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 第三十七章.异状

第三十七章.异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事实上京北高中是周边有名的学校,有风纪委员辅助老师工作,京北高中的校风校纪都还可以,大部分学生安分守己,颇有一种二次元中‘度过青春洋溢高中生活’的意思。

    但不管哪个学校都会有蛆虫存在。京北高中从高一到高三的不良学生也有那么一小撮人。

    因为北川寺之前‘声名远播’,这才导致他上两天学就被这一小撮人各种找麻烦。

    但除开这一小撮人,其他的学生都还算不错。

    至少大部分人都只是议论,没有搭伙集体对北川寺落井下石霸凌。

    而此时底下的不良们人心惶惶,腿痛又深怕自己跪的姿势不标准又惹来北川寺的毒打,只能硬着头皮,动都不动一下。

    过了好一会儿,北川寺才冷淡出声:“今天的事情我希望你们——”

    “我们一定不会说出去的!”有人急忙开口表态。

    对此,北川寺只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这直勾勾落到他身上的目光,让这个恨不得立马拍胸口表决心的高年级学员头皮发麻,嘴巴动了半天,硬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北川寺又说道:

    “今天的事情你们能扩散多远就扩散多远。”

    “啊?!”

    众多不良都开始怀疑起自己的耳朵了。

    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现在问自己是不是听错会不会被打?

    谁不想自己的风评好一点?

    至少这些不良就从来没想过自己那点儿破事被人拿去到处说。

    但北川寺没有兴趣去研究一群不良的想法,他再看了眼整整齐齐跪着的不良学生们后,对着身后的池上与濑树说道:“你们两个把这些人的名字班级都记下来,他们中有谁没按照要求把我揍他们的事情扩散出去,那你们俩就打电话给我。但要是你们两个包庇不告诉我的话,那就做好住进医院的准备。”

    濑树、池上听了这话只觉得脸上的肌肉都挤成一团了。

    这不明摆着让他们得罪人吗?

    而且自己还完全没有反抗之力。

    “反之,被濑树、池上他们有报告上来的话,那我就不讲道理,你们统统来领一顿打。”

    “听好了,一个星期后我来验收成果。”

    北川寺脸色一冷,黑色的双眼眯起,目光飘过所有不良的头顶,声音冰冷道:“除此之外,我不希望你们这些人再去骚扰其他学生。再听到这些不好的谣言,我见你们一次打你们一次,要是真被我听到了,那你们最好祈祷自己运气够好,碰不到我。”

    这个人果然是魔鬼吧?!

    诸多不良听了北川寺的话只觉得头冒虚汗。

    不仅执行连坐制,他稍不顺心就是一顿打,这谁顶得住啊?

    可他们也没办法。

    总不可能一辈子都躲在家里吧?

    日本私立高中的学费一年算下来要一百多万日圆呢,一直躲在家里,最后肯定也会被家里人逼着出来上学的。

    北川寺留下这番话后深深地看了一眼厕所最深处的隔间,转身问濑树与池上要了他们的联络方式与家庭住址后就离开了。

    只留下濑树与池上满头大汗地面对这些垂头丧气的学长们。

    好半天濑树才扯出一抹笑容来,他尽量用商量的口气说道:

    “那个...不要急,学长们,都慢慢来登记啊。”

    ......

    这样一来整个京北应该就不会有不长眼的不良找自己麻烦了,自己的生活也相对于恢复平静。

    虽说可能没有很多人想象中的那种‘青春气息洋溢的粉色高中生活’,但北川寺对一个人的高中生活也甘之若饴。

    有人说话当然好,但那也得建立在不打扰他生活的程度上。

    北川寺提着自己的学生提包重新回到高一一班中。

    原本还气氛热闹的高一一班转瞬安静下来了。

    诧异不解的目光都看过来。

    显然这些同班同学们都没有想到北川寺竟然能毫发无伤的从男厕中走出来。

    这其中也包括正傻眼看着北川寺的麻宫瞳。

    小女孩儿眼神都看直了,直到北川寺坐下,她才勉强回过神来。

    “北、北川同学?你没事儿吧?”

    坐在身边的北川寺既没有少胳膊也没有缺腿,这让麻宫瞳有些不太敢相信。

    “还能有什么事?”北川寺将教科书取出塞进桌洞,回过头说道:“进去之前我就说过了,讲道理,不动手。”

    虽说形式有些弄错,但总体上来说确实是用物理的方式好好儿地与对方讲了道理,只动了脚,连手都没动。

    麻宫瞳眨眨眼睛,小脸红了红,声音细细地道:

    “是、是这样吗?看来前辈们还是都挺好说话的啊...”

    麻宫瞳也不多问,稍微用力地握了握小拳头,似乎在庆幸北川寺会遇上这么一群‘好说话’的前辈们。

    随后她又像是想到什么事情一样,又从加厚裙袋里面摸出钱包,零零散散地摸出了三万日圆以及各种硬币。

    麻宫瞳有点不太好意思地说道:“北川同学,昨天我去家旁边的诊所看过了,医生说只是简单的淤青伤痕,稍微消毒用了点跌打伤药就好了,这里是剩下来的钱。”

    她还在为自己最终花了北川寺将近一万日圆感到歉意,但北川寺却为这个小女生性格之好感到讶异。

    这还真是个好孩子。

    不说多的,至少这钱进了北川绘里的口袋里面,北川寺就肯定别想再把钱拿回来——

    北川绘里越来越没大没小了,似乎也是有些摸清了北川寺的性格,只要不触碰北川寺的原则,那她就相当为所欲为。

    再看看现在的麻宫瞳。

    竟然还主动把钱退给他。

    北川寺回想到今天拿神谷未来与北川绘里比,现在再把北川绘里与麻宫瞳比一比...

    果然做人不能太攀比。

    北川寺粗略得出来的算术结果是:麻宫瞳>北川绘里>神谷未来。

    见麻宫瞳还伸着手,把钱双手捧着递给自己的样子,北川寺这才下意识地反应过来。

    他把钱推回去,神色平淡:

    “麻宫同学,这些钱是我赔给你的医药费,你就不要再推辞了。”

    “你总不想看着我良心难安吧?”

    他不由分说的样子使麻宫瞳看得略微一呆。

    很快她又反应到这样是不礼貌的,于是急急点头道:

    “那、那我存着这笔钱,等以后北川同学要用钱的时候再来找我,我把钱还给你。”

    她声音结结巴巴的,不一会儿小脸上就冒出了虚汗。

    见她这个模样,北川寺下意识地皱了皱眉。

    大冬天的莫名其妙冒虚汗,这明显有些不太正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