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恐怖小说 > 鬼摸金 > 第10章 王玲竟然不是人

第10章 王玲竟然不是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我仔细看翠翠胸前的这副摄魂咒,他奶的,竟然和当年胡老道的手笔是如出一辙,我便大声问翠翠,身后到底是何方高人,还不快快现身。

    因为这个当年胡老道对我说过,操纵僵尸傀儡就跟巫蛊是一个道理,身后之人能够通过僵尸的五官接受到现场的情况,就连我此刻的说话对方自然都是听了个一清二楚,要不然也不可能如此顺手的操控着僵尸就对我展开厮杀。

    果不其然,翠翠背后那个人通过翠翠对我哈哈的大笑起来,那声音果然是个男子的声音。

    我直接问他:“胡青海跟你到底是什么关系?你为什么画的符咒跟他的一模一样?”

    那人被我这般问起,当即怔住了,没即刻回答我,过了一会,却诧异的问我:“你又是谁?你怎么知道胡青海这个名字?”

    我冷笑,我说:“你看看我是什么人,你们胡家做的好事,害了人还不敢承认了是怎么的,我就是比胡青海这头畜生害死在坟墓里的刘大麻子,我今儿是活了,他胡青海要是没死,让他来找我受死吧。”

    我这话说完自个都感觉不靠谱,这都一千多年,近乎两千年,胡青海能耐再大,就算得了麒麟珠的滋养,那也不可能活这么久,我感叹人事无常,当初我还以为我是这世上最悲催的人,可现在看看,情况倒过来了,三国时期的那些大人物,曹操、刘备、孙坚,如今哪个还活着?还不都死的连一根毛都不剩,而我这个小人物却硬是在这么多年后还坚强的活着,我可以说是三国时期最最牛逼的人物了。

    那男的通过翠翠问我:“你认识我祖先胡青海?”

    我哼了一声道:“岂止是认识,我和他当年可是战友,可惜,他心如蛇蝎,最终把我这个最好的战友都给害死了,你告诉我,他现在怎么样了?”

    那男的道:“他自然早死了。”

    这个结果我其实心里早就知道了,只不过希望能过此人的再一次肯定来完成我心中的那个愿望,给我流血的心划伤一个完美的句号,我心中的阴沉也因为对方这一句话而变得舒畅了许多,仇人死了,死的好。

    我笑了几声,可忽然胸口难受的紧,我发现尸毒已经深入到我的心脏,沿着血脉往脖颈上蔓延,我登时紧张的要死,这可怎么办?尸毒一旦上到脑部,我立时完蛋。

    我忙说:“以前的恩怨我们一笔勾销,今日也算是无怨无仇,还希望你能帮我解除了尸毒。”

    那人道:“替你解了尸毒,你说的好听,你就拿命来吧。”说着翠翠忽然变得狰狞了许多,张牙舞爪来扑我。

    万分着急之下,我灵机一闪,我当时跟胡老道在一起那是耳濡目染,对于鬼术也是知道一些,仔细回忆还是能够回忆起来的,就比如摄魂咒《通灵起度文》,我已经将全部文字回忆了起来,然后快速默念,然后手指着虚空,模仿着翠翠胸前的符咒画了出来,然后念了句:“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刚念完就听到那男子啊了一声,翠翠已经扑到了我跟前,张牙舞爪的身形陡然间止住了,然后双手垂了下来。

    我模仿胡老道当年镇鬼的手法,将手指头刺入翠翠胸前的符咒当中,然后道了句:“破!”,对方给翠翠下的摄魂咒硬是被我给破了,我以前可从来没有试验过,也没多少把握,情急之下姑且一试,竟然成功了,连我都感觉不可思议,原来鬼术挺好玩的。

    被我解了摄魂咒之后,翠翠算是自由了,很快便原形毕露,身体一瞬间了一个纸人摔倒在地上,紧跟着一道大火冲天而起,将纸人稍作灰烬。

    大火里头出现了翠翠的魂魄,飘飘荡荡几乎就像一缕青烟,我叫了声:“翠翠。”

    翠翠对我十分感激,可她被困在摄魂咒中有四五百年,早已经成了游魂野鬼,此刻解开束缚,她反而没有了依凭,不知如何自处,的确,她的魂灵在一个小时之内一旦找不到依附的东西会魂飞魄散的,我回头看看房冢,想起赵总给我准备的那具植物人女子很有可能就藏在房冢当中,不过此事还不能确定,我当即大叫王玲,看看她在不在里头,时间紧迫,能有她这个活人帮忙最好,我一连叫了好几声,王玲都没有反应,没道理呀,我看着她跑了进来,除了房冢,其他屋子早就是门窗不全,断壁残垣,我一眼就能看个底儿朝天,根本不可能藏人,肯定是在房冢里头,然而,她好端端的干嘛不回应我。

    翠翠的魂灵飘向了我,我上前拉她手,动作有些猛,扇起风来,几乎把翠翠的魂魄吹散,她失声惊叫,叫我别过来,我的心就好像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我说你怎么魂力这么脆弱,经不得半点风吹草动的?

    翠翠说自从死了之后就被胡家用摄魂咒摄住,这么多年来魂力早就丧失了,更不知道如何聚集魂力。

    我说你好好的用脑子集中一下念力,看能不能找回一丝魂力。

    她试了好几下,都颓然放弃,说不行,根本没有任何魂力,此刻她就像一个重病的人,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

    我叹了口气,安慰她,叫她别紧张,我来想办法。

    我走近房冢,从地上捡了块砖头朝门上丢过去,将门给砸开,然后往里望,却见王玲趴在地上,浑身扭曲成了一团,脸一片惨白,我吃惊,我说你怎么成了这样?可刚问完我就明白了,她根本就不是人,原来王玲跟我一样,也是僵尸。

    这一点我当初怎么就没看出来,而且,赵总他们也都没看出来,这是怎么一回事?

    王玲还没有死,她的身体受到了重创,躺在地上很难受,见我问她,就从昏迷中清醒过来,低声对我说:“块,快救我出去。”

    我见王玲还能说话,这一点又让我诧异起来,按理说僵尸、恶鬼一旦被桃树中的阳气镇压,那是顷刻就丧命了,怎么可能还撑持这么久?而且还能正常说话,这可不是恶鬼、僵尸能做出来的,就比如我,我是一点都不敢进去的,一进去立时毙命,我就问王玲到底是人是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