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杀鉴 > 第十章 直播杀人

第十章 直播杀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任平生的神出鬼没,让钟无常心中一惊,片刻便恢复正常,他冷笑连连,盯着任平生,目光不屑,杀气腾腾道:

    “热闹了,又来个不怕死的东西。”

    任平生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那平静如潭的眼眸溅起涟漪,嘴角上扬划出一道似笑非笑的阴冷弧度。

    “你是迫不及待的寻死吗,那我成全你,正好,让我活动活动筋骨。”

    钟无常闻言,怒极反笑,看向任平生的眼眸中冰冷至极,堆满了漠然,那样子就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慕泉与钟无常的反应正好相反,任平生的深不可测,他是见识过的,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噩梦,深知自己没有与此抗衡的能力,这让他有些惶恐不安。

    任平生对于钟无常的狠辣目光熟视无睹,他默默地从裤兜里掏出了手机,面对着手机说道:

    “我给你实况直播如何。”

    手机里传来幕阑珊咬牙切齿的厉声:

    “好主意!”

    任平生找了个好位置,把手机竖起来,正好可以把整个办公室都拍摄进去。

    钟无常屹立原地,神情狂傲,背负双手,一副目中无人的姿态,像是一尊凌驾众生之上的神袛。他通过手机的画面,看到了视屏另一端的慕阑珊,冷笑一声,厉声道:

    “哦,原来是那条漏网之鱼,你放心,我绝不会让你孤孤单单存活与世,一家人还是整整齐齐的上路吧。”

    任平生的眸光越发冰凉,他望向钟无常反问道:

    “慕霆是谁杀的。”

    “是我,就像这样一把掐断了他的脖子,他临死前的表情我到现在都还记得。”

    钟无常残忍无比,冰冷无情,他盯着慕阑珊,一边用手比划着,挑衅的眼神与戏谑的语气将任平生满腔的怒火彻底点燃。

    “你想让他怎么死。”

    他眼眸中的杀意正在酝酿,盯着钟无常,向慕阑珊征询意见。

    “我要让他生不如死!”

    手机里传来慕阑珊声嘶力竭的大喊。

    慕阑珊话音刚落,任平生身如离弦之箭飞射而去,几个闪影之后,突然在钟无常的面前乍现,他挥起臂膀,一拳打出,裹挟着一阵劲风呼啸而过。

    钟无常孤傲无比,阴沉的眼眸中堆满了轻蔑,他完全没把任平生放在眼里,依旧屹立原地,静静的看着袭来的任平生,在瞳孔中急剧放大的拳头并没有让他感到丝毫的害怕。

    任平生的袭杀,在他看来就是一种赤裸裸的挑衅,这让他忍无可忍,凶相毕露,一步跨出,同样的举拳砸去。

    “膨…”

    沉闷的碰撞声猛地炸响,在空气中波及开来,周遭的玻璃瞬间支离破碎零落一地。

    “你就这点实力吗。”

    任平生摇了摇头,他很失落,钟无常在他看来弱得可怜,让他提不起战意,象征性的试探,三分力道的一拳,他都难以抗衡。

    强大的力道,浩浩荡荡,绵绵不绝,让钟无常一阵心悸,右臂不受控制的剧烈颤抖,酸痛难耐,先前的轻视之意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了,他知道自己遇到了狠茬子,面色不由地凝重了起来。

    可是,任平生那副风轻云淡的姿态,在他看来倒像是对他的无声嘲讽,他怒火中烧,绝不容忍受到半点轻视。

    “你给我死!”

    钟无常被愤怒支配,情绪彻底失控。他面目狰狞,一上来就动用了全力,整个人如同一颗炮弹射了出去,速度极快,几乎达到了世间的极限,带动空间都在震颤,轰鸣不断。

    他修长的身躯化作一道模糊的黑影,如同鬼魅一般扑了上来,不过一个眨眼的功夫,便与任平生近在迟尺,血色的匕首在指掌间乍现,向任平生遥遥刺去。

    任平生心中微惊,钟无常的速度竟与他不分伯仲,他倒也不惧,镇静自如,杀气内敛,抬手猛地一拍腰间剑鞘,清脆的剑吟长鸣不断,透露着一股嗜血如命的喜悦,杀剑出窍,锋芒毕露,冰冷刺骨的杀机全面爆发,浓郁的死亡气息也随之弥漫开来。

    任平生一步跨出,便与钟无常近在咫尺,扬起手中的黑色杀剑,狠狠向他力劈而去,中途撞上了血色匕首,金属碰撞声炸响,刺耳欲聋,伴随着一道火花四溅。

    “叮,叮当…”

    钟无常吃痛倒退,他依旧不敌,右臂皮开肉绽,已经没有任何知觉了。血色匕首也脱手而出,颓然坠地,清脆的声响,像是他依仗幻灭的声音,突如其来的绝望深深抓住了他的心,捏得紧紧的,就连呼吸都困难了起来。

    “你让我很失望。”

    任平生的轻语令钟无常脸色涨红,羞愧难当。面对不可战胜的任平生,他感到深深地挫败与无力,情急之下,看向慕泉,大喊道:

    “慕泉,你觉得你能撇得一干二净吗,他会放过你吗。”

    任平生搭话:

    “不会。”

    “慕泉,不如我们二人联手,先把碍事的人处理掉,大蛋糕的划分我们慢慢商议,如何?”

    慕泉面色阴沉,沉默不答。

    任平生却不给钟无常任何求生的机会,他手持黑色杀剑,再次攻杀而来,狂风骤雨般的剑招将钟无常笼罩,要彻底绝了他的生机。

    钟无常面色焦灼,此时的处境危急,稍有不慎便身死当场,他一边苦苦招架任平生的猛烈攻势,一边大喊:

    “慕泉,你是打算坐收渔利吗,你也不看看你有那个资格吗。”

    慕泉听闻此言,脸色涨红,狠毒的目光死死盯着深不可测的任平生,他知道钟无常说得是对的,拱手让出自己绸缪已久的蛋糕,贪得无厌的心很是不甘,但是总比一无所得要好,终究还是迫不得已的做出了妥协。

    “你二我八,你若同意,我…”

    “我同意…”

    钟无常不等慕泉说完话便连忙回应,他面色阴沉,出于无奈,不得不答应慕泉的条件,望向他的眼眸闪过一抹狠绝的杀机。

    他心高气傲,怎能忍受幕泉的趁火打劫。可是,面对任平生的步步紧逼,他疲于招架,早已遍体鳞伤,鲜血淋漓,再无援手,命不久矣。

    慕泉的插手,让任平生停下了对钟无常的攻杀,他岿然不动,镇静自若,以一敌二,完全不惧,云淡风轻的姿态,透露出一股内心而发的从容与淡定。

    慕泉同意联手,让钟无常心中的压力剧减,又升起了一丝希望。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话虽如此,可是在他的心中依旧对幕泉有所警惕,充血的眼眸望向任平生,凌厉的杀意彻底爆发,然而一把黑色杀剑让他的目光突然凝注,他的面色越发凝重,抬起的步伐突然停驻,不敢轻举妄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