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恐怖小说 > 鬼摸金 > 第226章 玓炎珠

第226章 玓炎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凌虚子突然道:“这尊骑马俑煞气好重,只怕来者不善,快离开这里。”

    众人哪个不害怕玲儿所说的魍象,都躲得远远的,沿着墙根向对面的墓道走去。

    骑马俑忽然动弹起来,雄壮的马儿去咧咧仰头一声鸣叫,马背上那女子噌的一下就从马背上跳下来,晃着肥胖的身躯走向玲儿,玲儿一个箭步就冲进墓道,同时招呼大家快入墓道,或许青龙白虎神能抵挡住她。

    众人再也无法淡定,发一声喊,狼奔豕突一般涌入墓道之中。

    那大脸盘子女人扭着屁股追了上来,可刚走到门口就被两杆大刀交叉挡住去路。

    大脸盘子女人想要强行往里闯,竟被青龙白虎双刀打飞出去。

    大脸盘子女人并没有摔到,脊背在马屁股上撞得当啷一声,十分清脆悦耳,她借着撞击产生的反弹力又扑上来了,肥胖的手迅捷探伸,就探入白虎神胸膛中,撞出个窟窿,里头却是空的,并没有肝脏。她刚想转身来掏青龙神的肝脏,反被青龙神拦腰一刀砍做两段,两段空壳子一般的身体落地摔得粉碎,从里头流淌出大量的脑浆和肝脏组成的粘稠混合物,恶臭扑鼻,熏得众人赶紧逃命。

    墓道不是特别深,两边有兵器架,兵器架前头分列站立着四十多位翁仲,翁仲都是手执大剑,威风八面,如同天神下凡。

    穿过墓道尽头有两扇红色殿门,殿门雕工极美,以前应该有白纸贴窗,随着日月的剥离,早就不复存在。

    我们推开殿门,里头竟是有一座两米高的阙楼。

    这座阙楼分为两层,采用唐朝的建筑风格,规模宏大,朱栏碧瓦,非常的小巧精致,走近了细看,原来都是金属打造。

    玲儿说:“这座阙楼应该就是武宗的铜椁了,这般高大壮观的铜椁历史上很少见,包括大唐王朝,如此铺张也不太多,唐朝后期虽然国力相对式微,但武宗灭佛,所得金银颇丰,因此作为帝王,他为自己修造盛大的宫阙是很自然的事情。”

    她一说我才明白,原来古人下葬必须具备棺椁两样,咱们平时见到的是木棺材,而古人会在棺材外头再套上椁,椁可以有一重,也可以有多重,目的是为了保护里边的棺材完整不收到损伤。

    一般的椁和棺材形状差不多,就是规模稍大一些,能将棺材装进去就可以,棺椁之间的夹层中一般都塞满了金银珠宝,这一点凌虚子是再明白不过咯。

    雷子和刀疤传见到这般高大的铜椁,顿时眉花眼笑,二话不说就去开那铜椁当中的那两扇门,门上挂着一把大锁,锁子已经生锈的不成样子,随手一拽就给拽掉了,二人各自一边,将门给拉了开来。

    大家赶紧用手电往里照,不看倒罢了,往里一瞅,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地面上灰尘很厚,灰尘下头似乎丢了些瓶瓶罐罐的渣子,除此之外,别无长物。

    刀疤传当时就愣了,雷子急的拿脚拨地上散碎的陶瓷碎片,骂道:“唐武宗,你个大爷的,真是铁公鸡一毛不拔。”

    玲儿和凌虚子也不理会刀疤传和雷子,绕到四周看看有没有其他发现,这里是一处长方形的空间,墙上有彩绘,描绘着红柱、帷幄、宫娥,太监,这些宫娥和太监都垂首站立,面向铜椁。

    很明显是通过艺术再造的方式还原了武宗生前的日常生活。

    宫娥太监们似乎在静静的等待皇帝的醒转,然后晨起梳洗,换装进食,准备临朝,这一切对于一个皇帝来说都是习以为常的、每天必做的事情,然而,当他即将驾崩之时,会以为在阴间会享受同样的待遇,岂不知,性命呜呼,棺椁空空,尸体早已无存。这些宫娥太监只是空守待命,却永远也听不到皇帝的那道命令了。

    我们绕到后头发现另有一条墓道往里延伸,大家商量继续往里走,看有没有什么新发现。

    刀疤传和雷子二人见里头还有去处,料想眼前这座墓室很有可能是前室,而并非陈列皇帝棺椁的后室,若是找到后室,其中必定会藏有大量珍宝,二人商量一番,便振作起精神,尾随在后,跟了上来。

    往里延伸的这条墓道很特别,是那种低矮的窑洞形式,墙壁上都有彩绘,绘制者皇帝生前的各种娱乐生活。

    唐武宗这位皇帝没多大功绩,要数被人津津乐道的那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武宗灭佛一事,算的上是中华佛教的三次大灾难之一。

    武宗灭佛之后,不知为何,心神不宁,不久就生了病,而且怎么治都治不好,有一次找道士来替他看命相,看完之后还把名字给改了,他原本叫李瀍,看完之后改为李炎,身为皇帝,轻易改名那可是大大的不正常,那么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至于他为什么要改掉名字,这其中的内情史书上语焉不详,后人也只能猜测,其具体情况为何,根本无人知晓。

    我们一边看着周围的壁画,一边往前行走,忽然一个美艳的西域女子吸引了我,这个女子发髻高耸,双目含情,面带微笑,容貌美艳至极,她双手合于胸前,手上缠着一串佛珠,当中有一块特别的大,圆圆的,呈深红色。这颗深红色的佛珠散发出淡淡的光芒,似乎蕴含着某种神奇的力量。

    凌虚子看的是眉飞色舞,伸手摸了摸壁画上的珠子,笑道:“这……这都是真的。”

    雷子说:“还没见到实物,哪能当真?道长你眼花了吧你?”

    凌虚子摇头道:“不不不,我是说真有这东西。”

    我诧异,凌虚子这是哪根筋接错了,这珠子始终在鬼岭中藏着,压根没露过面,他怎么会说出这等话来,就好像他以前就听说过似的,一见到壁画就激动的无法遏制了。

    玲儿说:“如果所料不差,这个女子就是若妃,她手中的这颗红色佛珠应该就是玓炎珠。”

    我们通过目前所掌握的信息推测,郑老等人所遭遇到的人体自燃以及可怕的地狱业火很有可能就是由玓炎珠引发的,而之所以会引发,应该和焫术有关,焫术与玓炎珠应该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焫术又是什么样的一种法术,我们也无从得知,但能够确定的是,正是这种可怕的妖术,凭借玓炎珠的力量将无间地狱中的地狱业火引到了人间,以一种违背天地规则的残暴方式,生生施加在活人的身上。

    凌虚子说地狱业火烧灼的都是地狱中的恶鬼,当直接施加在活人身体上的时候,那等于是不通过审判,直接就将此人定为恶鬼,永世不得翻身,就连阎王老子也不能翻案,不理不睬,等于是消了号了。

    地狱业火的确有这般神奇的力量,从我现在掌握的情况来看,这世界上野鬼无数,虽然没有户口本,但他们都有进入地府的权利,最终还是可以获得地府户口,然一旦被业火灼伤,那就是十恶不赦之鬼,天地摒弃,再无重见天日的机会了。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