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恐怖小说 > 鬼摸金 > 第280章 千古对弈定输赢

第280章 千古对弈定输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玲儿说着将那颗妙法舍利子拿了出来,只见是一块小小的红色的玉石,形同蒸腾的火焰,当中有环状的镂空,然镂空所剩下的那块圆形玉片被某种力量连接,仍旧镶嵌在当中的位置,并没有就此掉落,仅凭这一点就足以证明此物绝对是一件宝贝。

    凌虚子叹了口气说:“也苦了你了,我不怪你,既然这是死亡厄运,我就有责任将其铲除,既然已经来到这里,机会难得,你就说吧,该怎么做,我照办就是。”

    玲儿喜极而泣,跪在地上朝我们磕头,我于心不忍,赶紧将她扶起来道:“刚才是我不知情,说话态度恶劣,你不要往心里去,眼下咱们想办法破除这道死亡诅咒,你就说怎么办吧。”

    玲儿擦了擦眼泪说:“死亡诅咒的根源就是棺材里的尸体,所有的诅咒根源都源自这里,只要解除了尸体上头的恶念,超度了他的亡魂,所有附着在我们身上的诅咒都会消失得。”

    凌虚子想了想说:“我觉得附着在尸体上头的亡魂之所以不肯离开,只怕还是要着落在这处大阵之上,首先得帮助他破了炻术,然后实现他最后的心愿,一切就都迎刃而解。”

    我干就干,我们唯恐棺材里还有机关,我们四人一人一把工兵铲,用工兵铲推着棺材盖子将其从上头退下来。

    棺材盖子着地,将里头露了出来,只见上头刻着一些文字,仔细看去,竟是用手指头写上去的,只见写的是:

    亮平生难如愿之事有二:一者北伐无功,难以瞑目;二者与知己老死不相往来,永世难安。此二者乃我平生极大憾事,吾行将殒命,然始终不能释怀,下葬半年,竟是缠绵不去,重又复活,奈何奈何!习卿于此设石阵,破吾蜀国王气,吾不忍视之,乃以残存心力构筑九宫八卦阵,对抗炻人。吾自设下此阵,三年不分轩轾,然心力已尽,复知习卿已丧,吾万念俱灰,唯有死耳!吾死之后,大阵尤存,祸害苍生。故设棋局一副,有能执黑子败我者此阵自毁,亡魂自销,诅咒自解耳。

    览罢,凌虚子说:“这……这人果然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诸葛武侯,难怪此阵如此厉害,是他那就完全合理了。”

    玲儿说:“按照他的遗嘱,咱们要破解八卦阵,可能要跟他下一盘棋了,莫非石棺中有棋盘不成?”

    我走过去探查石棺之中,在弩机之下果然藏着一副棋盘。我将弩机拖出来扔在一旁,就见那副棋盘竟然凭空飘了出来,下方露出一张苍老的脸,胡子花白,看样貌和历史上留下来武侯肖像不大一样,此人眼眶深陷,腮帮子特高,纯然一个瘦骨嶙峋的老头。

    他头上带着一副特制的帽子,有些像我们先前见到的那个老者所带的丞相帽,但这件帽子是用黑黄相间的玉石雕琢而成,黑色为底子,黄色则是帽子上头的条状纹饰,浑然天成,十分的精致美妙。

    凌虚子似乎有些感慨,多看了棺材里的老者几眼,叹了口气说:“功盖三分国,名高八阵图。江流石不转,遗恨失吞吴。说你遗恨的事多,没想到你心中最大的遗恨却留在此处,往事千年,什么魏蜀吴都已是过眼云烟,可你还是如此的想不开,可叹,可叹啦。”

    那副棋盘飘在棺材外头,位于武侯的头顶端,在棋盘两端各有一只小小的承装棋子的象牙盒。棋盘上已经用黑白子设下棋局,棺材上那段文字已经交代的很清楚,只要用黑子大败武侯的白子,九宫八阵图自然就破解了,那些所谓的诅咒自然也就解除了。

    凌虚子仔细分析棋盘上的棋子布局,思虑了半天,从盒子里捏出一枚黑子落下。

    武侯的亡魂似乎就坐在棋盘对面,我们看到从盒子里轻轻飞起一枚白子,落在棋盘上相应的位置。

    凌虚子不禁搔头道:“好厉害的棋艺。”想了半天,又落下一子,但很快就有白字落下,黑白二子来来往往,过不了多久,白字占据了很大一部分区域,而黑子越来越少,眼看着是走向惨败。

    就在这时,雷子忽然推开凌虚子,说:“待吾破之。”

    说着就捏起一枚黑子落在棋盘上,白子根本不用怎么考虑,直接落子。

    我说:“雷子你懂围棋吗?不动别乱想,对面那可是什么人物,你能下的过?”

    雷子没有理睬我,用心的盯着棋盘,一子子的落上去,很快就将败局扭转,并且将白字全部都清理了出去,取得胜利。

    雷子取胜之后,突然将棋盘抓住摔在地上,摔得粉碎,然后指着棺材中厉喝:“你是何人,岂知焫术之妙!”正要动手揪拿棺材里的尸体,那副躺在地上的棺材盖子自动飞起来扣在棺材上,雷子急忙去搬,可压根搬不动,骂道:“吾中计也,汝老狗着实可恶!”

    我说:“雷子,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雷子说:“此局实乃习鸰与老狗难分胜负之局,黑子为老狗,白字为习鸰,适才与吾下棋者乃是习鸰,而并非老狗,然吾败习鸰,她已败北,自当退战罢兵。”

    我、凌虚子以及玲儿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些事雷子是怎么知道的,而且他就我所知压根不会围棋,刚才却下的那般好,他难道是跟我刚才一样撞邪了不成?又听他说话之乎者也的,似乎是我们在古墓中遇到的那阿史那纯庆,当初雷子被其附体,说话就是这样,跟我还好一通争辩呢!

    此时,外头地动山摇,整个石室都在晃动,四周的灯盏忽明忽暗,头顶上大量的冰块往下掉落。

    我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忽然雷子冷笑着说了声:“终于来也,看吾如何杀汝,为若姝报此杀身之仇!”说完一头栽倒在地上,昏死了过去。

    此时就见一道红雾从他脑袋里蒸腾而出。

    我们三个人不约而同的惊呼出声:“红龙!”

    凌虚子说:“我当初就感觉雷子有些奇怪,一路将我们往这里引,原来是这突厥王子阿史那纯庆没有被巽风吸走,他偷偷藏在雷子身体里跟着咱们一同来到这里,他来这里一定有所图谋。”

    “有所图谋,他还想干什么?”我猜不透他所爱的若姝已经被巽风吸走,此刻应该是无所期盼了,还不撒手,他还有什么留恋的呢?

    地动山摇的越来越厉害,我听到外头的天空中一声咆哮,似乎是唐武宗化身灭世魔王之后发出的呻吟声,此声我们在古墓当中听得特别耳熟,此刻再次听到不禁心中悚然,心说这头恶魔怎么也来了,这可如何是好?

    地面摇晃的越来越剧烈,头顶冰块如同利箭,凌虚子说咱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要不然就要塌在下头了。

    玲儿身上的诅咒并没有解除,她心有不甘,不忍就此离去,爬在棺材边上使劲的搬动,可那玩意就好像被榫卯死死的固定着一般,再怎么使劲都是不能打开分毫。

    大量的冰柱往下砸落,石室中危机四伏,我赶紧叫醒雷子,叫他赶紧往出走,雷子爬起来见四下里冰石俱下,而我还在劝说玲儿,大叫:“这都要被埋了,还有心情劝说。”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