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恐怖小说 > 鬼摸金 > 第206章 大唐鬼市

第206章 大唐鬼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但拯救玲儿的爷爷事情重要,至于盗宝,这只能放在其次,我就给了刀疤传一个模糊的回答:“咱们能不能从这活着出去还是个问题,我现在只想着怎么出去,其他的再说吧。”

    刀疤传说:“有道系有钱的系幸,没钱的系命,幸运只掌握在少数人手中,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

    雷子说:“老传怎么得也是识实物为俊杰,我看好你,今儿我他娘也就算是跟你一条战线上的蚂蚱了,往后有什么好的的东西可得想着兄弟。”

    刀疤传笑道:“那系自然。”

    这些话让玲儿听着有些不高兴,但眼下只能赌气,却也不知道怎么办,另外能不能找到财宝,能不能出去,这些都是未知数,所有的讨论都只不过是纸上画饼而已,便也不怎么放在心上,他看了我一眼,似乎叹了口气。

    我过去好好安慰了她一番,说了些鼓励的话,玲儿就觉得安心多了。

    眼下大家各自吃了些干粮充饥,我把头盔灯关掉,闭上眼睛准备休息,雷子却突然发起神经病来,站起来大呼小叫,用手拍着人头灯盏,忽然就给戴到头上,众人都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不轻。

    凌虚子第一个喊道:“他被恶鬼附身了。”

    我一听,雷子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一转眼就被鬼上了身,这鬼从何说起?见他把人头灯盏给扣在了脑袋上,难道真的就像玲儿说的,这只铁壳子做的人头灯盏里头有鬼?

    我也不暇多想,冲上去就将人头灯盏从雷子脑袋上扒下来,远远丢到手电光照射不到的黑暗中。

    可雷子仍旧手舞足蹈,嘴里头嚷着一些字语不清的词,就好像傻子一样,一边扭着屁股,一边转着圈圈,嘴巴里往外吐出一团白色泡泡,眼珠子翻白,看来中邪中的不轻。

    凌虚子早就掏出一道驱鬼符贴在他脑门子上,雷子紧跟着就摔倒在地上,双腿抽搐。

    凌虚子让大家都躲开,不要靠近雷子。

    只见从昏倒了的雷子脑袋上飘出一丝淡淡的的黑色烟雾,袅袅的往上升腾,上升了有七八米高,在石室顶部凝聚盘旋,慢慢的越来越多,汇聚成一大片滚滚的云雷,发出一阵阵沉闷如同地狱一般的怒吼声,嘶鸣声,黑色漩涡中雷光闪烁,雷声隆隆,夹杂着鬼哭狼嚎之声,头顶周围都被诡异至极的云雷覆盖,恍惚间似乎来到了十八层地狱之中。

    闪电映照之下,我们这才看清楚周围的环境。

    我们所处的地方原来并非仅仅是个石室,而是一处深邃狭长的地下长街,我们所处的地方正好是长街的一端,长街两侧屋宇连绵,上有两层屋檐,均为绿色琉璃瓦覆盖,飞檐翘角,十分的精致,一层为赭红色的墙壁,并没有门户和窗口,檐下有宽一米的走廊,走廊外侧是并排的红色石柱顶着屋檐。四十多个灯台贴着墙壁,相间一丈左右,分居长街两侧,上头均设有烧的乌黑的人头灯盏,灯盏周围的墙面上也是布满了黑灰。二层上头有雕花镂空的红色窗户,窗户皆紧闭,不知道是真是假,整个长街宽有四五米,延伸几乎十多里,看上去恢宏大气,笔直正规,似乎和我在陕西博物馆了解到的大唐鬼市有几分相似,莫非唐武宗生前规划陵墓格局的时候有意将这座大唐鬼市给移到了地下了?

    唐朝国力经济昌盛繁荣,仅此一例就让我顿觉当年气象,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那些异域番邦,每到元旦之日,齐聚京城长安,一大清早登临含元殿,朝拜帝王的场面,该是多么的宏大壮观。

    凌虚子此刻是吃惊不已,他望着眼前的壮观景象,还误以为自己穿越了,使劲揉了揉眼睛,摇头道:“不可能,不可能的。”

    我说:“凌虚子,有什么不可能,这两边的屋檐看着没有尽头,只怕不下十里地,这么大的规模,也只有唐武宗这等货色搞的出来。”

    凌虚子摇头道:“不是的,不是的,你快看。”

    我纳闷了,凌虚子怎么没什么见识,遇到个唐朝大墓,看到些屋檐建筑就吃惊成这样,真是贻笑大方,只怕出去我等也不敢给人提起此事。

    我便抬头朝凌虚子所指的远处张望,云雷闪电忽明忽暗,电光之中,我隐约看到无数车马朝这边走过来,似乎还下着大雨,大雨倾盆之中,车马前头都有牵马童子,打着灯笼在前引路,可那灯笼的火光竟然都是绿色的,灯笼上都印有字迹,写着皮山、西夜、突厥、于阗、南诏、扶余、三苗、吐蕃之类的名字。

    玲儿走过来问我看到什么没有?

    我说难道这又是幻觉不成?

    玲儿知道我也看到了,觉得很奇怪,这处鬼市之中并没有恶魇藤,又没有其他致幻的东西,怎么所有人都看到了这离奇的一幕,我问她这些灯笼上写的都是什么意思?

    玲儿告诉我这些都是唐朝时候的周边藩国,当时藩国不下一百,看眼前的阵势,似乎来了有一半,大多数都是西域的一些小国,其中就有突厥二字,和她刚才的推测竟然完全吻合。

    我笑了说:“老婆,但愿你不是乌鸦嘴,把鬼给召出来了就好。”

    玲儿没有回答我,而是指了指前方,叫我仔细看。

    此时,那些车马已经离我们不是很远,当头的那个打着“皮山”二字的车马停了下来,后头也都陆续停下,车前帘子掀开,各走下来一个老者。车马走后,一共是四十一个,看服装容貌特征,都不是中原汉人,其中高鼻深目者居多。

    大雨倾盆,将他们的衣服都打湿了,可他们毫无知觉,在离我们百十米的地方排成方阵站着,手持笏板,静静站立。忽然从地下窜出一片蓝色火焰,将他们一把火烧成一尊尊的石人。

    雨水仍旧在下个不听,而且有越下越大的趋势。

    这时,从我们刚才进入的那个甬道口走进来一个年轻男子,吓了我一跳,这人怎么进来的,甬道口不是已经被巨型石门封住了吗?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