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恐怖小说 > 鬼摸金 > 第106章 闹鬼6号公寓

第106章 闹鬼6号公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翠翠说他正在逍遥快活,手机都关机了,上哪找去?

    我问程根他一般会去什么地方?

    程根说他经常去的有五六家,认识十几个妹子,但说不知今晚他又去了哪里?

    我问他最频繁光顾的是哪家?

    程根想起一个名叫雅茹的女孩,在天下人间酒店上班,他去那的次数比较多,我说走,这就找去,程根说这都大半夜了,只怕不方便。

    我说有什么不方便的,赵总跟玲儿死了就方便了。

    程根听我说出这么严重的事来,哪里还敢耽搁,匆忙跑去发动车子。

    翠翠说还不就是为了玲儿嘛,有那么着急吗?

    我说有,她现在也不知道有没有被人折磨,我必须尽快救她,你可别阻拦我。

    翠翠说我又不阻拦你,就是她不见了你就这么紧张,我把号码给了别人你怎么就爱理不理的,好歹我的命也是你救的,你就不怕那男的把我勾引去给杀了?

    我一下子愣了,她见我站着不说话,走上前问我是不是一点都不关心她?

    我迟疑了,我望着她,她的名字当年在我的梦里回荡了许多年,我不知道在多少个温柔的梦里喊着翠翠的名字惊醒过来,我或许对于眼前这个翠翠的难以捉摸的好感仅仅是来自于这个名字吧。

    我说我救你是为了完成我的心愿?

    翠翠说就为了弥补你对那个临家女孩的亏欠,你又把我当了什么了,原来我就是她的影子。

    我说这个时候人命关天,就请你不要来扰乱我的心神了好吗?

    翠翠终究是叹了一口气,笑了,然而泪水却挂在脸颊,眼看着程根开着车子过来接我们,她说没想到你一个老古董还挺跟潮流的,人家一夫一妻制,你也一夫一妻制,没想到啊。

    我说这事暂时先搁着以后再说,然后就朝车子走去。

    翠翠擦了擦眼泪,跟了上来。

    程根在驾驶位置,我在副驾驶,翠翠坐在后头,一声不吭,程根大概看出我两闹了不愉快,也知道翠翠的小心事,闹脾气,问题都在我身上,车里气愤沉闷,就找了个话题聊起来,说陈中那女儿他以前也见过,上个月一块还去南郊野营玩耍了一回。

    我问他陈中跟赵总二人什么关系,怎么还经常往来的?

    程根说陈中以前也是个盗墓的,二人的拜在同一个人的门下,他们的师傅是个女的,年级也不大,叫什么“红刀子”,挺狠的一个人,可后来盗墓被警方给抓获了,情形严重,结果给崩了,埋在南郊的陵园里,前些天去祭祀,发现坟堆上有个洞,那乐乐趴在洞口往里看,忽然被什么东西吓了一跳,当时就吓病了,往后身体一直不好,于是陈中就交代乐乐的男朋友马飞时常照顾,却不料出了这种事,我觉得蹊跷,我不认为是马飞杀了人。

    我听他这么说,感情跟南郊陵园里的“红刀子”有关系,可我看到的那个人是个男子,这又作何解释?

    天下人间离市二院不远,半个小时后我们见到了那个名叫雅茹的姑娘,看年龄不大,也就二十二、三,说荡荡刚才的确来过,可后来进来一个十五六岁的姑娘,把他给叫走了。

    十五六岁的姑娘?我问程根会是荡荡的什么人?

    程根没摇头说不知道。

    雅茹说你们哪能猜到,荡荡说不定又找了个姑娘,看我太老,干脆吃点新鲜的呗,不过,那姑娘她见过一次,和荡荡认识,是市艺术学院的,我们一听,这不就是乐乐上学的地方嘛。

    二话不说我们直奔艺术学院,此时已经是凌晨。

    艺术学院位于南郊大学城,但和其他学校相距较远,孤零零的处于荒野之中,而学院一旁竟然还有墓地,这让我感到事情有了些眉目,有坟墓那就有僵尸,黑火绝非人力而为,肯定和周围的坟墓脱离不开关系。

    这家学院虽说以文科和艺术类为主,女孩子相对来说比较多一些,但无可否认,实力相当不错,而且,整个学院规模很大,仅贴着公路的这条铁栅栏三四公里长,开着车也走了好一会。

    此时已经是后半夜,学校里很安静,除了朦胧的路灯,看不到任何能让人感觉心安的东西,我们把车子停在住宿区,然后下了车,沿着一条小路朝女生公寓方向走,程根以前谈过一个女友,就在这里上学,所以对校园分布很熟悉,他带我们径直来到陈乐乐之前住宿的那座公寓,6号公寓,这是一座有九层的庞大组合建筑群,看起来很雄壮,但无形中透露出一股杀气。

    整座建筑一片死寂,我们走到公寓门口,门竟然开着,我径直走进去,见门口有楼管室,但楼管室没人,整座楼好像空置着,就连程根都感觉诡异,这时对面路上走过来两个保安,看见这边有人,都站在远处一动不动的看,我朝他们打了个招呼,那二人这才小心翼翼的走过来,满是戒备地问我们是人是鬼?

    程根说我们当然是人,问问两位老哥,这座楼怎么没人居住了?

    其中一个保安说你们别进去,这座楼邪气,自从上次一个姑娘死了以后,接连不断的闹鬼,没人敢住在里头,都搬走了。

    程根问搬出去多久了?

    那保安回忆说大概有一个月,自从出了事,一连四五个晚上楼里头鬼哭狼嚎的,女孩子都胆小,不出两天天全都搬出去了,现在里头没人敢进去,我们晚上巡夜的也都绕着走,你们是干什么的,胆子忒大了。

    他正絮絮叨叨,突然就没声了,因为从左边的走廊里传来亮光,那保安登时吓了一跳,叫声又闹鬼了,说着就要走,我让程根拦住,程根朝两个保安指了指我,说我是专门来抓鬼的,你们俩千万不能走,关键时候好跟校方联系,做个见证。

    这二人一看走不脱,就只好停下。

    我问他俩怎么称呼,彼此都做了简单介绍,年长的姓高,年轻的姓米,老高看起来比小米胆子要壮一些,听说我是专门捉鬼的,就愿意做个见证,只不过怀疑我能不能对付鬼,别不是抓鬼不成反被害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