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雪狐乾坤录 > 第二百二十九章 狡猾的羽翯

第二百二十九章 狡猾的羽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我不会让你这么轻松的死去!”

    战场上寂静万分,所有人都目瞪口呆所向门的残忍举动!

    所向门说道:“现世凌迟处死的恐怖不在凌迟,而在凌迟剐你那千百刀之刻不让你死去;腰斩的痛入骨髓也有相同之效——启开闸刀闸下,不能令腰彻底断裂,还要让你遍尝下肢的反射跳动才算罢休!”

    这时,六雷将、东东、蜪全再也控制不住情绪,软了身躯,丧失了所有斗志,坠落当空!

    他们全部被所向门的残忍举动折服!

    所向门神识一动,再次降下天罚——二十二道紫!全部击打着羽翯的身躯之上!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电闪雷鸣,紫光晃眼!

    所向门瞪着炯炯有神的双瞳,眨也不眨地盯着羽翯,心道:“是你杀了她!是你亲手杀了她!”

    眼见羽翯全身千疮百孔,再也寻不到完好如初的皮肤……

    “哼!还不是最痛楚吗?你还有握剑的余力!对!对!这样最好!”所下门瞥见羽翯僵硬的右手还拽着骷骨雪姬剑!

    “这算是……算是……鞭尸吗?”流猿心惊肉跳,“好可怕的雪狐!好可怕的所向门?”顿一下,道:“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

    裔犹如雷劈一般,杵在半空,苦苦支撑着自己行将就木的残躯!

    洛神说道:“是因为所向门是狼养狮授的缘故!”

    裔喃喃说道:“哼!哈啊……他绝对是知道了……他绝对是知道了……”

    所向门深邃的双眼血红血红……

    羽翯的双眼呆滞呆滞……

    所向门准备将羽翯的右手斩落,这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那骷骨雪姬剑衍生出几条黑血线漫延开来,唬的所向门拉开距离,审度阴阳二气间的羽翯,说道:“怎么?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么!”

    骷骨雪姬剑中的血线像是在修补羽翯的创伤!

    “咻咻咻咻……”

    “咝咝咝咝咝咝……”

    羽翯那眼球咕噜噜得像是调转了个,满满的黑瞳代替了原来的眼目!

    这时,所向门吼道:“哼!这样最好!这才可以填补我心中的创伤!真有必要再将你大卸八块,我才心安理得……”

    所向门有些失去理智,洛神不由自主倒退一步,心道:“这……这……这是我那个认识的情郎吗?还是?”

    燚瑶噙着泪,双掌握紧支着下巴,哭泣道:“所向门!你怎么了吗?”酸了鼻子,“你不要这样!”抽泣不停,起伏双肩!

    羽翯像是丧失了所有神智,虽然那胸膛上的黑洞已经完好如初,但是羽翯还处于无心状态!

    “这才是真正的羽翯……”流猿瞠目结舌道:

    “哼!慁的悲哀需要这样的王才能改天换命!”裔垂目闭眼说道:“我们鲎本来是无心的!遇见了羽翯王,我才誓死追随!所向门!”裔低声说道:“你以为罗泽为什么封印羽翯而不是杀了他!”

    所向门胸膛里‘嘎登’一下,突兀地问道:“为什么?”

    “因为!即便是罗泽也杀不死羽翯王,也奈何不得我!你以为你是谁!”裔突然暴涨了灵压,全身散发着死亡之气!“你们都是第二个人看到我的昙花一现雪姬剑二段‘卍’开!”

    流猿倒吸一口凉气,“看千年狐狸裔!大伙小心!”

    羽翯那空洞的眼眶流露出无尽的死亡之气,从骷骨雪姬剑上弥漫出来的冰冷蓝色火焰逐渐抵制着阴阳二气流!

    突然,所向门的右眼流出血泪,他惊异地看到了羽翯的灵魂深处。在那里,尽是些堕落为鲎的怨灵甘愿匍匐在羽翯的灵脉中,为他提供源源不断的修真之灵。

    “这么说!被吞噬的你们构建了这羽翯的修真内丹!”所向门彷徨起来。

    这时,羽翯平指雪剑对准所向门,一撩,竟从骷骨剑尖中发出魂符之一菊镰。

    这月牙光刀,蜕变了原有的形态,以剑芒的形式射出!

    “嗖!”

    空间为之颤抖!

    所向门迟疑间,才推出右手,一挽阴阳二气挽在手内喝道:“合!”

    但见魂符之一菊镰在阴阳二气面前极快的被泯灭!

    消失了!

    所向门以为无碍,刚撤下阴阳二气,那菊镰后的空间就破碎了!

    白光一现!

    剑芒突然袭来!

    “唰!”一声!

    所向门的胸膛被骷骨剑芒划伤!

    “呃”

    溅出来的血滴洒在所向门的眼帘前,令所向门难以置信!

    “呃!”

    所向门盯着羽翯,却发觉那是他的残影。

    残影消失!

    所向门默默念到:“我命由我不由天,机会坦荡度罪衍,乾坤未来近眼前,阴阳二气亘古演!摄魂之灵——阴阳二气真流。分!”

    突然,剑影西来,所向门已窥探一二,不惧这骷骨雪姬剑虚晃一招,早踏兑位,令羽翯扑空!

    所向门心道:“我改变了地磁线浓度,照理说他的符术该不能引爆出来原有的威力才是,但何以那骷骨雪姬剑却丝毫不受影响!”

    羽翯迫使所向门踏在巽位,剑光一抖,又从剑中打来魂符之六十三丧棒!

    所向门未卜先知,早已经留下残影,任由这符术丧棒乱打其影!

    突然,所向门惊恐地窥探见,羽翯要隔离他在狭窄的空间之内!

    索性,所向门恢复以往的处变不惊!平静地等待羽翯的困兽之斗!

    然后,正如所向门所知,这羽翯的骷骨雪姬剑果真将他封闭在四棱的立方体空间之中!

    惊天霹雳又在所向门脑中一闪而过!

    这羽翯不是要用骷骨雪姬剑攻击所向门,而是在划出这山河社稷图的空间裂缝——他要同裔一起逃走!

    所向门心急如焚,神识一动,却发现他虽然是这山河社稷图内的主宰,但是要将这受损的空间恢复如初,还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

    “可恶!这没心的羽翯还保留了智力吗?”所向门心道,“真是坏事!这阴阳二气可以令我在战斗中后发先至,但是!于窥探未来相比,我还是要在这上面吃大亏——我不能时时刻刻都靠未来来决断对策,越久远的未知对我越是不利,越不是立竿见影的战斗,越不是我这阴阳二气流的长处!”所向门从战斗内汲取经验,“啊……”恨出喊声,“可恶!”又在心中感喟,“难道这是我机会中的长处,也是我机会中的短板吗?”

    所向门行动受限,再不能顺利去阻止这羽翯脱逃,才发现这裔竟然也用昙花一现雪姬剑二段‘卍’开来做疑兵之计!

    只有所向门知道裔在故弄玄虚!

    其他人还在裔构建的真实领域中不可自拔,自我欺骗!

    接着,裔在所向门无可奈何下,看见裔的示意嘲讽:“女娲之肠所向门,你的夙愿落空了!咱们后会有期!”

    羽翯钻入空间夹缝逃脱,裔紧随其后,好似在对所向门说道:“只要有空间,无论他是否扭曲,我们都有逃脱的机会,你能奈何我们!”

    之后,两人才在山河社稷图外象征性的打出慁波攻击这里!

    “轰隆隆……”

    山河社稷图毫发无损,但还是传来了震耳发馈的大音。

    “可恶!”所向门攥紧拳头,才将山河社稷图内的空间划痕处理完好,“可恶!”他们已经逃之夭夭。

    接着,所向门将山河社稷图内的真实领域崩碎!

    “吧唧!”

    “咔擦!”

    众人如梦大醒,才看见所向门一脸的垂头丧气,有洛神问道:“怎么回事!裔呢?羽翯呢?”

    所向门说道:“他们见战况不利,逃走了!”

    燚瑶一脸无所谓的神色,踱步来至所向门跟前,说道:“不要紧?”使一个眼色,令所向门看看下方的六雷将、东东、蜪全,说道:“这不是他们两人给你的大礼么。”

    说着,所向门朝他们一看,瞥见他们一个个均是惊恐万状之相,听燚瑶接着说道:“那就将他们一应炼化了吧!”

    这时,王善却大煞风景道:“主人!这东东、蜪全倒没什么?只是这六雷将被炼化,势必会惹来三界之神的不满!”

    洛神摇摇头道:“他们在天界上的众神眼里,跟蝼蚁无异!不会有什么不妥!只是,这样一来,圣战来临前,他们肯定还会派来其他的神将……而且,再派下的人物肯定今非昔比!”

    所向门突兀地说道:“与其将他们炼化,不如将他们收在我的麾下!”

    流猿一脸癞子相面对所向门,“你可真敢想!他们要是叛变怎么办!”

    “你怎么会有如此的突发奇想?是在怜悯他们吗?”洛神问道:

    “我刚才心中不知为何咯噔了一下……”所向门不善言辞地说道:

    “呵呵!”燚瑶皮笑肉不笑,“就因为心尖砰砰跳了几下,就饶他们不死?你可真行……”

    一美妖娆着身躯,来绕所向门,闻声软语道:“主人!收他们进入麾下也行。呵呵……这会儿,我越看你越来越像老主人了!呵呵……哈哈……”

    欧阳嫣然率先闭着眼睛,大步迈来,摊开双手,用尽力道把一美从所向门身上扯开,说道:“好好说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