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医流狂兵 > 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 暂时住在这里了

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 暂时住在这里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金剑一这个名字林涛当然知道,不但是知道,可以说,这个名字对林涛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

    林涛就是因为这个名字,接触到了《仙界往事书》的秘密,也是因为这个名字,知道了门的秘密。

    如果不是这个名字,林涛至今仍然蒙在鼓里,仍然是一个处在仙界底层和八大传承家族的人苦苦斗争的异类。

    金剑一,可以说是林涛的先辈了,是和仙界守护者们斗争的祖辈了。

    金剑一注意着林涛的反应,道:“你认识我?你听说过我?”

    林涛如实的点了点头,道:“不仅仅是听说过,我正是收到了你留下的信息,才找到了对付天行戊他们的法子。”

    金剑一脸上露出了欣慰的表,同时欣慰中也包含着不少的惋惜之。

    是啊,他原本苦苦经营,目的是从劫坏中拯救仙界。

    可最终杀死一个天行戊,还是没有完全将天行一族驱逐出仙界,仙界还是没有能够免于即将到来的劫坏。

    想到这里,金剑一无奈而又无力的叹了口气,悠悠的问道:“算算时间,劫坏应该快要到来了吧。”

    林涛无声的点了点头。

    金剑一道:“我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仙界被劫坏吞噬,却无能为力。”

    他眉毛一舒,又怅然道:“不过这样也好,总好过我们在这里人不人鬼不鬼的要强。”

    金剑一自嘲的苦笑一声,又抬眼看了看林涛,道:“我金家的后世子孙,都还好吧?”

    林涛一下子想起了金飞羽、金飞鱼,心里顿时感到一阵难过,勉强道:“还好,如果不是金氏族人的帮忙,我也不会找到打败天行戊的办法。”

    金剑一满意的点了点头,道:“看来,我金氏的后人没有给我丢脸。”

    林涛“嗯”了一声,突然又想起了另外一个问题。

    “金……前辈,我在《仙界往事书》还有其他传言那里听说,你是被天行戊他们bī)死的。”

    金剑一抬了抬眉毛,道:“你是想问,我为什么又会出现在这里么?”

    林涛回答“是”。

    金剑一盯着林涛的眼睛看了一会,悠悠的回忆起来,“传言并不一定就是事实,天行戊他们并没有真正的bī)死我。”

    “他们既没有杀死我,我也没有自尽,呵,像我这种人,怎么可能会自尽呢?”

    金剑一目光悠远,陷入了久远的回忆中,露出一丝狂傲的神态,同时举起了那只被割了无数次的手腕。

    “像我这种人,怎么可能自尽呢,我要用尽最后一点力量和敌人同归于尽的啊。”

    他的话锋一转,语气也渐渐的低沉下来,“可是,我最终还是失败了。”

    “他们没有让我痛快的死,而是想用邪恶的办法,让我不生不死。”

    林涛眼神里露出一丝悲伤,看了眼周围的环境,已经知道那个更邪恶的办法是什么了。

    金剑一道:“他们把我流放在这里,让我永生,但却不生不死。”

    说着,金剑一往其他人的上一指,道:“不仅仅是我,其他人也是,他们都是被天行戊这些人流放到这里的。”

    这时,灰头土脸的女人苦涩的笑了一声,道:“其实,我们这些人还算幸运的,还算比较正常的活着。”

    林涛听不大懂这话是什么意思。

    灰头土脸的女人看了金剑一一眼,好像在征求他的意见,金剑一沉吟了片刻,终于点了点头。

    灰头土脸的女人这时才对林涛说道:“你跟我来,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林涛因为没有腿了,行动不便,灰头土脸的女人干脆将林涛背在背上。

    然后,他们钻进另外一头的隧道,大约走了一刻钟左右,女人抬头向上瞅了瞅。

    “应该就是这里了,一会你千万不要出声,不然会害死我们。”

    林涛一脸的认真,点了点头。

    灰头土脸的女人这才背着他从那个隧道尽头的洞口缓缓钻了出去,穿过层层的流沙,他们重新来到了地表。

    现在还是黑夜,空气骤然凛冽清新起来。

    灰头土脸的女人指着远处,道:“你看那里。”

    林涛眯起眼睛看了过去,一个人形的神秘生物正用禅杖将一个人砸死。

    砸死那个人以后,人形生物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等在那里一动不动。

    大概一分钟左右,那个被砸死的人又重新复活,然后又被那个人形生物重新砸死。

    这个过程不断的重复,恐怕在林涛没有看到以前,就已经几千几万遍了。

    灰头土脸的女人道:“看到没有,如果当初我没有救下你,这就是你现在的下场。”

    “而且,更恐怖的是,你每次重新复活都会有前一次复活前的记忆,每次你的恐惧都会不断的累计。”

    林涛知道,这类似于玩游戏的时候卡到了某个bug,那个守在那人边的人形生物就是bug。

    林涛心头发颤,小心翼翼的问道:“外人不能救他一下吗?”

    如果有外人引开那个人形生物,这个人是不是就不用卡在那个bug,不断的经历死亡了。

    灰头土脸的女人摇了摇头,一脸的难过,道:“如果能,你以为我们忍心看到他这么不断的遭受折磨么?”

    “你说的方法,我们不是没有尝试过,但是完全没有效果。”

    女人重重的叹息一声,背着林涛乘着流沙返回地下,空气再次沉闷起来。

    两个人重新回到石室,金剑一将众人一一引荐给林涛,又从一个小石坛里面倒出两碗酒水似的东西。

    其他人看到这两小杯不足一握的酒水,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但谁也没有提什么要求。

    金剑一道:“林涛,这酒是我们自己酿的,今天就当给你接风洗尘了。”

    这句话既有几分自嘲的苦涩,也有几分苦中作乐的豁达。

    林涛道:“金前辈,说来我们也是有缘,在来这里以前就相识了。”

    金剑一道:“林涛,从今往后这里就是你的新家,我们就都是你的亲人了。”

    林涛道:“大家自然是我的亲人,不过,我们还有共同的敌人。”

    “总有一天,我们一定要离开这个鬼地方,一定要穿过重重的星系中心,回到仙界!站在天行一族的面前!”

    林涛就这么在这里住了下来,转眼间将近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

    这半个月以来,林涛一刻也未曾踏出地下城,不仅仅是因为他没有脚,同时还有其他种种原因。

    比如,夜里外出太过危险,比如没有那个必要。

    这天,金剑一将所有人召集到了一起,道:“今天天亮了,风妹,你带着林涛出去看看吧。”

    灰头土脸的女人风蔷低低的应了一声,道:“知道了。”

    金剑一叹了口气道:“其他人跟我来吧。”

    风蔷背着林涛来到地面,天空中挂着一大一小两轮烈。

    在两个太阳的共同烘烤下,再加上傻子本就非常不容易散,整个地面如同一个巨大的烤炉。

    恐怕地球上最炎的地方,温度高大四五十度,甚至五六十度,和这里相比也要差了那么一些。

    林涛没过多久就感觉不太适应了,而风蔷恰恰相反,似乎非常享受眼前的太阳的温度。

    风蔷看着林涛的样子,道:“长时间在地下,偶尔出来晒晒太阳,有好处。”

    林涛没有回应。

    风蔷过了一会儿,又没话找话道:“你知道为什么我们只有白天才能出来么,因为夜里太危险了。”

    林涛还是没有回应。

    风蔷终于有点忍不住了,道:“你怎么不说话呢?”

    林涛瞅了女人一眼,道:“这个星球上,我是说,这个世界,只有你们这十几个人吗?”

    “还有,这个星球这么大,你们十几个人是怎么遇到的?”

    “因为我看你们几个人,好像况也都和我一样,被诅咒了。”

    “你们也不能使用神通和仙力,不能飞行,如果仅仅靠走路的话,找到一个人那无异于是大海捞针吧?”

    风蔷沉默了一会,似乎在思考林涛的问题,然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这个问题,该怎么说呢?”

    林涛道:“先解答我第一个疑问吧。”

    风蔷点了点头,道:“简单的说,这个星球是流放者的星球,所以不仅仅是我们十几个人,我们只是其中一个小团体。”

    “像是我们这种小团体,苟全命藏在地底的,多的根本数不清。”

    “我们十几个人之所以能够见面,嗯……和我们发现你的原因差不多。”

    “我们都是从你说的那个茅草屋,被天行一族流放到这里的,对了,那是个单向的传送点,即便你在那里等待传送再次开始,也是没有办法回到原来的世界的。”

    林涛点点头,说道:“这我知道,我尝试过。”

    风蔷继续道:“简单的说,金剑一前辈在那个门的附近布置了很多指示的标志,让每一个从仙界被天行一族流放来的人,都能很轻易的找到我们。”

    “当然了,这些标志也不是万能的,也有很多人最终和我们走散了。”

    “只不过最近几年,因为……某些原因,那个门附近的标志遭到破坏,都已经不存在了。”

    “所以,当你也被流放到这个星球这个世界的时候,并没有看到那些标志。”

    “说起来,你还是很幸运的,竟然被一大群恶灵追杀,不知不觉的就逃到我们的头顶上来了,还凑巧就那么让我发现了。”

    风蔷说着说着,不免又是一阵唏嘘。

    林涛一直认认真真的听着,时不时的点头表示同意,等风蔷说完,林涛的表再次严肃起来,道:“我还有个很重要的问题,希望你不要对我有任何隐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