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杀鉴 > 第三章 慕阑珊的心思

第三章 慕阑珊的心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脆弱的生命,总在呼吸间无声消逝…”

    冰冷无情的话语,从四面八方传来,像极了死神收割生命前的低语,让人心间蒙上一层厚厚的阴霾。

    黑色的夜如同是有质无形的恐惧,在无边无际的蔓延,裹挟着一股冷冽的肃杀之意逐渐将众人淹没。

    移花接木得到慕阑珊的命令,站了出来,说实话,他们对上任平生,心中也是不停发怵,这简直就是漆黑的噩梦。

    “唰!”

    黑影消失不见,这倒让二人跳动的心脏不禁一颤,他们屹立原地如泥塑木雕一般不敢轻举妄动,紧张到屏住呼吸,左顾右盼,竟然察觉不到丝毫空气波动的痕迹。

    忽然,接木身后生风,芒刺在背的感觉,让他胆颤心惊,毛骨悚然,脆弱的生命已经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黑暗中的狩猎者牢牢抓住了他一刹那胆怯的时机,瞬息间向他扑杀而来。

    “木行,移形换影。”

    接木惊恐的眼眸中溢满了惧意,他神情严肃,在情急之下,猛地跺脚,双手结印,身影逐渐模糊,近乎透明。

    “只有软弱的人才会逃避,天涯海角又如何,神圣的死亡与你如影随形!”

    “我找到你了!”

    参杂着丝丝笑意的话语,在接木耳畔炸响,他惊恐万分,死亡的威胁在逼近。

    “不好。”

    接木大惊,拼尽全力急忙逃离隐匿的地方,可是,他动作再快也敌不过任平生的鬼魅身影,强势霸道的攻杀将他牢牢锁定,插翅难逃。

    他恍惚间,隐约看见一双泛着幽光的眼眸,与他近在咫尺,骇人又可怕,仿佛可将人的灵魂吞噬进去。

    “噗。”

    强势霸道的一拳痛击在接木的胸口之上,他喋血倒飞,砸向山体,后劲全面爆发,山体瞬间龟裂,山石滑落,将他掩埋。

    失去意识之前,他清晰的感觉到浑身上下完好无损的骨头几乎所剩无几。

    一击秒杀!实力的碾压。

    夜深,夜色如同浓墨一般稠浓不堪,昏暗的路灯再也起不到任何作用,伸手不见五指的色彩,寂静得让人恐惧。身陷其中,就仿佛沉溺在冰冷黑暗的深渊,有种难以呼吸的窒息感,令人烦躁不安,心生逃离之意。

    这一幕,彻底让慕阑珊的心沉了下去,多次遇袭都能死里逃生,让她产生了侥幸心理。任平生出现之际,她根本没放在心上。

    现在,残酷的现实终于让她醒悟,阿虎四人都是自身难保,护她周全更是妄言,看来这次真的是凶多吉少了,或许此地便是她的埋骨之地。

    这让她想到了一句话:

    “为了遇见你,我把好运气全都用完了。”

    “到你了。”

    任平生将目光放在了移花的身上,透体而发的凌厉杀意像是锋利无比的刀片,野蛮粗暴的划过她的心灵。

    移花默默地抽出了背后的长剑,凌厉剑光,冲天而起,划过长空,一闪而逝,手中的长剑给予了她一定的倚仗。

    可是,剑倒是有点不对劲,不再像以前那么的得心应手,运用自如。沉重万钧的感觉,让她有些力不从心,纤细的手指在控制不住的颤抖,她心生胆怯,控制不住自己,又岂能掌控手中的剑。

    她知道没有退路可寻,明知不敌也要硬着头皮面对死亡,或许这就是身为保镖的使命,就算要死也要死在雇主的前面。

    “别在黑暗中祈求光明,别在绝境中寻找生机,一切的努力全是徒劳!”

    “死!”

    潜行在黑暗中的任平生再次雷霆出手,虽然目标是个样貌不错的女人,但他心中可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觉悟。

    移花的眼神冷冽无比,眸底到底还是溢出一抹惧意,她不再迟疑,舞动长剑,向着正前方迎了上去,心中很清楚,这一去可能不会再活着回来,可自尊使然,宁死也不愿退后半步。

    黑暗中,什么也看不见,一道掠影闪过,突如其来的拳头在移花的眼眸中迅速放大,她仓皇之际,连忙扬起手中的长剑。

    “铛…”

    金属碰撞声炸响,伴随着火花四溅,在漆黑的夜幕中显得格外刺眼。

    移花不敌,后劲强横,让她踉跄倒退,手中的长剑脱手而飞,颓然坠地。

    她站稳脚跟,惊魂未定,喘着粗气,那张娇好的面容早已花容失色,布满了骇然,心间滋生有一种立马逃离此地的冲动。

    “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浸溺在恐惧中活着!”

    死神的低语还未落地,任平生再次动身,痛下杀手,他游走黑暗,无声无息,向着移花的方向一路疾驰而去。

    移花姿立原地,无动于衷,终于向死亡做出了妥协,她眼眸黯然失色,转身望了一眼被埋进山石的接木,闪烁的泪光隐含着一丝不舍,还有一段刻骨铭心的深情厚谊。

    这时,任平生突然感觉大脑一阵眩晕感袭来,伴着针扎一样的疼痛,让他心中咯噔一下,心想坏了,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下一秒,他的双腿像是失去了大脑的控制,膝盖一软,整个人跪伏在地,双手抱头,痛苦的呻吟着,发出一阵阵野兽般的嘶吼,如鬼哭狼嚎,摄人心魄,不过片刻,他便彻底昏迷,倒地不起。

    “……”

    这充满戏剧性的一幕,让众人有点难以置信,都在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

    杀手倒地昏迷,危机就这样解除了?

    “大小姐,趁现在杀了他,以除后患。”

    阿虎率先清醒,向慕阑珊提醒道,他望着昏迷的任平生,依旧心有余悸,简直就是他的噩梦,不,应该是所以人的噩梦。

    “不。”

    慕阑珊摆手拒接了阿虎的提议,她盯着倒地昏迷的任平生,皱起秀眉思索片刻,才开口说道:

    “看他这副样子,应该受伤颇重。现在落在我的手里,谅他也也翻不出什么大浪。更何况此人能力超群,日后若是能为我所用…”

    阿虎不死心,神情十分严肃,再次向慕阑珊耐心劝告道:

    “大小姐,此人桀骜难驯,毫无人性,怕是养虎为患,我看不如此时趁他病要他命。”

    “这事暂且不议,不知何人欲要杀我后快,既然如此,我何不将计就计。把他先带走,我倒要问问幕后黑手究竟是谁。”

    慕阑珊看起来柔柔弱弱,想不到此人善于功于心机,城府颇深,果真是人不可藐相,海不可斗量。

    阿虎按照慕阑珊的指示,将劳斯莱斯推下了山崖,现场打斗的痕迹不需要刻意布置就足够激烈明显,他扛着不省人事的接木,兰瑟提着任平生,几人就这样徒步离去。

    第二天,慕阑珊遇袭下落不明的消息,在天朝各大媒体和报社上了版面头条,关注度不亚于总统上任,由此可见阑珊集团在天朝的影响力。

    慕阑珊平静的看着手机上的新闻,她不言不语,冷艳的嘴角划过一抹上扬的弧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