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恐怖小说 > 鬼摸金 > 第238章 王老的阴谋

第238章 王老的阴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凌虚子说:“亦宅生这个名字我也听说过,只不过我一向不喜欢网络这种东西,所以也不认识,没想到竟是你的爷爷王老。”

    玲儿点点头:“他一向做事谨慎,不可能莽撞行事,从他做古董这一行起,直到他去世,从来没有出过任何岔子,至于老传你说的这事我竟然压根不知道,他从来没有对我透露过有唐十二生肖古瓷这套东西。”

    刀疤传一听,脸色难看:“什么?你都不知道,难道这唐十二生肖古瓷根本就是假的。”

    雷子说:“那还用说嘛,大名鼎鼎的王老能把值钱的东西丢在大街上让你捡吗?开玩笑,你之所以能搞到手,只怕中了我……中了人家的阴谋诡计了!”

    雷子说完发现玲儿死死的盯着他,神色不悦,立刻明白自己说的不大合体,赶紧纠正:“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说王老的高明手段你老传也只能栽跟头。”

    我留意到雷子刚才说错了话,说出了个“我”字,心里的狐疑更胜,难道阿史那纯庆当真还附着在他身上?

    我疑惑的看着雷子,凌虚子却瞅着我,唯恐我做出不恰当的举动来,我便只好忍而不发。

    玲儿将所有的地图,一共三份都拿了出来,对众人说:“我心里那种不好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我感觉似乎这一切都是爷爷的手笔。”

    段森没听明白,就问:“我说玲儿,你说王老有问题?”

    玲儿说:“我感觉这几年来,爷爷好像变了一个人,虽然他有时候会上火上到满头疙瘩,可他毕竟正常的时候居多,我以前问他一些学术上的问题,他竟然什么都不知道,总是找其他事情来绕过这个话题,我当时就觉得好奇怪,爷爷可是古董界的大师,怎么会回答不上来我一个学生提出的问题呢?后来,有一天晚上,我听到爷爷在说胡话,我听到他满口叫着姝儿的名字,当我走过去的时候,爷爷把我当成了姝儿,说父王责备了他,他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他想放弃,但是,一看到姝儿,一切都是值得的,他要坚持下来完成使命,还要恢复突厥。他说到这里就醒了过来,戒备的看着我,问我听到什么没有?我说我什么都没听到,他也没多问,此时就在一年前发生。”

    段森说:“这不正是突厥王子阿史那纯庆嘛。”

    玲儿说:“我对凌虚子的奇怪反应一直都不解,可自从进来之后,经历过这许许多多,我才明白原来爷爷早就被阿史那纯庆所迷惑,是他安排了一切,然后带我们进来的,我在鬼市那里就意识到咱们都上当受骗了,可我不知道为什么他做这些,现在我算是明白了,原来他为了一个女人。”

    段森恍然大悟,说:“若姝。”

    刀疤传受到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他不敢相信自己所做的一切原来都处于别人的安排之中,他坐到地上,长长叹息着,说:“早知道如此,我就唔进来了,幺妹他们都唔会死。”想到痛心处,他狠狠的怒声咆哮起来。

    见他如此痛苦难受,我在一旁安慰了一番,我说:“你好歹还是个盗墓出身,我们几个人可都是生瓜蛋子,对于古墓里头的机关暗器都是一窍不通,更别说那些白毛凶煞了,一旦遇到准挂,就算这样,也还不是被忽悠进来了,更别说你了,想想终究还是有些收获,比如你在石棺墓室中拿到的那些金银器皿,拿出去好歹也能换几个钱,出去给胡幺妹、阿冬、定仔三个人做几场法事也算是偿还了。”

    刀疤传摆摆手,说:“兄弟,你嘅好意我心领嘞,咱们休息一番,找路出去啦,留在这里头浑身难受。”

    我说:“成嘞。”

    玲儿听我和刀疤传说话,似乎有些话想说,但始终没有说出口,我还问她是不是又有什么心事了,她摇摇头,挤了个笑脸,说没事,就是感觉对不住你们大家。

    我说,如果说这一切都是阿史那纯庆那小子的安排,我倒是不害怕,非得跟这老不死的周旋到底,我倒要看看他能把咱们怎么样。

    玲儿听我这样说,也略略的感到心安,她长舒了口气说:“只要你能这样想,我就放心了。”

    我拍拍她的肩膀算是安慰吧。

    我们走到这里,环顾墓室,却并没有任何其他的出路。

    这座墓室只有我们进入的那处墓道通向外侧,可若是从原路返回的话基本上没有生存的希望,为今之计只有在墓室当中四下寻找,看有没有暗门或者密道之类的。

    我们几个人分开来在四周探查,一旦发现一星半点的蛛丝马迹,那都有可能逃出升天。

    然而把圆环形的墙壁摸了个遍,都没有发现任何暗门机关,最终大家把希望都寄托在了地面上,因为我们发现地面上平均分布了三十多个乒乓球大小的圆形孔洞,用手电光照进去看不到底,但很明显是别有洞天的,玲儿还把耳朵按在孔洞上,仔细听了一阵子,并作出判断说:“下头好像有风,似乎是修建墓室的时候专门留出来的通风孔,如果咱们把地面砸开,就应该可以顺着通风孔出去。”

    这个发现的确是让人振奋不已,总算是天无绝人之路啊,只要逃出升天,到了外头,怎么说也能出去。

    于是我和雷子、段森用登山镐等工具找了一块相对来说比较暄腾的地面,甩开膀子往下挖,挖着挖着就发现下头有一层厚厚的石板,透过孔洞观察,这层石板有一米多厚,只怕手中的工具不管事,就算用炸药估计也够呛的。

    这眼看着是有了一丝生的希望,却偏偏在这种时候遇到了挫折,而且不是小挫折,这唯一后路被堵得死死的,只怕想要出去那是难如登天了。

    我们三个人坐下来,和凌虚子抽起了烟,我见刀疤传一个人郁闷,我说:“老传,抽根烟吧,抽完了咱们再想办法。”

    刀疤传摆摆手,没接,他抬头看向水晶石正上端两米的空中,那颗虚浮旋转的玓炎珠,问我们这东西到底干什么的?

    我说:“这东西可要不得,玓炎珠,召唤地狱业火,谁拿谁倒霉,而且烫手,估计没办法拿。”

    刀疤传说:“我才不信,我倒要看看,这件东西有什么玄妙的。”他说着竟是站起来走向水晶石,抬脚就要跳上去。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