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医流狂兵 >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金战疯咬!金氏全族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金战疯咬!金氏全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金战步伐艰难,从林涛面前走过,走到庭院的圆形拱门。

    林涛大叫一声:“金战,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金战停住脚步,道:“被恶狗咬的,这是我们家里的私人恩怨,不管卓家的事。”

    因为卓长生即将和金飞羽成婚,消息在金家甚至金水城传的沸沸扬扬,金战对林涛印象十分恶劣。

    在金战的眼中,所有的金氏族人全部都是敌人!

    一个铤而走险的想法在林涛的脑海中逐渐酝酿。

    林涛道:“什么叫不管我的事,我们两家以后在一起的机会还多着呢。”

    金战轻蔑的笑了一声:“你还真是好意思啊,娶到金飞羽那样不干净的人,你还真是幸运啊。”

    这时,金飞羽刚好推门出来,自然而然的听到这句恶毒的攻击,脸上瞬间笼罩一层乌云。

    金飞羽走到金战面前,“啪”的一声就是一个耳光。

    打的金战向后踉跄两步,差点跌倒在地。

    金战怒目而视金飞羽:“金飞羽,你敢打我?”

    金飞羽这会儿怒气已经消退,渐渐的恢复理智,有点后悔了。

    这个金战可是那一位上仙的弟子啊。

    虽然他姓金,虽然他名义上仍然是金家的人,虽然他还不算是上仙的关门弟子。

    但是,打他的脸就相当于打那一位上仙的脸啊。

    这个后果不是她一个金飞羽就能承受的。

    金飞羽心里有点儿发虚,脸上故作镇定,道:“我为什么不敢打你,你刚刚污蔑我的那些话,就算是你师父听到了,他也不会饶恕你的。”

    金木把脑袋扭向一边,不再说话。

    良久,他缓缓的站了起来,冷淡的道:“金大小姐,你该骂我也骂了,该羞辱我也羞辱了,现在请问我可以走了吗?”

    金飞羽不耐道:“金战,你这是什么态度?你只知道怪其他人,就不知反省一下自己么?而且,腿长在你上,你想走就走。”

    金战讥讽似的拱拱手道:“那,金大小姐,卓公子,我就不叨扰你们了,我滚了。”

    说着,金战拖着沉重的体,消失在围墙后面。

    “哼,”金飞羽狠狠的攥起虎拳,捏的咯吱咯吱作响。

    一拳挥了出去,卷起一阵强劲的无形罡风,将远处的一小片竹林震得枝叶乱颤、群魔乱舞。

    林涛抓起金飞羽的玉手,放在自己的手心,道:“飞羽,你别跟金战一般见识。”

    是的,金飞羽气哭了。

    她美眸中噙着泪水,泪水在眼眶里面打转,随时都要流淌出来的样子。

    金飞羽气道:“这个金战,真是越来越过分了,竟然这么说我。卓大哥,你相信我,我是清白的。”

    林涛柔声道:“我相信你,飞羽,你清白的。”

    金飞羽直视着林涛的眼睛,目光摄人心魄:“卓大哥,你绝对、绝对的要相信我,我真的是清白的。”

    林涛道:“我绝对绝对相信你,不管林涛是怎么说你的,我都相信你。没有半点怀疑。”

    于是,心机婊金飞羽燕语呢喃一声,扑倒在她卓大哥的怀中。

    半晌,林涛平静的道

    :“飞羽,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我一会儿出去一趟。”

    金飞羽伏在林涛的膛,温柔道:“有什么事,交给其他人去办不就行了。你是客人,还用得着亲自跑一趟?”

    林涛道:“我去拜会一个朋友。我在龙炎城有个朋友。”

    金飞羽抬起头看了看林涛,道:“看不出来,你这个不擅交际的人,在这里还有朋友。要不然我跟你一起去吧?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你角色转变的还真是快啊。

    “咳咳,”林涛解释道:“我这个朋友……怎么说呢,带着你去不太好,是那种酒朋友。”

    金飞羽掩嘴轻笑道:“看不出来,卓大哥你还有酒朋友呢?也罢,那你早去早回,晚上我父亲还要找你和云松一起用晚宴呢。”

    “一定一定。”林涛答应着走出院落。

    出了金家府邸,林涛在府邸外面绕了一圈,穿越了条街道,钻进一家阁楼里面。

    阁楼里面有个房间,穿着一便装的南宫甲就呆在房间之中,呆在这里准备随时策应林涛。

    林涛开门见山道:“南宫先生,我想请你来帮个忙。”

    南宫甲没有任何犹豫,道:“我呆在这里就是为了帮你忙的,你说说况吧。”

    林涛开口问道:“金战这个人你了解吗?”

    南宫甲果然是掌握了一手报,立即爆出金战的根底,如数家珍。

    “……金战和金家人的关系,向来不睦,以前金战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但是,成为那一位大人物的弟子以后,他们之间的矛盾渐渐的就显露出来。”

    林涛点头道:“是这样的,南宫先生,一切如你所说。”

    南宫甲绕着房间走了两圈,忽然问道:“你突然问金战的事,是想做什么?”

    林涛直言不讳:“你觉得,那一位大人物怀疑金木和沈星月以后,金木和沈星月会彻底和他们的师父决裂吗?”

    南宫甲想了想,摇头道:“不会,金木和沈星月一定会想明白,这其中有什么误会。他们虽然不能猜到具体这其中是怎么做的,是谁做的,但一定明白有人从中作梗。”

    林涛补充说道:“所以,金木和沈星月对他们的师父仍然不会死心,即便他们的师父对他们痛下杀手。”

    南宫甲点头称是:“没有错,更何况他们师父痛下杀手并非出自本心。这更容易让人同和原谅。”

    林涛沉声道:“所以,我们要彻底让他们师徒决裂,让扳倒那一位大人物的左右手,仅仅凭我们目前所做的是不够的。”

    “那又该如何?你有什么想法了吗?”南宫甲好奇的望着林涛。

    林涛道:“我们可以利用金战和金家的矛盾,来策划一个计谋,当然计谋成功与否。我可以毫不犹豫的说,七分靠的都是运气,剩下三分就看金战有多少说服能力,那一位大人物能接受多少了。不过,我事先说明,先不要对这两样东西抱有期望。”

    说着,林涛坐到南宫甲的对面,附耳轻声两句。

    “只需如此如此……”

    南宫甲一边听林涛的陈述,一边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末了,南宫甲再次施展两极反转

    ,摇一变变成了卓云松的模样。

    金战最相信谁?自然是眼前这个卓家的少年了。两人年龄相仿,少时又是关系极好的伙伴。

    即便到了现在,两人也有共同的敌人,比如说卓长生,比如说金家家主金壬。

    南宫甲变成卓云松,抬起袖子转动一圈,“林涛,你看我像吗?”

    林涛打量他一会儿,道:“卓云松这小子,上有一种痞气。不过,以你目前的状态,金战也绝对看不出来端倪。”

    南宫甲立即生出一的痞气。

    林涛点头道:“现在我看着就很像了。”

    真正的卓长生,这个时间点恰好不在府中,于是南宫甲大摇大摆的走进金家府邸。

    “金战呢?”南宫甲随意抓起一个比他略小的金氏族人问。

    那人弱弱的摇了摇头,一副畏惧他的样子:“刚刚走。”

    南宫甲立即追赶上去,终于在一处拐角追到金战。金战看到小伙伴,脸上出现一丝惊骇。

    “云松,你怎么来了?”

    “我听到你在金家受到的待遇,我就赶紧过来了,没想到你走的那么快。”

    “金家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我越早走越好。”

    “哈哈,”南宫甲爽朗的一笑,道:“的确是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我也非常讨厌这里,讨厌到了极点。”

    金战眨眨眼睛,“你大哥要和金飞羽成婚了,你不感到高兴吗?”

    南宫甲揣测金战的心思,冷笑道:“高兴?我凭什么高兴,我得不到金飞羽那个女人,我恨我卓长生,我也恨金飞羽。”

    金战的脸上露出同病相怜的同之色。

    我也恨啊,兄弟。金战的眼神无声的诉说着。

    南宫甲幽幽道:“真不想看到这种结局啊,可是好像又没有什么办法。”

    金战一脸的失落,道:“这都是不能改变的事,”他突然咬牙切齿:“我好恨啊!”

    南宫甲突然想到了什么,道:“我倒是有个主意,有个办法,只是不知道……不行,不行,这个办法不行。”

    他言又止,擒故纵,抓起对方的好奇心以后,又一个字不提。

    这种人好讨厌啊。

    金战被这句话勾得心里痒痒,他现在就想让金家受到苦头啊。

    金战连忙道:“云松,咱们两个都是好朋友,有什么办法你就直说啊!”

    南宫甲连连摇头,道:“不行不行,绝对不行,正因为我们两个是朋友,我才不能给你说这种话。这……太有损德了。”

    如果林涛在这里,一定会忍不住笑了出来。说的好像让谁去扎小人诅咒对方似的。

    金战恨恨的跺脚,大声道:“云松,你要心里还有我这个朋友,你就告诉我到底是什么办法?”

    “只要能让金家不好过的,无论我会受到什么惩罚,我都愿意做啊!我看见金壬金飞羽他们现在的样子,我心里难受啊。”

    南宫甲定定的看了同伴两分钟,终于叹了口气道:“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你凑过来,我告诉你……”

    金战把脸凑了过去,耐心的倾听起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