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医流狂兵 > 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林涛发功,金飞羽服了

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林涛发功,金飞羽服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如果用一个字来形容金飞羽现在的心,那就是“啪”!

    多么痛的领悟。

    多么残酷的现实。

    多么戏剧的人生。

    原来她一直深深依赖的人,一直是仇人扮演的。

    原来她以为早已经死绝的仇人,一直潜伏在自己的边。

    而现在,她现在父亲、妹妹和族人被抓住了。

    兄弟背叛师门了。

    她差点还要献给仇人。

    太讽刺了。

    金飞羽眼前一黑,脑袋一阵阵摇晃,只差一点晕厥过去。

    不过最后,她稳住了。她要坚强,她不能晕倒在这里,不能晕倒在仇人的上。

    所以,她蹭的一下跳了起来,和林涛彻底拉开距离。

    可是当她站起来时,她才发现自己上一丝不挂,玉体完完全全的被林涛看光了。

    金飞羽又是痛恨又是羞耻,赶紧从旁边扯出一条被单裹住。

    金飞羽眼中迸出仇恨的目光,声音颤抖的嘶吼着:“林涛,为什么,你不是死了吗?为什么啊!”

    林涛找了一张椅子,优哉游哉的坐了下来,淡淡的看着金飞羽,就像欣赏一件艺术品。

    金飞羽又道:“卓大哥呢?他现在在哪里?你什么时候假扮他来的?”

    林涛道:“飞羽啊,你到现在还没想明白吗?你是个聪明的女人,还是你根本就不愿意想那种可能?”

    听了林涛的话,金飞羽的眼中突然泛起了恐惧。

    林涛继续道:“从一开始就只有我啊,既然林涛没有被卓长生杀死,那么卓长生从一开始就是假的啊!”

    金飞羽感觉整个世界顿时崩塌了。

    她的眼前突然黑暗了。

    她的耳朵突然失聪了。

    她脚下的双膝突然无力的软瘫下去,金飞羽瘫倒在地,任由遮盖物滑落。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金飞羽受到一重又一重的精神打击,失神的自言自语。

    突然,两行清泪从她的美眸中滑落。

    她看着林涛无力的嘶吼着:“林涛,你到底要怎么样啊!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我啊!”

    说着,这位骄傲无比的大小姐,竟然像个孩子似的痛苦起来。

    她的自尊心在林涛面前,已经被践踏的体无完肤,成为一滩烂泥。

    她对这位仇人的仇恨,在一次次的折磨打击中,已经化为乌有,变得苍白无力。

    她不时的嘶吼着:“林涛,你到底要怎么样啊,你还要什么啊?”

    “我什么都没有了啊!我的家族没有了,我的卓大哥也没有了,你还想要什么,要我吗?”

    金飞羽的啜泣声在房间里久久的回dàng),凄惨的声音,不由让闻者受到感染。

    良久,有个人轻轻的托住金飞羽的肩膀,将她拥入肩头。

    然后,一条干燥温暖的毯子被盖在了金飞羽的玉体上。

    金飞羽惊讶的抬起头,看见了一个熟悉的又有些陌生的面孔。

    当年在红袍众中手握大权、后来又彻底沦落成为林涛同党的银月看着金飞鱼,温柔的笑了笑。

    这位金飞羽昔的盟友道:“你知道我当年

    悟出了个什么道理吗?”

    金飞羽在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银月淡淡道:“永远都别跟林涛为敌。”

    永远别跟林涛为敌?

    这不等于自甘堕落,自甘屈服吗!

    金飞羽虽然对此不屑,也没有表现在脸上,更没有出言相讥。

    她只是紧紧的抿住了嘴角。

    林涛走到金飞羽的面前,蹲下来,两人面对着面,眼瞪着眼。

    林涛问道:“金飞羽,你还想不想救你的妹妹你的父亲出来?”

    金飞羽迟疑了一下,咬牙道:“想!你愿意帮我?”

    林涛道:“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一般这种时候我都要提出条件。”

    金飞羽盯着林涛的目光,道:“只要我能做到的条件,你尽管说。”她不自觉的低头看看自己的体,道:“不过,我现在没有多少交换的筹码了。”

    她将自己的体当成交换的筹码。

    为了救妹妹和父亲出来,她可以毫不犹豫的献给仇人。

    可惜林涛的目的不在于此。

    林涛摇了摇头道:“我不要你献。”

    金飞羽目光诧异,道:“那你需要我用什么交换?”

    林涛却没有正面回答问题:“金飞羽,我们有相同的目的,你为了救出你父亲和妹妹,而我是为了扳倒那位大人物。”

    “说实在的,我跟金家没有多少仇恨。当然了,我没有天真到相信金家也会对我没有仇恨。”

    说到这里,林涛停顿一下,用眼睛打量金飞羽。

    金家大小姐冷冷的说道:“这个当然。”

    金家有将近一半的人想要亲手手刃林涛,还有另外一半的人希望看到林涛被别人亲手手刃。

    这就是林涛在金氏族人心目中的地位。

    林涛不在意的继续道:“不过,我对金家和红袍众没必要做到你死我活,没必要把对方bī)入绝境”

    林涛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一旁的银月无奈的翻了翻白眼,嘴角抽动两下。

    你还说没有把对方bī)入绝境。

    你都把红袍众的公署给烧光了,资料搬空了好么?

    你都把金家的高手消灭干净了好么?

    和你为敌是什么下场,看看卓家不就知道了么?

    林涛仿佛感受到了银月浓厚的鄙视心,立即补充道:“当然了,我和家族之间有时候真的到了你死我活的程度,有很多时候我也不得不狠心下手。”

    “所以,我的主要敌人从来都是那一位大人物。我相信,你们金家和王家有很多针对我的密谋,或者其他见不得人的活动,都是那一位大人物暗中授意的吧?”

    金飞羽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她的目光中已经默认了这种解释。

    林涛道:“所以,这位大人物不但对我、我们来说是仙界最大的威胁。对你们这些老牌贵族来说,也是最大的威胁。”

    金飞羽仍然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林涛没词儿了,忍不住道:“金家大小姐,你同意还是不同意,给个话啊?”

    金飞羽高冷道:“你继续往下说,我一直在听。”

    林涛无奈的摊摊手,只好继续往下说:“

    但是,那位大人物具体是什么实力,你们金氏一族肯定比我们更加清楚。”

    “我们在这里讨论我们的对手,甚至连名字都不能提。正面交手呢?我们更加没有胜算,和送死没有什么区别。”

    “所以,对于这样的对手,我们只能智取。金飞羽,我现在对你只有一个要求,保持现在的份,继续当你的金家二小姐。而我也继续当我的卓长生。至于怎么对付搬到那位大人物,我心里已经有个计划,只是现在还不到时机,希望你耐心等待。”

    林涛的话已经说的很客气了,半是安抚半是解释,竭力拉拢金飞羽这个盟友。

    金飞羽的确心动了,但是她最担心的却是父亲和妹妹的安危:“如果你的计划迟迟不实施,我救父亲和飞鱼来不及了怎么办?”

    林涛摇了摇头:“不会的,那位大人物和他的同僚们之间的权力整合,短时间内不会有结果的。在这段时间里,你父亲他们绝对是安全的。”

    金飞羽沉吟着,低头想了想,点头道:“我暂且相信你,不过只要我听说我父亲和飞鱼他们有危险的信号,我会马上采取行动的。”

    这时,林涛的同伴们陆陆续续走进房间。

    这座看似飞起的小竹屋,其实就是林涛和蝴蝶她们约定的会面地点。

    只不过他们约定的会面时间是第二天的中午,而不是这天晚上。

    蝴蝶她们特意早到了一天,本来是想做一些准备。没想到却看见林涛领着一个女的进入竹屋。

    于是,这些人快速隐藏起来,很恶趣味的想看看林涛和这个女的之间会发生点什么。

    蝴蝶道:“师弟,看来你很有cāo)守啊,人家都这样了你心里都岿然不动,定力不错啊。”

    林涛嘿嘿的摇了摇手,十分受用,道:“哪里哪里,这都是小事。”

    周灵绣道:“林涛,你最近人品有长进啊。”

    赵明庭道:“你该不会是发现我们了,才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事吧?”

    林涛道:“我能不能把持的住,你们两个不是最清楚的吗?我是正事当前,美人坐怀不乱啊!”

    赵明庭和周灵绣一齐向他投去了鄙视的眼神,“你还能要点脸不?”

    ……

    当年,金氏的一位祖先让那一位大人物和他的同僚们感到巨大的威胁。

    这些年龄都和仙界一样大的大人物们不惜联手除掉了金氏的那一位祖先。

    然后,他们掩盖了这段历史,让一切归于尘土。

    无尽岁月以后,金氏家族已经换了好几代人,而仙界的大人物们依旧是那几位。

    金氏当年之所以能让他们感到威胁,原因不外乎两点。

    其中之一是他看过仙界《仙界往事书》上的内容,上面一定记录着什么对那几位大人物不利的信息。

    所以,林涛他们的下一步计划就是夺取《仙界往事书》。

    他们当然不可能直接去偷拿卡要,一来没那个勇气,二来不想花样作死,实力作死。

    要拿到那本书,他们只有智取一种途径,可问题是他们智商也比不过那位大人物啊……

    就在这时,老头子突然提到了一个人名,给几人带来一丝希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