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恐怖小说 > 鬼摸金 > 第30章 曼珠沙华

第30章 曼珠沙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王玲凝神观察地下暗河两边密密匝匝的发光植物,忽然脱口而出:“彼岸花,这是彼岸花,别碰!”

    我正思考刚才那只手跟眼前这种植物叶子之间的关系,两者的相似度是越来越大,正想上去摸一把的时候,王玲突然一嗓子吓得我够呛,我说:“什么变化?吓死个人。”

    王玲说:“咱们真的是走到了地狱里来了,下头这条黄泉水路又叫忘川河,而忘川河边生长的植物就是彼岸花,又叫曼珠沙华。”

    我忽然醒悟过来,还别说,真的和传说中的彼岸花十分相似。

    关于彼岸花的记载出自佛经,佛经上说,很久很久以前,在某个城市的边缘开满了大片大片的曼珠沙华,他的花香是有一种神奇的魔力的,可以让人想起前世的事情。守护曼珠沙华的是两个妖精,一个是花妖叫曼珠,一个是叶妖叫沙华,他们守护了几千年的花儿,可是从来没有见过面,因为开花的时候,就没有叶子,有叶子的时候就没有花,他们疯狂的想念着彼此,并被这种痛苦折磨着。终于有一天,他们决定违背神的规定偷偷地见一次面。就在那一年,曼珠沙华红艳艳的花被惹眼的绿叶衬托着,开的格外美丽。

    最终天神怪罪下来,当然,这也是意料之中的。曼珠和沙华被打入轮回,并被诅咒永远不能在一起,生生世世在人世间受到磨难。从那以后,曼珠沙华又叫彼岸花,意思是开放在天国的花,花的形状像一只只在向天堂祈祷的手掌,可是再也没有在这个城市出现过。这种花最终是选择开在黄泉路上的,故此,佛经有言: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根据佛经传说,当年的曼珠沙华离开那座城市之后,无处着落,便生长在地府黄泉路上,凡是死亡之后途径黄泉路的鬼魂都能有幸目睹这离奇诡异的花朵,但是,无可否认,他们根本就不可能见到完整的花叶,因为曼珠花妖和沙华叶妖在天神的控制下永远不会重逢。

    我意识到刚才一直挂在王玲嘴边的地府终于成真了,我那心中小小的侥幸终究是被这地狱之花击打的支离破碎。

    我颓然的蹲下身扒着船舷,对王玲说:“玲儿,我对不起你,没想到……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

    王玲明白我心里此刻的感受,她也蹲下来拉起我的手,摇头微笑了:“我不后悔,就算天意不允许咱们在一起,咱们也要像曼珠沙华一样,就算步入不休止的轮回当中,我们也不能分开手。”

    我说:“那只不过是异想天开的传说,可你看看眼前这些花,除了叶子,根本就没有一朵的花是开放的,这说明什么,说明花一旦开放,叶子就会瞬间枯萎,花和叶子终究是不能相见的,哎,可悲啊,可悲啊,曼珠,沙华……”

    我正自愁苦的时候,发现身后的河道深处有船桨拨水的声音,回头看过去,就在后头十多米的转弯的另一头慢慢的探出一只和我们脚下一模一样的鬼船,船头前的水中飘着一只鬼猴子,那只鬼猴子却是绿色的,绿茸茸的就像发霉产生的一大团霉菌,用脑袋和脊背拖着船头,细细的四肢在水里头往前划,它正在拖着鬼船往前行,它就是在黄泉路上划船的鬼奴的化身。

    王玲好像被我刚才的话给搞的有几分伤感,思绪纷乱,自然也没有察觉身后有动静,我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头,然后指指她身后:“快看,又来了一艘鬼船,怎么他娘的又有人糟了恙了。”

    王玲经我提醒,有些不甘心的回头看,当即轻呼:“鬼猴子。”说着就要站起身开枪,我急忙按住她,让她别急,看看船上是什么人,是敌是友,再动手不迟。

    王玲摇头:“不行,我不能让鬼猴子得逞,他会把你带到地府去的。”

    我见她脸上的神情是悲苦中带着坚毅,我知道此刻她的心里比我还担忧,她这是在替我担忧。见此,我身心中某个幽暗的地方怦然荡漾,我几乎有种想哭的感觉,但是却咬着嘴唇笑了,我想如果不是在这般危机四伏的所在,我一定会把玲儿紧紧的抱在怀里,千言万语只化作一句谢谢。

    我感动的功夫,王玲根本没注意我的反应,而是端起ak-47,将枪栓拉上,子弹顶上了膛,瞄准了那只贴在远处船头上的鬼猴子,哒哒哒哒一连四五发子弹就给打了出去,ak-47的近距离火力压制性极强,是二战以来比较为全世界枪械爱好者所喜爱的一款,我后来走过许多地方,所使用的基本上都是这款枪,除此之外,还有手枪,手枪我还是最喜欢王玲送我的马卡洛夫,后来还有柯尔特1911,在这里就不赘述了。

    我们距离那条船已经不是很远,子弹全部都打中鬼猴子,但正如我所意料的,鬼猴子化作绿色轻烟飘散了,沉入水底消失。

    王玲忽然眸子睁大了眼睛,望着身后鬼船上头,吃惊的张大了嘴巴,喃喃道:“不,不,不可以……”

    我说什么不可以,仔细看去,就见这条船从转弯的隐蔽处慢慢的出现,紧跟着有两道黑白色的袍子映入眼帘,是两个高大的人影,这二人一前一后的站在鬼船中后部,身穿黑白二色长袍,峨冠博带,面色也是一白一黑,白的那位脸色比我刚重生那会还吓人,白的发青,眼窝子里头几乎都化脓了,两只眼珠眼看着就要从眼眶的脓浆里掉落出来。而另一个黑脸的比起非洲人来还要黑上几分,脸上干瘪到了极限,完全是一层黑紫色的皱巴巴的干皮贴在头骨上,活脱脱就是一具站起来的干尸,这二人嘴巴张着,似乎天生没办法合拢,细长如带的血舌从口中垂钓下来,均有一尺多长,飘在胸前。

    我脱口而出:“黑白无常!”

    ps:本书已签约,求推荐,求收藏,只有亲们的支持,我才能更加疯狂的写下去,快速更新,快速超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