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医流狂兵 >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金壬求情!家主颜面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金壬求情!家主颜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龙炎城,金家府邸。狂沙文学网

    大人物坐在上首,淡淡的品尝一盏茉莉香茶。

    金家家主金壬为首,金飞羽姐妹、金鼎等一众人,神态拘谨的陪坐在下面。

    金战侍立在他师父的左近,低头看着桌上的茶水。

    大人物缓缓开口道:“金家主,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

    “呃……”金壬沉吟着,斟酌着,慢慢的吐出几个字:“实在想不到金木会做出这等事来。”

    就这么一句?

    这就完了?

    大人物抬眼一看,表有一丝丝的不悦。

    金战道:“金家主,金木和沈星月现在潜逃在外,各个主城都没有容之所,如果他潜藏回来,你怎么处置?说说你的态度。”

    金家家主沉吟道:“如果金木回来,我第一时间就向上仙报告,第一时间扣留金木!”

    金鼎补充道:“不但如此,我们金家还会派出人,主动搜集金木,尽早将金木捉拿归来。”

    应该说,金家能够拿出这样的态度,表现已经相当不错了。

    所以,即便是大人物,脸上也露出了比较满意的表。

    但是这里面有一人还是不满意的,那就是金战。

    只不过,此时此刻,他的师父就坐在这里,是没有他这个配角说话的资格的。

    “金家主,希望你们说到做到。金战,你如果想的话,就先留在这里,正好你有段时间没有回到金家了。金家主,不用相送了。”他的师父说完,扬长而去。

    他走出房间,走到院子里,脚尖在地面轻轻的一踏,他的体就浮空起来。越来越高,越来越远,最终变成了一个极远的人影,“嗖”的一声,如离弦之箭飞走了。

    一时间,房间里剩下只剩下一群姓金的人了。

    确认那位大人物走远以后,金家家主扭过头,埋怨道:“金战,你刚刚为何不帮你大哥说两句话啊?”

    金飞羽也说道:“我了解你大哥的为人,他绝对不可能做出那种事的。”

    金鼎道:“你应该说说的。”

    一时间,仿佛所有人都在埋怨、责怪金战。就好像他如果帮金木美言两句,金木的罪责就会全部抵消一样。

    金战隐忍着,任由这些话语传入耳膜,渐渐的感到不耐烦了。

    “你们让我说话,你们倒是教教我们,我该说些什么啊?”金战大声道,五官扭曲起来。

    一个后辈在众多金氏族人面前如此态度,金家家主感到不满,皱眉道:“金战,注意你说话的态度,这里是金家,你也姓金。”

    “呵呵,”金战冷笑两声,道:“是,这里是金家,我也姓金。不过抱歉,我目前不能算是金家的人了,自从走出金家的大门,我就不算是金家的人了。”

    这个十来岁的少年,当面顶撞金家家主,而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金家家主脸上涨红,有些挂不住了,“你嚣张什么?你一天姓金,你永远姓金!今天我们以长辈的份教训你两句,你就听不进去了?”

    “哦?”金战强忍着膛里面的怒火,表面上装出淡淡的模样。

    他越是这种满不在乎的表,金家家主就越是愤怒,这让金战感到万分满意、心里暗爽。

    所以,他要将这种

    淡淡的装bī)贯彻到底。

    金战冷笑两声,道:“金家主,你非要今天把话都挑明了说么?”

    “你什么意思?”金壬额头青筋暴跳。

    “什么意思?我的意思是,你们还真没有资格教训我,现在只有一个人有资格教训我,那就是我师父。难道你的意思是,你们和我师父平起平坐?”金战淡淡道。

    这可是大不敬的话,小小的金家家主甚至连想都不敢有一点这方面的想法。

    金家家主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苍白了。

    金战淡淡的看着他,无比的满意,道:“而且,金木的事,你们怪我没有求是吧?”

    “实话告诉你们,我还真就求了,跪在地上求,可怜兮兮的说,师父,大哥他真的不会做这种事啊!”金战痛苦恳求的模仿着。

    “可是,看到你们金家今天这幅样子,我有点后悔了。我根本犯不着为你们这群人求,浪费感。”

    “金家主,你摸着良心说说看,你们对金木是什么态度?对我又是什么态度?”

    “金木在你们眼里,那就是金家的骄傲,万人捧着,千人跟着。我呢?我就是一个姓金的杂种,你们恨不得把我早踢出金家!”

    “现在你们如愿以偿了,我的师父好心收留了我。我早就应该跟你们划清界限了。”

    金飞鱼一直静静的听着,脸上的表紧绷着,这时终于忍不住,说道:“金战,我们不是这么想的。”

    金战看了一眼金家二小姐,目光变得温柔温和了一些,轻轻道:“飞鱼姐,我知道你可怜我,一直把我当成亲弟弟对待,但是某些其他人不是这么想的!”

    金飞鱼摇摇头:“其他人也是这么想的。”

    但是,金战笑了笑,“飞鱼姐,你不用说这些了,事实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心里比谁都清楚。”

    “在某些其他人的眼里,”金战目不斜视的道:“我只不过是一个不知道自己父亲是谁,母亲又早死的野种,我跟随我母亲的姓才姓了金。”

    “所以呢,我也不用自怨自艾,因为他们把我当成外人,这也是个既定事实而已。你说是吧,金家主?”金战以无比戏谑的口气道。

    啪!

    金家家主猛的一拍桌子,震得众人浑一哆嗦,整间屋子瞬间被紧张的氛围包围了。

    那一个瞬间,金家家主的脸色变得无比沉,寒声道:“金战,你最好别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只要你一天姓金,金家就有资格管你。你师父也不会反对我这么做的。”

    “哦?是吗?”金战轻蔑的一撇嘴,道:“我倒是想见识见识,你金家家主是怎么管到我的。”

    “你找死!”

    金家家主怒了,彻底怒了。

    不仅仅是因为丢脸,还因为眼前少年的嚣张态度触怒了他。

    如果今天不给他一点颜色看看,今后还有什么威慑力继续担任金家数百个族人的家主?

    怒火中烧的金家家主,大步走到金战面前,抓起他的衣领,生生的把少年提了起来,悬在半空中。

    所有人的脸色都充满惊骇,难以想象失去理智的金家家主会让少年付出怎么样惨痛的代价。

    啪!

    金家家主一个巴掌贴了上去,少年的脑袋被打的猛的

    一甩,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脊椎骨错位断裂了。

    金战的脑袋耷拉下来,软塌塌的,由脖子的肌连接着,但是抬不起来了。

    “现在你见识到了吗?”金家家主瞪着眼珠子嘶吼道。

    金战的脑袋依旧耷拉着,不但抬不起来,也无法吐出一个半个字来。

    他半张着嘴巴,干巴巴的嘎动两下,膛起伏着,目光也十分呆滞,但充满恨意。

    金飞鱼立即跪在金家家主脚下:“父亲,你出手太重了!这么下去金战会死掉的!真的会死掉的!”

    金家家主目光犹豫了一下。

    金飞鱼更加大声、更加急迫的道:“父亲,就算他真的说错话了,那也轮不到我们来处罚他啊!如果他的师父知道了,我们整个金家恐怕都要遭受灭顶之灾啊!”

    这话说到点上了。

    就算金战姓金,但既然成为了那位大人物的弟子,要杀要剐就永远也轮不到金家了。

    他金家还没有那个本事和胆子,敢动那位大人物的东西。

    趁着金家家主意志松动的档口,金飞鱼夺过瘫痪了的金战,重新复位了他的脊椎。

    金飞鱼捧着金战的脑袋活动两圈,终于松了口气道:“还好没有伤到根本。”

    金战刚刚从鬼门关走了一遭,这会儿站也站不起来了,脑袋也抬不起来了,说话也没有力气了,一开口就像三天没吃饭一样。

    “飞鱼姐,谢谢你。”金战温柔的道。

    金战心中担心着家主还会对他不利,道:“金战,能不能走动了?现在快回到你师父哪里去吧!”

    听到这么温柔的话,这名少年眼中流出泪水,哽咽道:“飞鱼姐,我在世上只有你这么一个亲人了。”

    金飞鱼微笑道:“说什么傻话,快回到你师父那里去吧?现在起来吧,走动走动。”

    金战费了一番力气起,缓缓的环视众人一圈。

    金家家主和金飞羽冷漠的注视他,金鼎看向别处,其他人也都在催促他快走。

    没有人同他!

    没有一个好人!

    金家没有一个好人!

    金战缓缓的站了起来,拖着疲惫受伤的体,踉踉跄跄的走了出去,留给众人一个骄傲可怜的背影。

    ……

    林涛……啊不,卓长生和卓云松受到金家家主和金家大小姐的烈邀请,来到未来的老丈人家参观考察。

    卓家兄弟抵达当天,金氏一族举办了盛大的欢迎仪式。

    欢迎仪式上,不少金氏族人都偷偷盛赞金家家主的高明举动。

    “卓家到达今天这种地步,金家竟然还主动联姻,两家不只是利益相关,还是真啊。”

    “家主也很有眼光,看到了卓长生上的潜力,和卓家联姻不吃亏的。”

    “而且,飞羽被林涛那个狗贼陷害到这种程度,王家二公子又莫名其妙的死了,能嫁给卓长生也很不错了。”

    这样,“卓长生”这只潜力股很轻易的被金氏族人接受,并且在金家住下了。

    这天,林涛来找金家家主商谈他和金飞羽的婚事,走到院落门口时,撞见了一名跌跌撞撞、踉踉跄跄出来的少年。

    金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