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恐怖小说 > 鬼摸金 > 第42章 怀疑难解 湖底龙墓

第42章 怀疑难解 湖底龙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休息了半个小时,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一点多,太阳偏西,盘蛇沟中已经没有了阳光,我们打点装备,由长河夫妻二人带路,沿着湖边起起伏伏的土路往北而走。

    据长河说,龙墓并不在崖壁当中,而在湖底开凿,所以,众人必须潜到水下。

    只因人手有限,离开夏侯村只带了两套潜水服,而且氧气瓶都相对较小,在水下作业只怕是有些困难,鉴于此处,除了我和玲儿,其他几个人,赵总自不必说,他肯定是要下去的,另外程根和荡荡任选一个,穿上潜水服,至于长河一家三口,我们并不愿意让他们一块下去,因为除了我,赵总也对他们三口有些怀疑,毕竟在黄泉水路上发生的事情有些难以说清,刺杀我们的那些人究竟是不是和他们串通了,我们也搞不清楚,此时就算问,他们也不会说,在水下不比地面上,下头凶险异常,一旦氧气瓶出现问题,不到三分钟人就得窒息而死。

    可长河说猴娃水性很好,到时候可以助我们一臂之力,赵总赶紧摆手说:“行了别说了,你们三口什么都没带,下去了我们还得照顾,干脆别下去了,我们四个先去探路,如果真的有宝贝,你们再想办法下去也不迟。”

    长河和二丫没有反对,他们两口子看了眼紧跟在身后的猴娃,然后互相对视了一眼,也没有说话。

    我就紧跟在这三个人身后,始终难以抹去心头的怀疑,我不相信他们没有问题,尤其是猴娃,看起来怪怪的,可我凑近了却又闻不到任何鬼气,看的猴娃发起脾气,朝我唬了一下,嘴巴张开的时候,我发现他的牙齿尖尖的,不大像人的牙。

    我一把就抓住猴娃脖领子给拎起来,另一只手将他脖颈子捏住,这丫脖子贼细,轻轻一捏,翻了白眼,差点没气了,他嘴巴张了开来,我仔细往嘴里看,满口的黄牙,是人的牙,可刚才怎么搞的,难道看错了不成。

    长河和二丫见我如此虐待猴娃,都对我不满,二丫赶紧将猴娃搂在自己身旁,紧紧的抱着,对我说:“你这老刘,平不无辜的折腾我娃干啥,你是闲的没球事干了,你还不如把你老婆看好,胡弄个啥呀嘛,我对你好吃好喝,你还怀疑上我了。”

    我没有说话,微微的笑着等她把话说完。

    长河见二丫跟我要吵,赶紧阻拦,我说让她说。

    二丫干脆把彼此之间的隔阂掰开了说:“你们对我三个人是不是起了疑心了,以为我们会暗中通风报信,和那些杀你们的人串通,然后分了你们的东西,是不是这么想的?”她看看我,然后又看看赵总,问:“赵先生,你也怀疑我,要不然不可能不愿意让我们下去。”

    赵总赶紧解释:“不是,你们什么都没带,光人下去还不得淹死,我到底是照顾你们还是不照顾你们?”

    二丫道:“不用,我们就是跟你们来走走,你们爱干啥干啥去,看不惯我们走人,没得被人冤枉,你们被人杀,我家长河和猴娃差点还送了性命呢,我找谁说理去?我敢打保票,我们根本不知道有人暗中埋伏了要杀人,我要是做了那事,让我不得好死,被野鬼吞了去。”

    赵总听她发誓恶毒,干脆就说:“好吧,我承认对你们有疑心,你们既然说没有参合暗杀,那我就信你们一次,你们也别赌气了,后头危险的地儿还多着,都留意着点。”他对程根和荡荡说:“你们也是,留意着点。”

    我听得出来他虽然外表解除了疑虑,可话语中还是透露着一丝隐忧,无形中提醒程根和荡荡谨防小心。

    二丫见赵总表明了态度,便不再计较,反而乐呵呵的笑了道:“还是赵总通情达理,这样多好,我们跟着也不觉得戳眼。”

    长河这时候指向水面北侧的一处山坳说:“快看那边,那就是。”

    我朝他所指的方向望去,视线飞过一片广袤的湖面,落在一处相对于四周地面凸起的山坳当中,这块地面的土和四周不一样,是红色的,而且湖边犬牙交错,当中有一大块伸入湖中的地面,使得湖水形状看起来像一条龙头,再回头沿着龙头往南观望,赫然便是一条横亘于盘蛇沟中的巨龙了,以前原本叫藏龙沟,这名字相对来说比较贴切,后来不知为何改了盘蛇沟,听起来不伦不类。

    当我问起此事时,长河说起了缘由,他说民国那会出了一场惨祸,村里人死了个一干二净,后来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土地改革,分田分地,县上便以优厚条件吸引了一批人来到这里定居,但方圆百十里都知道这片地儿阴气重,于是就请了道士镇邪,将此处的名字全部都换了,认为之所以闹鬼跟名字有很大关系,于是就将藏龙沟换成了盘蛇沟。

    有关风水龙脉的原理我也明白一些,当年曹操起名藏龙,正合此处风水,一旦改名,名不副实,自然会有所影响,但是,仅仅改名并不能起到实质性的变化,看四周树木葱茏,似乎也没做必要的修改,若是没有修改,那么,会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改名字之后,藏龙之气消失,风水被破;第二种,藏龙之气收敛,逐渐演变成一座更加恐怖的鬼墓。

    从我们这一路的遭遇来看,第二种的可能比较大。看来那道士是欺世盗名,将所有村民都给骗了。

    当然,这一点我还是不要说出来的好,一旦捅破这层窗户纸,那人心浮动,只怕再也没人愿意进入湖底龙墓了。

    绕过龙头的下巴部位,我们走上了那片红土山坳,此处正是位于龙嘴的边上,往里十多米就是山坳的尽头,山坳不大,但贴着崖壁搭了几座茅草房,长河说那是当年守墓人居住的草庐,不过,刚开始也用于祭祀,他带我们走过去看祭祀坑,正好位于草庐前头的平地上,地面上镶嵌了一个长形石槽,石槽的底部,位于一端,有脸盆大小的一个洞,下头挺深,在三米往下似乎别有空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