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恐怖小说 > 鬼摸金 > 第270章 沙暴

第270章 沙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我忽然感觉身前从未有过的炙烤,就仿佛一整面的崖壁都变成了大烙铁,散发出来的热量不光使得我浑身炙烤难当,就连我手中的这跟绳子都在一层层的烤焦变成灰,越来越细,我赶紧从腰间抽出另一根绳子缠在登山镐上,将绳子扔下去,提醒雷子赶紧抓住这跟,手中绳子要断了,同时往上提升,将手勾在石台边上,我一搭手,登时嗞啦啦的就是一道白烟,疼得我杀猪一般叫了一声。

    雷子被我这一嗓子吓得好悬没从绳子上掉下去,在下头问我喊啥呢,杀猪猪也没这么叫过。

    疼得我半天缓不过气来,好不容易忍住疼痛,刚要回答雷子,和我身前几乎挨在一块的崖壁上头猛然就出现了那张巨大的人脸火焰,这张脸形火焰近乎半米大小,烟腾腾的燃烧起一米多高的大火,似乎崖壁里头另有空间,里头的空间与外头紧紧隔着一层很薄的透明薄膜一般,这张脸此刻就紧紧的贴在薄膜上将光焰透了出来,那脸很明显的从崖壁上秃了出来,一点点向我靠近。

    我身上的衣服瞬间燃起大火,我热的实在是受不了,心说再这样坚持下去我非得被烧成灰不可,我想顺着绳子重新滑到藤条上,可雷子的脑袋贴着我屁股就上来了,他也发现上头怎么这么亮,歪着脑袋瞧了一眼,正好和这张诡异的c形火焰人脸四目相对,那人脸忽然张开嘴朝他大笑,雷子惊得啊呀一声手就松了,身子倒垂下去,整个人仅仅凭借拴在腰间的绳圈固定,可他腰部本来就粗,绳子栓的不怎么牢靠,身子刚倒悬过来,整个就从绳套里掉了下去,他大呼一声老刘,就被大风卷着不见了踪影。

    我的心一下蒙上了一层坚冰,我在心里大声叫了一声雷子,浑身仿佛抽了筋一般,再没有一丝力气,我刚才那么拼命是因为还有好哥们在,可现在……可现在就剩下我一个人了,所有人都死了,我还活着干什么,我也死了算球。

    我正要解开腰间的绳圈,可已经没那机会了,悬吊着我的绳索被火焰烤断,我感觉腰间紧勒着的力量瞬间松懈,眼前景物往上移动,藤条出现在我眼前,我的一只腿在藤条上挂了一下,身体斜往下栽,又被大风卷着,在空中翻着跟头落了下去。

    我闭了眼睛,心说凌虚子、玲儿、段森还有雷子,你们等着别走,等等我,大家一路上也热闹。

    我刚落进大风中,就感觉风里头沙尘大得惊人,一股股的浓沙拍打在身上就像下暴雨一样,发出震人心魄的沙沙之声。

    我忽然又想起刚才在藤条上救雷子时产生的那个疑问,为什么在石台所在没有什么风,可一下到两米,风就大的惊人,这风怎么还跟飞机一样,有固定飞行路线?

    我记得刚才和大火脸遭遇的那会还不经意的瞥了眼大风吹来的风向,头顶上的战术射灯照的挺远,远处并没有障碍物遮挡,为何大风会出现如此明显的界限?

    我脑子里正在旋转着这样一个问题,我似乎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我猛的睁开眼睛,登时大量风沙钻进我的眼睛,眼睛登时是又酸又疼,眼眶几乎都被细沙子填满,连闭都闭不上了,我赶紧用手来擦,擦了两下手上全是泥,更多的风沙附着在泥上,形成了一大块土疙瘩,被大风卷走,我的身体虽没有风沙飘得快,可能感觉到在朝斜下方快速的飙了下去,一旦落地,那就是粉身碎骨,摔得个七零八碎的。

    我耳畔又听到有人叫我,我不敢睁开眼睛,但明显感觉到身侧发烫,发烫的一边似乎就是挨着崖壁的一边,我心中纳闷,我这都往下掉了这么久,起码下降了百十丈深,可怎么身旁还是这么滚烫

    我感觉自己仍旧贴着崖壁,我便伸手朝左侧摸过去,果然摸到了崖壁,一碰到崖壁,我的屁股就是一疼,落在了地上,我的心脏猛的揪了一下,心说完了,然后一头摔在地上,摔得我五脏六腑犹如刀绞,疼的我抱着胸口啊啊啊乱叫。

    我发现身旁的风沙比刚才小了许多,回头看向身侧崖壁,那个火脸竟然又出现了,如此的明显,慢慢的变亮。

    我不能理解自己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竟然没有死,可能是运气好,老天爷不让我死吧,既然没死,我就得找路离开这里,尽快远离这张可怕的火脸。

    我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收拾收拾行头,绳索包裹全被风沙卷走了,只剩下狼牙手电筒、身上这把枪和头顶的头灯,可头灯灯光也明显没有先前那般亮,一晃就忽明忽暗的,可能在下降过程中在哪撞了一下,把线路撞坏了,头灯也用不了,干脆将头盔都扔了,打开狼牙手电筒,抱着枪爬起来,朝前后照射,查看查看这下头的地形。

    我回身往后看去,忽然就发现那两只明晃晃的眼睛就朝我移动过来,此刻离我不到二十多米,吓得我整个人跳起多高,赶紧将m16a4拉开枪栓,卡卡两下感觉空空的,扣动扳机也并没有发出轰鸣,他娘的,关键时候没有了子弹了,伸手摸摸携行袋,空空如也。

    没有子弹的步枪就连烧火棍都不如,我扔了m16a4,转身撒丫子朝相反的方向跑。

    我没命的往前狂奔,扭头瞥了一下,那两只眼睛竟然也加快了速度,紧紧的尾随在后头。

    我心说既然老天爷没把我摔死,看来有意让我替其他四个人收拾,我无论如何不能把性命葬送在一头怪兽的口中,我必须活着逃出去。

    我往前狂奔的时候,身侧仍旧是滚烫滚烫的,我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总是无法逃脱那张火脸的追踪,我将狼牙手电筒白色光柱朝崖壁上晃了一下,就发现暗红色的人脸在墙壁里头跟着我,那张人脸后头还连着偌大的身体,那身体就像一头雄壮的公牛,四蹄翻飞,和我并驾齐驱。

    我心乱如麻,恐惧占据了一切,我远离崖壁,朝深处跑过去,地面上崎岖难行,似乎有很多大小不一的鹅卵石,鹅卵石下都是细细的沙子,看起来好像是一处干涸了的河谷,我沿着河谷跑向另一侧,大概二十多米的距离就到了另一边,这边一样,同样是平整如削的断崖,我将脊背贴在崖壁上坐下休息会,可刚坐下有感到脊背上灼烧,一骨碌跳起来拿狼牙手电照,那张人脸又出现了。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