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恐怖小说 > 鬼摸金 > 第217章 盔甲鬼

第217章 盔甲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尤其是玲儿,她本来以为段森身为保镖,需要尽职尽责,就是想言语上阻止她而已,怎么也想不到他能用生命来换取自己的安全,这让她不但想不到,就算想到了也没办法相信,可眼下一切都在顷刻间发生,那把残剑终究是刺入了段森的胸口。

    玲儿发出一声尖利刺耳的惊呼,冲上去抢夺那把剑,手刚碰到剑柄,那剑就倒飞出去,朝远处的土丘直飞过去,另外地上那半个剑尖也凌空飞起,直奔土丘。

    我赶紧察看段森伤势,还好伤势并不是很严重,只是入肉半寸,皮肉破损而已,并没有伤及内脏,但就算如此,鲜血已经将身前全部,血红一片,被地狱业火之光映照,更添诡异。

    玲儿气急嗔道:“你这个傻子!”

    众人拿出纱布止血药给他止血包扎。

    段森轻声问:“你还要寻死吗?”

    玲儿竟然流下泪来,摇头道:“不了,不了。”

    我看了不禁心酸,也不知是嫉妒还是羡慕,止不住的笑了。

    眼看着玲儿替段森包扎好伤口,众人也都松了口气。

    忽然吱呀呀一声,我们回头朝声音传来方向看去,那道阴刻的墓道门再度打开,十几根飞箭出来,速度极快,都能听到尖锐刺耳的破空之声。

    众人提前有所防备,因此也没有被从门里头飞出来的飞箭射中,飞箭射在对面的阙楼上,被蔓延至此的地狱业火迅速吞没,化为虚无,我们这才醒悟过来,原来顷刻之间,地狱业火已经烧到跟前,这速度来的也太快了。

    阴刻墓道门又开大了一丝,一片红雾从门里头扩散出来。

    众人都是一惊,红龙又逃了出来,看来里边的封印机关并没有伤到它。

    红龙的凶残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眼下左边的所有阙楼屋宇都被地狱业火吞没,天井当中的地面也大部分在火焰的蔓延之中,此火万分诡异,天上的云雷大雨根本没办法将其熄灭,逐渐向右侧这边的阙楼屋宇蔓延,只怕过不了几分钟,右边的阙楼也将着火,一旦烧着一间,所有的数百米阙楼起火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为了躲避红龙的攻击,我们临时决定沿着右侧石柱背后的走廊往里走进去,就算那边宾臣石像鬼和胡迦打得难分难解,碎石纷飞,万分危险,那也总比红龙要安全一些。

    于是众人前后连成一线,躲过地狱业火,朝土丘那边移动过去。

    我回头朝身后看了一眼,发现刀疤传和定仔都把枪紧紧抓在手里,子弹上膛,有所准备。

    按理说眼下对我们构成威胁的只有红龙,可刀疤传的眼睛却对准了我,似乎想找机会对我下手。

    我想了想,似乎只有对我下手才最有利。玲儿会读佉卢文符咒,不可杀,段森身手了得,一旦不中,定然被他一招致命。雷子早就想跟他合伙,没必要浪费子弹在雷子身上。凌虚子自然更不必说,茅山道士,杀谁都可以,就是不能杀凌虚子,唯独杀了我比较容易,杀了之后凌虚子并不能把他怎么样?至于雷子,说不定见财忘义,指不定被枪子一吓,就跟着转了。

    其实最要紧的一点是,他就尾随在我的后头,杀我易如反掌。

    他既然要对我下手,我自然防着,脑子里也转着一会如何反扑,致他于死地。

    红龙从阴刻墓道门里出来之后果然冲我们来了,墓道里头都是机关暗器,又有诅咒封禁,对于红龙来说也是凶险异常,出来之后能不发飙吗?俗话说吃柿子拣软的捏,它自然要拿我们几个人下手,吞上几个打打牙祭,泻泻心火了。

    红龙怒啸着紧随其后,跟了上来。

    我们一边沿着走廊快速朝前移动,一边注意观察周围的形式。

    在大土丘的顶端,胡迦竟然力不能敌,往后退到土丘后头,那些宾臣石像鬼从土里头挖出一副黑色盔甲,正要撕烂,却突然发现两根断剑在半空盘旋着对接起来,连为一体,断裂部位一道冷光闪过,严丝合缝,再度恢复宝相金剑完美的特质,金光万道,瑞气千条。

    再度恢复完整的宝相金剑猛然从空中直插下来,在黑色盔甲身前停住,那盔甲里头似乎有个看不见的恶鬼,凭空拿起宝相金剑站了起来,一剑朝宾臣石像鬼砍过去,金光化作剑刃,朝前飞奔,所过之处,宾臣石像鬼被割成碎片,乱石纷飞,地面为之寸寸断裂,掀起一阵混乱气浪,在雨中炸裂开来。

    我不禁惊倒,这把宝相金剑竟然有如此惊人神力!

    雷子在前头大叫:“奶孙的,这简直就是天神下凡,他还是刚才那傻小子吗?怎么一转眼这么厉害,一副盔甲成了精都能把这群石像鬼砍得找不着北。”

    我说:“你说的傻小子有可能就在盔甲里头待着,只不过咱们看不到而已。”

    雷子说:“嘿,这小子大概就是个鬼魂儿,必须依附在物体上才能现行,要不然啊,就是一口臭气,就是个屁。”

    红龙离我们越来越近,眼看就要逼近,而我们也已经离土丘不远,这场无休无止的战争最终还是将我们卷了进去。

    土丘上头的盔甲鬼似乎发现红龙靠近,十分憎恶,将金剑朝着红龙一指,发出猛兽咆哮的声音,似乎是对身后的胡迦发下命令对付红龙,胡迦果然冲过来阻拦红龙。

    红龙急忙往后倒退,被胡迦一直逼退到地狱业火边上,不能再往后倒退半步。

    胡迦对着红龙怒目而视,两者似乎都知道对方的厉害,不敢轻易莽撞行动。

    可就在这时,胡迦身旁的地面上,那些碎裂了的宾臣石像碎片在蓝色大火中重新复活,见胡迦就在身前,冲上来群殴,胡迦一时间没有防备,慌了神,扭头来对付宾臣石像鬼。

    红龙一看机会成熟,一眨眼的功夫变大了好几倍,张开巨口将胡迦脑袋吞在口中,使劲往里一吸,将胡迦整个给吞进肚子里,身体瞬间又缩小如初。

    土丘上头的盔甲鬼发现胡迦被吃,顿时大怒,冲着红龙怒啸着纵身跳下土丘。

    盔甲鬼手中这把宝相金剑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打造的,威力强悍之极,凭空从剑刃上挥出一段段金色的剑光,这道道剑光就像一片片锋利的刀刃,所过之处,地面房屋上头均会留下深深的十字豁口,让人看了惊心怵目,因为从这些豁口里竟然会流出血液,十分腥臭的血液。

    大家都躲在一根两人合抱粗细的红色石柱后头躲避剑光的杀伤,然而,道道剑光落在石柱上铮然作响,如刀切豆腐一样轻而易举的就切入到深部,不过片刻工夫石柱就已经是满目疮痍,支离破碎。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