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恐怖小说 > 鬼摸金 > 第43章 龙神点睛 湖底庙宇

第43章 龙神点睛 湖底庙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长河说:“当年祭祀曹操时,将那些陪葬的死囚拉到石槽边上砍下头颅,头颅从圆孔滚下去作为祭品,身体丢入湖中喂龙神。”

    赵总听罢咋舌:“还说曹操这丫不爱铺张浪费,喜欢什么薄葬,却原来表面上做一套,背地里又是一套,他竟敢杀人,这还不是跟先秦人殉一个道理。”

    程根问长河:“你说真有龙神吗?你说的可都是真事?”

    长河笑着道:“龙神我根本没见过,我也不知道有没有,但古老相传,说当年有人亲眼见过龙神出现。”

    程根惊讶的回头朝湖里望着,说:“龙神就在湖里?”

    长河点头:“是啊,以前我奶奶给我说的,她说龙神就在水里头,她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当年下来过,当时忽然下起了大雷雨,结果龙神就出现了,差点没被吃了。”

    长河和荡荡都是一紧,道:“哎呦,听着跟真的似的,要是真有,那咱们还敢下去?”

    我听着感情军心不稳,就急忙让他们打住,我说:“别被那些捕风捉影的传言唬住了,你们好歹也是长期干这一行的,别见风就是雨,什么龙神,我活了两千多年都没见过,你们这两个小兔崽子还想见龙神,只怕龙神他老人家还懒得理睬你们呢,别胡思乱想,乖乖把心放肚子里,没说的那么可怕。”

    荡荡哼了一声:“什么两千年呀,睡了两千年吧?”

    我被他噎了一道,急的说:“你……你……一会准备好,我和玲儿先探探路,有没有一探便知。”说完也不理睬他们,随赵总走进草庐中察看,里头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但地面坑坑洼洼的,是被长到地面的树根顶起来的,树根粗壮虬结,好多都长出地面。我从西边的窗户望出去,原来在草庐后头生长着一株粗壮的槐树,槐树有七八米高,与四周的树木相互掩映,十分隐蔽,但这株树的树冠直径达到六米,年岁只怕不下千年,很有可能是曹操死后种下的。

    槐树之所以叫槐树是因为槐树乃木中之鬼。因其阴气重而易招鬼附身,此处乃是龙头所在,种植槐树,能够有效的增加整个墓葬风水的阴气,从而实现曹操不可告人的目的,这一带鬼怪众多,跟这棵槐树也是脱不了干系的。

    但槐树还有个可怕的作用,那就是束鬼,凡是百岁槐树,五步之内,鬼怪闯入必备吸附,不得而出;五百岁槐树,十丈之内,鬼怪逃避;千岁古槐,百丈之内,鬼怪遁形;两千岁槐精,千丈之内,鬼怪不入轮回,不归地府管制。

    眼前这棵槐树的年龄,据我测算,应该达到两千岁的树龄,也就是说,被其影响的范围应该是一千丈,只怕整个盘蛇沟都包括在内,难怪我们进入之后怪事频发,原来两千年的恶鬼都没能被鬼差带走,都藏在这狭小的盘蛇沟中,成了精了。

    赵总想了想,猜测说:“很有可能是曹操对付仇家的,就是要让闯入者死无葬身之地,不得转生,不入轮回。”

    赵总一言惊醒了我,我琢磨“不得转生,不入轮回”,自言自语:“那么说,曹操本人同样不得转身,不入轮回,他不入轮回,又能干嘛?”

    赵总笑了:“瞎想什么呢,他不是想做皇上嘛,自然是在湖底继续做他的皇上呗,估计丫的成了个大粽子鬼阎王了。”

    赵总的话让我越听越担心,他虽然是随口乱诌,可往往无心之言就会道出真相,我有一种隐忧,曹操搞出这么大名堂,就是为了在地下继续做他的帝王梦,成为鬼阎王。

    我们走出草庐,见四周也没有什么奇特之处,便让长河给我们指出龙墓入口的所在,准备下水探查。

    程根害怕龙神吃人,不敢下去,那套潜水服只好让荡荡穿了。

    赵总和荡荡穿上潜水服,我和玲儿不需要这些东西,但战术刀必不可少,关键时候遇到什么危险,还能用以防身。

    曹操的坟墓设计的可以说是完美无瑕,就连墓穴口所在都是位于龙眼之处,正所谓画龙点睛,他的坟墓正是点睛之笔。

    这一带的湖水很深,从湖边往里走了不到一米,脚下就是一空,我和玲儿整个人就沉了下去,我吃了一惊,这水怎么这么轻的?幸好我水性还不错,拉着玲儿,钻入水中,朝着当中龙眼所在游了过去。

    赵总和荡荡紧随其后,他们身穿厚重的潜水服,并不能像我和玲儿一样动作自有,来去方便,而且一入水直往下掉,惊得荡荡是手舞足蹈,还以为自己要沉入无底深渊了,我赶紧冲过去扶着他,打手势示意他不要紧张,慢慢就会飘起来的。

    赵总虽然身体胖,但潜水的功底还是不错的,下水后没有任何问题,已经和不远处的玲儿会合。

    荡荡慢慢的找到了感觉,在我的帮助下,游到了玲儿和赵总跟前,我打了个手势,让玲儿扶着点荡荡,让他先熟悉熟悉水性,毕竟这片湖水太过诡异,水质比起外头来说要轻一些,不明就里的人就极容易恐慌,要是没有潜水服,只怕瞬间就是死路一条。

    水虽然轻,但却很浑浊,黄绿色的杂质充斥了整个水体,当我们慢慢的靠近并且接近前方凸起的一片湖底山丘之时,我这才看清楚为什么水质如此浑浊了,原来在水下躺着无数的腐尸,这些尸体都没有脑袋,和长河所说的祭祀龙神正好吻合,但很明显,尸体并没有被吃掉,而是原原本本的放着。龙头位置的湖水千年不流,已然是一汪死水,故此死尸便和湖床底部的淤泥形成了一种黄绿色的脓浆,厚厚的一层,覆盖在底部,而且是向上扩散,将整个水体染了颜色。

    这样的情况我们四个人都看的是一清二楚,心里不禁都有几分恶心,明显整个湖水都充满着腐尸的味道。

    可我激动之下竟是猛灌了一口,嘴里头酸了吧唧,恶心的想吐可又吐不出来,别提多难受。

    我们没敢踩着下头的山丘行走,就是因为尸骨太多了,那种黄绿色的脓浆几乎达到两米之厚,一旦掉进去只怕会被黏住,再要出来还挺麻烦的。

    远远的看见前方湖底出现一座低矮的庙宇,分为三间,正当中较大,两侧应该是耳室,相对比较小一些,青色的琉璃瓦,红色的墙壁,颜色还挺鲜艳的,我不禁产生好奇,三国时期修建的,到现在这么多年,还这么新,用的什么材料呢?

    很快我们就游到庙宇上空,其顶部比较陡峭,那些死尸一般都没办法落在上头,最终都滚到了两侧,因此在庙宇前后堆积了厚厚的一层,尤其是前边,尸体几乎把门都给堵死了,想要进去都难,我们几个相互对视,都有些不知所措。

    要是非得从正门进去,就必须把堵住大门的死尸搬开,那样势必将地面两米厚的腐尸脓浆扰乱,登时就会弥漫开来。

    荡荡忽然发现左侧耳室的一角的瓦片少了两块,见微知著,就感觉有点问题,我心说这小子不愧对古董这一行这么精,眼力见不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