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恐怖小说 > 鬼摸金 > 第27章 手雷炸漂头 诡船藏诡猴

第27章 手雷炸漂头 诡船藏诡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件旧事在我们这群摸金校尉中是广为流传,当时好多战友都羡慕楚王,说自己要是能被水鬼纠缠一次,那死也值了。

    但雍州、中原地面气候干燥,很少有大片的河水、湖水,故此,我们那群十分饥渴的光棍汉,每天晚上聊以打发的谈资就是女人啊,水鬼这些事情,所以,我对此十分的清楚,我后悔自己当初也说过那句话,说要是被水鬼纠缠一次,死也值了。当初也就那么一说,没有想到今天竟然应验了,我此刻是浑身无力,精神萎靡,水鬼纠缠人的伎俩果然是真实存在的事情。

    据说水鬼对人迷魂是为了索取,索取灵魂,索取金银,索取阳气,索取感情等等。一般索取灵魂的很少,因为水鬼本身就是灵魂之体,索取金银者,生前一般都是贪吝之徒,索取阳气者,是因为年老体衰,精气不足的缘故,而最后一样索取感情者一般都是年轻美貌的姑娘,生前感情不如意,或者是压根没谈过恋爱就死于江水之中,故此死后便要纠缠男子,实现她的梦想,当年楚王遇到的就是这种,和我此刻如出一辙,我意识到这头水鬼或许并不想害我性命,而是要跟我发生男女之事。

    这事要是放在以前,我是乐意奉陪,可现在我有了玲儿,我的整个心都牵挂在她身上,除了她我是谁也不能接受的,更别提是个水鬼了,跟水鬼做,爱,我觉得太丢脸,于是还是想挣脱束缚,逃到水面上去。

    我集中意志力的时候是能够动弹的,慢慢的朝水面上浮上去,水鬼明显有些着急,忽然就将我搂抱在怀里,一张轻柔的小嘴瞬间就贴在我的嘴唇上,我啊呀一声,甩着脑袋想要把她的嘴巴甩开,可是对方就像一只大水蛭一样吸附在我嘴上,怎么也甩不掉,那雪白的肉体化作了一张巨大的白色的肉囊,准备将我给装了进去。

    我知道当年的楚王、宋玉之流之所以感觉自己飘飘然进入巫山云雨的化境,其实是被这只大肉囊给吞了进去,然后和对方做、爱,制造一种虚幻的假象而已。

    我不能进去,我必须尽快将脑袋浮到水面上去。

    可大肉囊忽然间产生极为强烈的吸引力,将大量的水吸了进去,我的身体根本不受控制,也跟着往里钻。

    就在这时,我看到头顶上人影一闪,我的胳膊被一只手给抓住,那只手将我往水面上拖,我心里欢喜,很快脑袋就冒出水面,意识也从混沌中清醒过来,我见那人是王玲,惊喜无限,将她抱在怀里亲了一口,道:“好险,好险。”

    王玲被我亲了之后感觉嘴上黏糊糊的,拿手一摸,满手腥臭脓浆,鄙夷的看着我,她问我怎么回事?嘴上哪来的这么多浆糊?

    看到她做出这等表情来,我心里发虚,急忙解释是刚才在水下头和恶鬼大战,不小心粘上的。

    我不敢将水鬼和我亲、嘴的事情说给她,说出来只怕是不好解释,越描越黑,她就会气的不再理睬我。

    我问她刚才说好让你们沿着小路往前走,干嘛下来了?

    王玲说:“走了一阵子,担心你出什么意外,于是就跳下来看看,结果还真被我给料中,还好来得及时。”

    我心里也暗叫及时,要是稍稍慢个半拍,我就完蛋了,玲儿你只怕就再也见不到像我这般清新脱俗的老公了。

    我说事不宜迟,咱们赶紧往前赶路,也不知道赵总、长河一家三口都怎么样了,咱们尽快到盘蛇沟和他们会合。

    王玲忽然指着前头的水面让我看,说有一片黑影。我仔细看,正是那串人头,但看上去好像清一色的女人头,我说刚才那头恶鬼就是人头变得,咱们过去将丫的解决了先。

    按照我的方法自然是上去用拳头将人头一一捣碎。

    可王玲却不以为然,她说:“你那一套早过时了,现在咱们都有武器,用武器比拳头管用的多。”

    我问她:“什么武器?刀枪剑戟还是斧钺钩叉?”

    王玲说:“都不是,枪械和手雷,你不懂,一会完事我告诉你就明白了。”说着从腰间解下一块圆球状、黑色的东西,鸡蛋大小,她说这是手雷,打开盖子,拔下保险销,拉动扣环,紧跟着就朝前方水面上的上百颗人头给扔了过去,然后叫我低头藏到水下。

    我和她刚将头缩入水面以下,手雷就爆炸了,火光中肉末飞溅,人头全部都炸没了,肉酱子纷纷沉入水中,水面上漂浮起厚厚的一层人油。我心里戈登一下,可惜了这些大美女的脑袋,干嘛就不长在活人头上呢?

    手雷的威力果真是让我瞠目结舌,回忆起当时我看到一片人肉飞溅的壮观景象,整个人仿佛缩小了一圈,我那会根本不敢想象,人类竟然能够制造出这么厉害的玩意出来,要是放在三国,我把曹操、刘备、孙权全打趴下都是有可能的,我来一统三国,给那国家起个名字就叫雷国。

    王玲笑了说:“你这个老古董没见过的东西还多着呢。”

    我笑着摸了摸她的胸前说:“还想见见你这里边的宝贝。”

    王玲见我调笑,忙阻止我,我见她神色有些凝重,望着水面前方,似乎看到某种不太正常的东西,便也将视线投了过去。

    只见在刚才那些人头攒聚的地方,无形中出现了一条船,该船的船舷很低,仅有半尺不到,而且有一大半没入水中,水面上残留两寸余,几乎是贴着水面,暗黑色,故此不仔细看就很难发现。

    王玲说:“既然有船,咱们上船去吧,泡在水里还挺冷的。”

    于是我二人拨开水面上的人油和肉末,推着水来到了船边,扳着船舷爬了上去。

    我刚上船的时候还担心这条浅浅的小船承受不了我身体的重量,会被我给压翻了过去,可现实完全和我想象的不一样,这条船不但没有翻转,而且是纹丝不动,就好像下头被固定着一般,我上了船,发现船体挺深,船舷都盖到我的大腿,我使劲晃了晃,仍旧是一丝不动,我便放了心,拉着王玲的小手也上了船。

    王玲跟我一样,也诧异于这条船的平稳性,跟地面上一样稳定,一动不动,只是随着水流十分静默的往前飘,有一种死寂之感,她也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诡异而又平静的小船。

    正说着,我发现在船的另一头的角落里蹲着一只小小的动物,那动物浑身乌黑,盘做一堆,眼珠子又黑又亮,闪着寒光,看着我们,一动不动,就跟这条船一样诡异和平静。

    我吓唬了它一下,那动物仍旧是纹丝不动,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我想到了死尸,就跟我一样,我眼皮也没办法眨,我走过去蹲下身,凑近了看,发现这是一只黑色的猴子,身体很小,就跟猫一般大小,抬头目不转睛地看着我。

    我感觉他似乎不怕我,我就又吓唬它,不信它没反应。

    王玲让我别捣乱了,猴子万一跳起来掉进水里,那岂不是白白送了性命。

    我说好吧,但被好奇心驱使,就将战术照明筒打开照向猴子,我想仔细看看到底是什么品种,怎么这么小的。

    光芒刚落在那猴子身上,猴子吓得发出吱呀一声尖叫,丢了魂一般平地弹起多高来,直接就落在了水里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