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雪狐乾坤录 > 第二百三十四章 婚姻交易

第二百三十四章 婚姻交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凌霜占艳菊花凝露潇洒地甩出青丝若隐若现地挡住樱唇,笑道:“你输了!”

    此话传入莫莹耳畔之际,这魂符是六十八隔断之空后发先至,率先将莫莹白打造就出来的磁暴挡在身外!

    “轰!”

    一堵不可逾越的高大灵力之墙唬的莫莹目瞪口呆!

    磁暴未曾奏效,反而被凌霜占艳菊花凝露抢占先机使一招社燕秋鸿的身法,先令魂符之五十一破军缚束缚莫莹,再逮着灵络拉开和莫莹的距离。

    至此,莫莹便轻易落败!

    莫莹垂头丧气道:“凌霜占艳菊花凝露不愧为十花之首数字四!手段比我高明多了!”

    凌霜占艳菊花凝露慕地将怜月溪的笑容映入眼帘,身子刚站定落在空地上,心道:“这怜月溪摆明是在给我留下制造不可反驳的理由,她好像胸有成竹一般!众多女子中应该属她心机较深了!”

    这时,罗弋风踱步迈出,听褒姒催促道:“上吧!我的鬼帝罗弋风!这第二场非你莫属了!”

    凌霜占艳菊花凝露砰砰心跳,“他会刻意输给我吗?他若刻意输给我,是不是就表明他……他……他心中也有我……”

    罗弋风瞅着凝露一字锁骨下的数字4,不由得浮想联翩,“美在骨,不在皮,最是适合花魁凌霜占艳菊花凝露的美貌了,想必那里都可以养鱼儿了。”

    褒姒一反常态,居然没有刻意吃罗弋风的醋,只是催促道:“还不出手!”

    罗弋风使用白打中一招大鹏展翅,侧着身子像是滑翔一般靠近凝露;凝露一怔不知所措,心道:“他真的会出手打我么。”

    这时,那早朝内勾着的左手腕眼见带着红色灵力就要来击打凝露的腹部。

    可是!凝露此刻似乎感觉没人怜她爱她一般,顿时心灰意冷——女人的拗劲儿主宰她心理的一切。所以她甘愿认输——她高仰着头,闭上双眼挤出泪花,静待罗弋风战胜她欺负她。

    罗弋风怪讶地喊道:“你躲啊!”

    千钧一发之刻,罗弋风陡然回收左手肘上的力道,猛地要回旋半圈。一时间,罗弋风的鼻尖恰好触碰到了凌霜占艳菊花凝露的蔽膝之衫,一股菊花淡香沁人心脾,令罗弋风手忙脚乱即要踉跄倒地。

    “诶哟!”罗弋风大叫。

    凌霜占艳菊花凝露睁开眼,下意识要去伸出柔荑来牵罗弋风慌乱之手。

    “啊!”凝露晕红着脸娇声叫道,并被罗弋风倒地的劲道拽翻。

    两人就滚落在地上,翻来覆去!

    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仿佛滚落在地的不是尴尬,而是享受!

    半晌,两人匆忙起来,忙各自拍打自身上的灰尘,来掩饰不安和希冀。

    “我输了!”罗弋风边傻笑道,边在心中打量各种说辞和理由为凝露开脱!

    “哼!”莫莹醋心大发,狠狠地抬起脚登地。

    这时,褒姒飞出暗海沙滩,以全新的短曲裾两重窄袖衣惊艳众女,迅捷地落在凝露对面。

    凌霜占艳菊花凝露喜不自胜,见罗弋风的确有意偏袒自己,自信心大增,可再一看褒姒的冷傲和不可一世,顿时自卑之感便浇灭了自信心。

    这边,唯独怜月溪瞥了眼褒姒,嘟囔道:“在暗海沙滩换衣服,他看不到吗?哼!怪不得那时他一脸的陶醉!”

    凌霜占艳菊花凝露一惊:“这褒姒不仅仙姿玉色,连修真灵力都如此之高吗?我竟然不能窥探她的级别!”

    褒姒说道:“冰花潇湘馆本来跟冰城已经势同水火,可偏偏你的善良和机遇使得你跟他有千丝万缕的缘分!你已经连胜两场,照理说我已经输了,可若就此弃权,想必她们会不乐意!所以你我一战自是不可避免!”

    凌霜占艳菊花凝露说道:“莫莹输在经验上,鬼帝……鬼帝……是认可我的……你……”

    “闲言少叙,你也务虚徒增烦恼!咱们熟胜熟负还难断定!”褒姒正中下怀,心道:“诸多女子,各有千秋,我也不能太悖逆弋风的意思,你属于冰花潇湘馆,倘若你真的反水,对邪姬帝妃肯定不利,就这点?我也得将就一下!”顿一下,又想到:不说莫莹、七七、轻华,我还真没目睹过罗弋风会对哪个女子特别钟情,或许你是个特例!反正他有这么多美妻娇妾,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我已经习以为常了!没办法,谁叫他因为我有这等癖好!

    轻华叫道:“褒姒!还等什么?好好教训一下她!”

    罗弋风暗自焦躁起来,“这褒姒老婆可不是闹着玩的,不管从经验方面;还是凌驾者掌控方面,都不是凌霜占艳菊花凝露可以抗衡的!即便褒姒降低修真灵力阶级,也绝不会体现公平二字——就像凝露和莫莹一样!”

    褒姒瞟一眼罗弋风,恨得牙痒痒,心道:“你什么时候这般替我担心过?哼!刚才莫莹对战的时候也没有见你这样!”

    罗弋风低下头,下意识用手遮挡褒姒直视的视线,“她一定要斥责我了!”

    “知道?还这般心猿意马!”褒姒用神识同罗弋风通话。

    罗弋风不尴不尬,以央求的口吻通过神识传音褒姒:“褒姒好老婆!你可下手轻点!”

    “哼!看你这贱骨头的样子!我就来气!”褒姒厉声斥责罗弋风道:

    顿时,褒姒边一脸不情愿地高声咏唱,边使得眉心红砂顿亮,并且左手捏说法莲花印,道:“万尘数劫世人垢,丹书万卷记载厚,本尝书写造化功,五浊恶孽亦可否!”

    金光万丈,丹书万卷裹成封闭的空间,将罗弋风、凌霜占艳菊花凝露关进其中。

    这时,褒姒掂起右脚尖一翘向前迈一大步说道:“凌霜占艳菊花凝露,咱们做个交易可好!”

    凌霜占艳菊花凝露瞧瞧罗弋风,再看看褒姒,不解地问道:“什么交易?”

    褒姒妩媚一笑,“咯咯……”翘起葱白的食指抵住鼻尖,晃见罗弋风紧张的样子,说道:“你知道!这外面的五位都对罗弋风算是死心塌地了,甚至还有几位都已经跟他行了周公之礼……”

    褒姒一指罗弋风,令凌霜占艳菊花凝露随着她指着的罗弋风一看,立刻,那俏脸多增了几分幽怨,“行了周公之礼?行了……”

    罗弋风脸上一半青一半白,“不敢同她们两人对视。”

    褒姒肯定道:“是的!我交易的事情跟这有关!”

    “什么!”凌霜占艳菊花凝露说道:

    “我知道,你多半是因为好奇心和机缘巧合才瞧上的这个臭小子,我可以让你如愿以偿,但是!我们必须要达成必要的共识!”褒姒说着,便回眸一笑道:“外面的几个女子,有的是跟罗弋风两小无猜,有的是跟罗弋风私定终身,有的又是长辈指婚,有的是为了联盟,当然还有一个可能是因为不谙世事……但是!你不一样!”

    凌霜占艳菊花凝露说道:“怎么不一样!”

    “你是因为魅力还有他的色!”打一下手势,示意罗弋风不要插嘴,继续说道:“我约莫着这一战过后,大伙肯定同意立刻完婚,否则她们各个都要焦虑不安夜长梦多!”

    “你要说什么?”凌霜占艳菊花凝露满脑子浆糊,“我听不懂!”

    “我希望你是最后一个混小子得偿所愿的人!”褒姒严肃地瞪着罗弋风。

    “哼!”凝露喜不自禁道:“这小子有齐人之福还不满足!光有你这么一位举世无双的美妻,都够他烧八辈子香了!”

    褒姒摇摇头,说道:“你不懂!我虽然有制约他的手段,但是色令智昏,他总会有机会被其他女子迷惑!如果我真的可以时时刻刻看着他,就不会有七七、轻华的事出现了!”

    “我不懂!”凝露有点领会褒姒的意思。

    褒姒举起手作打住的姿势,“你将来会懂!总有机会会使得这小子自以为是,为所欲为!”

    褒姒再狠狠地瞪着罗弋风,唬的罗弋风低着头只能作鬼脸。

    “你的意思是!让我监督罗弋风!”凌霜占艳菊花凝露迷糊地问道:“外面那么多女子?为什么是我?”

    褒姒笑了笑,说道:“你的样貌脱俗张扬,在咱们七人当中最是别有一番姿色,想想你是冰花潇湘馆的花魁自然是有其道理存在的。而且,你身上独有一种风尘在里面,既没有莫莹的单纯,也没有怜月溪的跋扈,既有邀星的端庄,也不少有七七的性感,而且你身上还有轻华一样的魅力!由你在这里盯着罗弋风我才方心!”

    “另外!”褒姒无奈道:“你不知道,这小子的确是见到你心动了!”顿一下,又道:“如果说莫莹是想当然得到的爱情,轻华是耍手段得到的爱情,七七是机缘巧合和上天横加出来的爱情,那怜月溪就是联盟利害关系得到爱情,邀星……邀星……”

    “邀星好像从来都没有涉世一般!所以她是因为贞洁的缘故自愿追随他的。”凝露猜测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