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恐怖小说 > 鬼摸金 > 第59章 无头黑虫

第59章 无头黑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胡尊娃正要跳下去,我和玲儿见机行事,按照之前在脑子里盘算好的路线,绕过身前这两头傀儡鬼,绕到石棺另一侧,一把揪住胡尊娃,胡尊娃着急,赶紧让傀儡鬼帮忙,一时间三个打两个,傀儡鬼凶悍无比,将我和玲儿纷纷逼了开来,胡尊娃高兴的大笑起来:“哈哈,麒麟珠相隔一千八百年,咱们再一次见面了。”说完就要跳下去,他的胳膊却被身后的猴娃抓住,猴娃的力气大得惊人,抓着他一点不比傀儡鬼的劲头小,这一点我是从胡尊娃扭曲痛苦的五官中看出来的,胡尊娃疼得大叫求饶,猴娃笑的十分诡异,那声音夹杂着小孩声、中年男子声,在这两种声音之后竟然还有一道空空洞洞的老者之声,我登时就大为吃惊。

    胡尊娃被猴娃摔在石棺一旁的两具男子死尸上头,气的哇哇呀呀的乱叫,眼看着猴娃就要跳进去夺走麒麟珠,他是千算万算,终究一招失算,只顾防备我,却把眼前这小兔崽子当成了自己人,这小子看着个头不大,却原来内中藏奸,也不知道是修炼了多少年的老妖精,他不能让这小子钻进去,于是急忙招呼傀儡鬼来阻止猴娃。

    我和玲儿松口气,急忙又跑回来冲胡尊娃下手,这混蛋有傀儡鬼帮忙,就算我二人提前下去了,也会被下边那头傀儡鬼纠缠,还不如来个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把胡尊娃干倒再说。

    于是我和玲儿掏出手枪,对着胡尊娃就开,我没敢把他打死,只是朝着腿上开,他腿上瞬间就有了血,疼得杀猪一般叫,发现是我们开的枪,想要召唤傀儡鬼阻拦我们,可他此时是双拳难顾四手,分身乏术,只好挺着疼痛,蹭着棺材板站起来,朝我们一步步走过来,我又开了两枪,专门打他另一只腿,他双腿受伤,登时就趴在石棺口动弹不得,干脆认输投降说:“我拼不过手枪,我……我认栽,麒麟珠是你们的……”

    我大喜过望,便朝前走去,走到跟前,身后忽然一声枪响,玲儿一发子弹打在了胡尊娃脑门上,死死的订了进去,子弹卡在骨头上,卡的死死的,就连血都没流出来一丝。

    胡尊娃就此死去,双目圆睁,十分可怖。

    我回头埋怨玲儿下手有些太狠了,玲儿却嗤之以鼻说:“对于这种败类,就该这样,要不然咱们只怕后患无穷。”

    我想想也是,胡尊娃身为道士,懂得镇鬼驱邪的法术,而且豢养僵尸,他若不死,日后我必遭殃,既然玲儿都给他送终了,我也就只能接受。

    于是将枪收起来,把胡尊娃的尸首推倒在一旁,将其和身下那两具脏兮兮的男尸堆在一起,用刚才他从棺材底部起出来的扭曲变形、如同破布一般的金板盖在他身上,便和玲儿准备下到棺材底部去。

    刚抬起腿却听见我身后靠在墙壁上仍旧哆嗦不止的荡荡忽然叫道:“她……她活过来了,你们快……快看……”

    我吃了一惊,以为是胡尊娃活过来了,急忙放下腿,弯腰将金板揭开,见胡尊娃一脸死相,双目无神,睁得大大的,完全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我便用手闭上他的眼皮,然后重新盖上金板,这时玲儿却指了指玉灵的尸身。

    玉灵身穿大红的霞帔锦缎,背靠着墙壁站在那里,她头上身上的值钱东西都被蹲在地上的赵总和程根一摞到底,一件不剩,可刚才玉灵的尸体明摆着是被胡尊娃丢在地上的,怎么会平白无故的站起来呢?

    难道诈尸了不成?

    我和玲儿盯着玉灵的尸体,发现丢在赵总大肥屁股后头的玉观音骤然飞了起来,重新挂在玉灵的脖子上,然后玉灵果真是神奇的睁开了眼睛,脸上的微笑变成了憎恶之情,恶狠狠的盯着身前的赵总和程根,伸手就来抓,我急忙提醒赵总小心玉灵。

    赵总没明白我的意思,听了个大概,扭头朝上头一看,哇呀一声仰头往后摔了个沉实,那落在地上就连整个树洞子都摇了三摇,晃了三晃。

    程根见情况有变,已经贴着地面溜到石棺一旁,扶起赵总。

    玉灵忽然疯狂的大笑起来,身上的皮肤一层一层的往下脱落,这速度,转眼就成了个血糊糊的人形,玲儿说:“玉灵是龙神的分身。”

    我登时明白过来,难怪这丫的皮肤水嫩的,原来早已经成了一头怪物,眼见得玲儿举枪开了几下,根本打不死这头怪物,我干脆从地上抄起刚才撬棺盖的那只黑折子,朝着那头血糊糊的怪物就抛过去,黑折子的前端是扁平状的刃,很锋利,就像一根标枪一样直接从怪物嘴里扎进去,扎了个透心凉,将其钉在墙壁上。

    怪物扭动起身躯,身上的肌肉都在极短的时间内滑脱在地上,只见它身下堆积了一大堆脱落下来的皮肤碎肉,别提多恶心了,我都不敢多看几眼,可没想到更恶心的情况紧跟着就出现了,怪物身体竟然是无数密密麻麻的黑色的大虫子盘曲扭结在一起形成的一个人形,此刻全部都露了出来,无数的黑色大虫闪着明光,唰的一声就散了开来,冲着树洞中的众人就扑过来。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见一只黑虫子爬到我跟前,一尺来长,就跟一条蛇一样,但这种虫子没有脑袋,管子一样的前头只有一圈白色的牙齿,一开一合,速度惊人,直接沿着我的裤腿盘曲而上,一眨眼就到了我肩膀上,尾巴盘了盘,脑袋往后一缩,一嘴巴就给咬了上来。

    我急忙扭身错位,将肩膀上的无头黑虫摔落,就见长河已经被围了个严实,浑身布满了虫子,身子跌倒在地,混乱翻滚,想要将无头黑虫甩脱,可无头黑虫根本就不怕碾压,更不怕撕扯,就像弹簧一样,一拉就变得老长,一松手就重新弹了回去。

    我急忙用强光手电筒去照,一照之下,长河身上的无头黑虫瞬间都躲藏到了他身后的黑暗角落里。

    我顿时大喜,告诉众人这种无头黑虫怕光,都把战术射灯打开,用强光来照。

    众人就赶紧将头顶战术射灯和手中的战术照明筒齐刷刷打开,所照之处,无头黑虫就像潮水一样溃退,可光亮一挪开,所有的虫子海浪一样席卷上来,发出沙沙之声,叫人生怖。

    我们一共八个人,被不计其数的无头黑虫包围在另一侧的墙角,八只手电光柱连为一体,不漏一丝漏洞,这才防止了无头黑虫从暗处攻击的危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