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恐怖小说 > 鬼摸金 > 第215章 如要避火,剑血持咒

第215章 如要避火,剑血持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大火一眨眼的功夫就把整个小室都淹没了,火焰炽热,鲜红如血,并且向四周迅速蔓延。

    凌虚子说:“不好,火焰要将这里吞没,大家快都下去,万不可被这等火焰碰到分毫。”

    众人沿着绳索纷纷下到地面上。

    此时,不远处的那群宾臣石像鬼将阿史那纯庆的白色石像已经砸的千疮百孔,忽然从石像中发出一声猛兽咆哮,紧跟着大地剧烈震荡,这种震荡并非地震那般微弱,而是以白色石像为中心,地面做大幅度的摆动,摆动的十分剧烈,众石像鬼全部都摔倒在地,我们六个人站立不稳,也都摔在地上,尤其是雷子,他屁股上、脊背上都有伤,一个站立不稳,屁股和脊背着了地,又加之他身体本来就沉重,这一摔当即疼得险些晕了过去。

    我扶着他爬了起来,他牙关紧咬,额头上青筋暴起,冷汗涔涔而下。

    我们还没反应过来,地面忽然又产生了陡坡。原来白色石像下头似乎有一只大手将地面给顶了起来,很快形成了七八米方圆的大土丘,土丘在很短的时间内抬了五米多高,将两边的阙楼屋宇都挤得往两边倾斜。

    宾臣石像鬼们都像发了疯的公牛,举着拳头冲上土丘又去砸白色石像,那石像手中的长剑剑身上缠着的那条白色胡迦小蛇忽然产生裂缝,里头有个什么东西在动,外壳很快碎裂开来,露出里边的胡迦蛇。

    这条胡迦蛇浑身白色,和我们之前遇到的那条大蛇一模一样,但是,却非常的幼小。

    然而,奇怪的事情紧跟着就发生了,胡迦从剑身上滑下来,猛的朝土丘下头一探脑袋,顷刻增大了数百倍,立时化作我们之前见到的那条千年难见的大蟒,蟒身五六米粗细,脑袋蹭在殿顶,大半个身子却是埋在地下,但看上去是个透明的影子,我这才明白,原来这只不过是胡迦的魂魄罢了。

    凌虚子说:“人有三魂七魄,蛇同样有三魂七魄,被我压在石碑下的蛇童只不过是其中一魂而已,眼前这个又是一魂,这种万古大蟒吸收日精月华,就算是一魂,那也是非常的凶残,咱们往后退,千万不要被它伤到。”

    我们往后退了十多米站定。

    此时,弥勒佛体内的恶鬼释放出来的地狱业火已经蔓延到屋宇外层,沿着狭长的屋檐瓦面向两边蔓延,大火冲天而起,火光映照的整个鬼市之中犹如血海,就连大殿顶部的滚滚云雷此刻都几乎闪现出血色电光。

    地狱业火可以将万物灵魂烧为灰烬,我们相距十多米都感觉到炙烤难当,就只好退到另一边的石柱后头,贴着墙壁,看着眼前胡迦和宾臣石像鬼们展开的恶斗。

    宾臣石像鬼虽然身形相对来说较小,可历经上千年的怨念沉淀,又加之他们生前都是唐朝各大藩国的国家领袖,心志灵魂都非等同常人可比,一旦做了怨鬼,那岂是寻常恶鬼可比的,自然那和胡迦有的一拼,再加上他们人多,死后能够凭借蓝色火焰重新复活,两方打了个难分难解,不相上下,一时间,四周是大火弥漫,电光闪烁,雷鸣滚滚,顷刻间又下起倾盆的大雨,狂风夹杂着纷飞的乱石迸溅,整个地下鬼市几乎无一处是安全的所在,我们六个人只好往后继续后退,一直后退到先前刚进入鬼市的所在,眼前正是那道刻在墙上的阴刻墓门所在。

    我们退到这里相对来说就安全了一点,但仅仅是一时半刻而已,屋宇上的地狱业火只怕很快就会延烧过来,但我们凡俗之人面对眼前恶鬼疯狂厮杀的阵势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寻求脱身之计了。

    我们刚停下来就发现身后有动静,我忙回头看去,就见一团红雾升腾起来,又是红龙!

    众人忙转过身,刀疤传和定仔将枪举起来,我、段森、雷子用简陋的工兵铲做防御,但我们都知道,这玩意对于红龙来说压根一点做用都没有,但仅仅作为心理安慰,聊胜于无吧。

    凌虚子两只手中各自捏着三道灵符,走到众人身前道:“你们都往后退,我来抵挡胡幺妹这个毒妇。”

    红雾在半空如同龙卷风盘旋扭动,漩涡中心一条红龙瞬间飞舞起来。

    刀疤传不禁有些动容,颤声叫道:“幺妹,是你吗?”

    定仔似乎也担心红龙对我们发动攻击,于是说:“幺妹,我们刚才都照你的意思做了,只系那家伙太厉害,求你看在刚才我们帮你的份上别伤害我们。”

    红龙竟是丝毫都没有理会我们,径直冲入那道阴刻墓道门。

    我以为那道门纯粹是刻上去的,压根不存在,可在红龙的撞击下,左侧的门扇竟然吱呀呀的打开来,闪出一道细小的门缝,红龙一头扎了进去。

    我们众人松了口气,看来胡幺妹虽然对我们丢弃她心存怨恨,但刚才刀疤传和定仔帮助她打退阿史那纯庆,救了她一命,她还是恩怨分明,知道原谅的。

    玲儿忽然指着身旁道:“快看,这里有一块石碑。”

    我朝她所指的地方看去,在鬼市长街的中轴线上,泥土被大风大雨侵蚀之下,露出一块黑色石碑,碑面朝上,碑上有文字,远处看的不是很清楚,于是我们顶着大雨走过去看,只见其上的字迹很细,也很潦草,一看就是用剑刻上去的,我回想起当初电闪雷鸣的时候,被雷电记录下来的一段影像当中,阿史那纯庆砍了宾臣像的头之后,在地上用剑刻了些什么,看来就是这一块石碑了。

    石碑上所刻文字我是有的认识有的不认识,不认识的是最上头一行字,一共有十来个,看起来好像是汉子的偏旁部首,细看之下,却又不像,倒是和西方的字母有几分类似,是介于汉子偏旁和字母之间的一种文字,这种文字我似乎在哪见过,记不大清楚。下边有一行繁体汉字,写的是:如要避火,剑血持咒。

    什么意思?

    我看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雷子就更不懂了,问我:“这玩意写的跟打哑谜一样,要不去问问阿屎什么的,这啥意思。”

    玲儿喃喃说:“难道我们必须念诵上头这行咒文不成?”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