯着面前的女人。

    目的达到一半,若音自然不会赖下去。

    她知道四爷是个上进的,忙的时候很不喜欢别人打搅,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

    所以,她听话的应了声“是”后,就离开了。

    虽然她需要抄一半的女诫,不过她还是打算找个好时机,再去四爷面前卖个乖,最好一个字儿都不用抄。

    ------

    四爷这一忙,就忙了好几天。

    三天后的下午,他却主动让人去叫若音了。

    也不知道是忙完了,还是因为别的事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