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恐怖小说 > 鬼摸金 > 第4章 闹鬼的老宅子

第4章 闹鬼的老宅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说起给我搞媳妇这事的确是有些突然,我还没做好准备,再说了一见面就谈这事,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劲,这赵总和我压根就不认识,仅仅的就凭借着王玲几句话以及晚上的一番关于古代摸金的交谈就拍板把我当了兄弟,我当真是有些不安。

    看意思是要把王玲嫁给我,这个万万不可,我对痴痴望着我的王玲最后是撂下一句话:“你该干嘛干嘛,咱两这一路走来也是清白如同那豆腐,你也没必要非得因为这个就嫁给我,所谓婚姻那都是你情我愿的,既然你不同意,我看就算了吧。”

    我说完示意她也别陪着我了,我这是已经是下了逐客令了。

    可她却没有走,她迟疑了一会,欲言又止,终于是说出了心里话:“其实我是想嫁给赵总的,可她一直没有表态,他最看不惯他的女人和其他男子有染了,你跟我今晚的事只怕是把他惹恼了,只怕是他已经打定主意要把我送给你了。”

    我登时无语,心里有那么点不甘心的凄然,我喜欢的女孩子原来心里有着别人,我这算不算是自作多情呢。

    可话说回来,我跟王玲根本就是八字上没有一撇,那些闲话只怕都是和王玲同去盗墓最后跑掉的那两个同伙说出来,他俩叫程根和荡荡,没有即刻逃跑,而是一路跟踪看到了,这一点也经过了王玲的认同,的确是这样。

    我心说这两驴粪蛋,外强中干,还盗墓呢。

    王玲心里还是有些不安,可最后只能离开了。

    这事还真是让她给蒙对了,她的这位上司,也就是赵总果真是个老滑头,把我也给套了进去。

    那是之后的四五天,赵总来对我说在他老家那边有一座五百多年前的老宅子,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无人居住,原因就是闹鬼,就连当年想要把这老宅子拆掉的人也都一一遭到不测,因此算得上是一座远近闻名的凶宅,四周是荒野一片,孤零零的一座大宅一年四季无人敢来,据说大半夜的从外头都能听到里头闹鬼的动静。

    他意思是我既然是鬼,这座宅子那是再好也没有了,让我就在这里头结阴婚,而且女子已经选好了,以前出过意外,正好适合配阴魂,就等着我前去呢。

    赵总对我友善,我也不好推辞,我答应之后便随他擦黑乘车从西安出来,往北爬上一片莽莽苍苍的渭北黄土高原,然后在铜川一个十分偏僻的山沟沟,名为王家沟,见到了那座宅子,的确和赵总说的一样,四周是荒无人烟,这座宅子看建设还挺别致,是我从来没见过的明朝风格,前后的楼房、抱厦走廊少说也有三十多座,共同构成一座恢弘大气的院落,我说这么好的宅子丢着多可惜的,竟然就没人居住。

    赵总与他的那几个部下跟我跟到距离宅子大门尚有三四百米开外站住了,说宅子当年是一户姓王的有钱人家的,可不知道为什么,一夜之间是死了个一干二净,据说跟一个女子有关,听说那女子的鬼魂儿到今天压根就没离开过老宅,她一直在寻找一个替身,我们呢就把那人送进去,一举两得。

    我说你考虑的够周全,千恩万谢。

    赵总见天色也不早了,就摆手叫我进去,他则和几个手下转身要走。

    我知道这一进去少说也得一两个月,我还是不放心王玲那事,就对赵总说:“赵总,告诉您个事,其实那晚我和王玲根本什么都没发生过,所以……”

    没想到赵总十分的开明,哈哈笑道:“这事我早就搞明白,纯粹是这两个兔崽子胡说八道,说你把王玲衣服都脱了。”

    我急忙辩解:“我的确是脱了她的衣服,可我不是……”

    赵总压根不想听我辩解,转身往回走,不再理睬我,我只好悻悻的挥挥手和他告别,然后一个人走向了这座空旷的老宅的大门方向。

    走了百十来米,回头见赵总他们消失的无影无踪,我竟然是有些害怕起来,我虽然知道自己是死而复活,可我感觉自己就跟大活人没什么两样,我生前挖坟掘墓,遇着真正的大粽子那也害怕,今晚把我一个人丢在这荒野老宅里,而且里头还有凶残恶鬼,她要是对我不客气,那我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

    我想到这里扭头往回走,可走出去两步,觉得太窝囊,自己是的纯爷们,干嘛要怕你一女的,没这个必要啊,女人在我跟前那都是雌儿,任由我摆布的。

    我于是强打精神,朝着那五大开间的大门房走去,当中是一扇镶嵌有大铜钉和狮子铜环的古式大门,当年应该是涂着红漆的,这么多年过去,虽然斑驳,但仍旧有那么一丝半点的漆块粘在上头,大门两侧是两尊十分凶悍的狮子,我看了纳闷,三国那会也有这种门前石兽,可都是那种可爱的造型,老宅干嘛要做的这般凶残?似乎藏着恶鬼在里头似的,我看了两眼这两只石狮子,他们是一动不动,我心说这就是两块普普通通的石头,纯粹是个死物,有什么可怕的,伸手就去推门,大门吱吱呀呀的打开来,我一步往里跨入,忽然眼角的余光瞥见左边的那头狮子扭头望向了我,一双眼珠子活脱脱是人的眼睛,我吃了一惊,忙停步扭头去看,那狮子果真面对着我,那双人眼却无形中消失不见了。

    我诧异了,难道是幻觉不成?

    我又看另一只,那只也在盯着我看,眼珠子所在是两个黑洞洞的坑,圆圆的,根本不像人的眼睛,我心说大概是我自个心中有鬼,看差了吧,便径直走了进去。

    刚走进去,两扇大门一下子就合上了,吱呀的一声十分的刺耳,我回头见门外头站着一个人,一个披头散发的人,身上挂着件白色的袍子,袍子很脏很旧,似乎历经了数百年岁月的侵蚀。

    我透过那垂掉下来的长长的头发,发现头发下的那张脸竟然是狮子的脸,大鼻子,凸嘴巴,嘴巴里有锋利的钢牙露出来,十分诡异的就和我来了个深情对视,还阴森地笑了。

    我大喝一声找死,伸手推门,可大门一下子就合的严严实实,我使出多大力气都拉不开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