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雪狐乾坤录 > 第二百三十章 圣战端倪

第二百三十章 圣战端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时,火女赛西施道:“主人!他们要是叛变怎么办!”

    蓝色的眼睛,黑色的泪痕,无动于衷!

    燚瑶前来为所向门擦拭左边眼角的红色血渍,听所向门说道:“这个好办!”

    一时间,从所向门手札内遣出不灭的火焰,说道:“我将这些火焰打入他们的内丹当中,倘若他们稍有异心,立刻便会灰飞烟灭!”

    这八人好像听懂了所向门言下之意,噗通几声磕起来头,嘴里喊道:“多谢主人不杀之恩!多谢主人不杀之恩!多谢主人不杀之恩……”

    所向门生硬说道:“你们八人听好了,我这山河社稷图内包罗万象,你们就居住在此山河大川之中,听我号令!”

    六雷将、东东、蜪全八人感激涕零道:“是!主人!”

    说罢,所向门一挥手,令手札内八朵明灭交替之火飞出,并向此八人内丹当中融合!

    接着,诸事完毕,八人领命皆在山河社稷图内各寻位置潜藏居住;一美、火女赛西施、纳为加、王善等受所向门授意也复入山河社稷图内不见了。

    这时,燚瑶一努嘴道:“喏!那位咱们如何打算!”

    洛神、欧阳嫣然、流猿、等均朝燚瑶努嘴的方向看去,是花中皇后月季和甘华!

    所向门仍是平静模样说道:“待我寻查这甘华的来历!”

    说着,蓝色的左眼从所向门手札查询甘华!

    甘华系雪狐与慁的后代,其父乃沙都成戒,其母乃慁界茵铃之子,年一千三百零六岁。

    “原来如此!这就说的通了……”所向门心道:“原来他跟我有同等的来历,怪不得身为慁精,却是雪狐的奇怪面貌!”

    是以甘华的这一来历,顿时使得所向门心生同情之心,杵在当空。

    所向门神识一动,收了山河社稷图进入泥丸宫,同众人按下云空,落地。他踱步走向甘华,吓的甘华瑟瑟发抖!

    花中皇后月季满眼递给欧阳嫣然求救的信号,迫使欧阳嫣然拦在所向门步伐前,撑开双臂道:“我从来没有看到月季有如此张慌的神情,我看她是心生情愫了!那沙都成戒拼死相救想来是有原因的!这我虽然不知道,但是!我或许知道这关于成戒被羽翯追杀的原因!”

    所向门伫停不前,仅以黑色的泪痕同欧阳嫣然面面相觑,所向门问道:“女人!你是在替她求情?还是他求情?想清楚再说……”

    欧阳嫣然随着所向门手指寻去,复又盯着他蓝色的眸子看了一会儿,仿佛看到醋心,笑道:“自然是她!”

    所向门看欧阳嫣然是指花中皇后月季,心头一松,问道:“什么原因?”

    欧阳嫣然将水灵灵的双目一打量众人,半晌,说道:“羽翯开始和我们冰花潇湘馆争夺势力了!”

    接着,欧阳嫣然说道:“川海宣称同冰城共为盟友,北疆亦有拉拢卡咝丽公主一说。枫城同羽翯沆瀣一气由来已久,沙都则是不甚明了?”

    燚瑶听得极其认真,秃噜嘴问道:“为什么?”

    欧阳嫣然说道:“沙都现下正是多事之秋,他们两极分化严重。沙虎有意投靠羽翯,而修真之仕百晓天、池水寒则是拥护沙虎的堂妹沙敏来传承沙都大业。

    这时,欧阳嫣然显然有些为难之色,想了会儿才继续说道:“近日,他们来同我冰花潇湘馆谈判,若是我们帮他们夺取沙都,他们就跟我们联盟!”

    燚瑶惊呼道:“什么?”顶高了嗓门,高声道,“与狼共舞,跟引狼入室有什么区别!”

    欧阳嫣然知道燚瑶这话里话外的意思,也晓得所向门的立场,又说道:“这成戒怕是在慁界打探消息惹来的追杀之祸!”

    此时,所向门点点头,好似心知肚明一般,心道:“这就是了!”

    洛神问道:“所向门?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所向门说道:“即是如此,这甘华就暂且不作论处!”停顿一下,问道:“女人?你来慁界做什么?”

    欧阳嫣然瞧了瞧花中皇后月季,答道:“自然是去慁界支部统帅事宜!”

    所向门惊讶道:“冰花潇湘馆的势力都发展到慁界了吗?”

    花中皇后月季此时大胆说道:“我们冰花潇湘馆自是比你们女娲之肠要厉害!将来肯定能完成帝妃的夙愿!”

    欧阳嫣然心道:“所向门知道自己的身世!显然是在暗地里帮助冰城,上一次大战便可见一斑!他的心已经释然了吗?”

    所向门说道:“女人!那……那现在你还要为虎作伥吗?”

    欧阳嫣然心中一凛,“我若悖逆他,他势必还会把我囚禁起来!可是?若此下不去慁界冰花潇湘馆支部,又怎么……”

    “原来如此!”所向门不由分说,连给欧阳嫣然辩解的机会都不给,依然大手一摆,还是将欧阳嫣然吸附在手札之内,说道:“好好呆着女人!“

    “所向门!所向门!你……”欧阳嫣然欲要说些什么,身躯却早已没入手札内,被关起来了。

    蓝色眼睛,黑色的泪痕从一而终,依然面无表情!

    燚瑶笑道:“真是霸道!”努嘴接着说道:“兴许这欧阳嫣然姐姐就是喜欢你这类型的!”

    洛神一听,按下眉眼,心道:“看这欧阳嫣然的眉宇间……想是也已经情根深种了!”吁口气,“他的确很优秀!”

    所向门说道:“任务已经完成,女娲之肠也没有回去的必要了,我们这就去趟枫城!”

    燚瑶问道:“诶……”转了几个调,“我们去枫城做些什么?”

    流猿跛着赤脚,一扒拉脏乱的头发,露出黑黄的牙齿笑道:“肯定还要去兴风作浪喽!嘿嘿!甚好!甚好!”

    走着,后面的花中皇后月季扯着甘华衣袖,像看贼一般招待他,不让他有丝毫的逃走机会!

    燚瑶奇怪花中皇后月季还跟在他们身后,说道:“哼!这花中皇后月季像跟屁虫一样,赖在我们身后了!”

    流猿‘哈哈’笑说;“女娃娃!你没看见你们家这位霸占了她的同伴吗?”朝后一点头,眼神里传来古怪的含义,“你没看出来,所向门关的那个欧阳嫣然是她的顶头上司吗?”

    枫城位于慁界的东南部,历史悠久不下于冰城。

    “在枫城素有著作郎冶红晓可顶枫城修真界半边天一说!可想而知这著作郎冶红晓的地位在枫城是如何的重要!”流猿话锋一转,突兀说道:

    所向门一瞥流猿问道:“你也知道他?”

    流猿笑道:“听你说要去枫城,我才兴致勃勃地想要去会一会这遍知天下事的著作郎冶红晓”

    然后,流猿又意味深长道:“女娲之肠有手札,诸事尽晓著作郎!”

    燚瑶亮了双眼,说道:“这所向门手札名头这么大?”

    流猿接道:“说实话,所向门手札的名头确实大!要不是我们不打不相识,我还真不知道这所向门竟是英雄出少年,还位居女娲之肠南斗!而且……这所向门手札竟然是他的手札……这所向门手札可比所向门名号大多了……能够跟著作郎齐名……”

    洛神有些不满,打断流猿的话语,“什么叫能够!我看这左右大史不过如此?”

    “呼呼……哦……”流猿笑出声,摇摇头,“你们可知道这芥蒂山一战的由头是什么吗?”

    “什么……”洛神不屑一顾。

    “就是左右大史著作郎冶红晓谱写的摄魂之灵天下排名!”字正腔圆道:“天下纷争他都能挑起,我还是在贬低你的情郎所向门吗?要知道,即便是罗泽冰帝都不会小觑于他!”

    一听‘情郎’二字,洛神不由地把脸一红,扭头低声道:“咿呀……”一跺脚,害羞起来!

    燚瑶白眼洛神,大咧咧说道:“你是说芥蒂山圣战的原因是这摄魂之灵的天下排名!”

    “圣战?”流猿说道:“准确的说?那不是圣战!”

    “为什么!”所向门好似感到莫名的不安!

    “所谓真正的圣战是在史册上并无记载的事情!而那‘千年圣战’不过是修真界的嘘头罢了。芥蒂山一战只不过是雪狐界和慁界的一个格局变化,根本谈不上圣战!而且……”流猿顿一下道:“实际上海市蜃天景跟芥蒂山一战异曲同工!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所向门问道:

    “芥蒂山一战差点引来圣战来临?只是因为罗泽冰帝陨落才告一段落……”流猿解释道:

    “那到底什么是圣战!”洛神不解地问道:

    “三界六道均参与的战争!天地格局的真正变化!才是圣战!”流猿说道:

    洛神心中一凛,说道:“三界六道也会参与?”

    流猿笑道:“知道罗泽冰帝真正的可怕之处在哪吗?”

    “什么!”洛神问道:

    “轻灵公主的来历你们知道吧!”流猿说道:

    “这个鲜为人知!你是如何得知的!”所向门面无表情问道:

    “嘿嘿!因为我是目击者!”流猿说道:

    蓝色的眼睛,黑色的泪痕鲜有得有些动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