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雪狐乾坤录 > 第二百一十三章 独战蚩尤

第二百一十三章 独战蚩尤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七七知道罗弋风得到褒姒的身子是在跟裔一战的时候,不知为何会想起自己现在还是贞洁之身,不免红了脸也啐道:“呸!你真坏!”顿一下道:“先料理这个畜生给你未婚妻轻华报仇吧!”

    罗弋风那额头泪心坠一亮,喝道:“畜生!拿命来!”

    蚩尤惊恐万状,开始乱嚎乱叫起来。

    罗弋风冷笑一声道:“开始害怕了吗?”

    突然,蚩尤鲎精冷不丁儿朝上空逃窜!它以为这狐慁咒的丹书万卷可以被撞出一条逃生之路。

    “想多了!”暗海沙滩上的褒姒瞧出这蚩尤的动向,撇嘴惬笑道,“丹书万卷岂是你这畜生可以逃脱的,就算是那五阶圣老都难脱此卷!”

    罗弋风听的怔在此地,口吃道:“褒姒!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褒姒自信满面道:“当然不是开玩笑,丹书万卷还有另外一个名称,”笑出媚眼,“圣者的囚笼!”

    “什么!”罗弋风难以置信道,“这么强大!”

    褒姒瞅着蚩尤仍在不遗余力地撞击着丹书万卷顶空,笑道:“畜生!该是你死在狐慁咒上!”

    七七惊讶弋风的丹书万卷如此宏大,笑道:“这下看这畜生怎么办!”

    “咚咚咚……”

    “轰轰轰……”

    “咣咣咣……”

    金光万道,涟漪不断!

    畜生蚩尤还在撞击——它不想对战,它想逃走!

    只见‘卍’字大符不断随着涟漪波动,而丹书万卷顶空丝毫不见毁坏之景。

    罗弋风兴致大发,挠挠鼻子,断道:“嘿嘿!我要好好折磨折磨你这个畜生!”

    蚩尤可能撞得疲乏了,显出胆怯的眼神,并且还不住地变换着逗留的位置!

    罗弋风晃见这蚩尤畜生眼角流出了泪,咬牙切齿道:“哼!知道害怕了?你不知吞噬了多少慁精,才得益到这步修真的田地,怎么还企图重聚灵识?”

    七七说道:“弋风,我倒对这蚩尤有所了解,传说他也是这天下第一人的存在!曾经还和皇帝大战过!”

    褒姒感伤道:“要如此说,这蚩尤还的确有些可怜之处。相传蚩尤是上古九黎氏族的部落首领,他英勇善战,万夫不当,曾带领同族兄弟一百零八人,冲锋陷阵,百战百胜!可惜的是,炎帝和皇帝一起联手将其大败。当时,皇帝令应龙应战,战于冀州,蚩尤令风伯雨师敌对!皇帝无奈遂令天女魃行雨杀之,之后,便斩杀蚩尤。

    感慨一番,继续说道:“这蚩尤三魂七魄不知所踪,只是尸体又受石玉瑄之由幻化为慁,遂堕落为鲎!当然,照它这般吞噬鲎精,是有可能重聚灵识的!按道理说,他也算是一位可歌可泣的战神了!”

    罗弋风倒吸一口凉气,“怪不得这畜生如此厉害,那要是他巅峰状态,我们还真不是对手咯!”

    褒姒答道:“那是肯定,若是蚩尤巅峰之态不是天人,炎帝和皇帝何必联手!”

    七七瞧着这畜生的惊慌失措,也有些伤感积在心中,说道:“看它两颊之泪,倒是悲哀自己的遭遇一样。”

    褒姒喝道:“弋风,机会来了,炼化它也是你的大机遇!这蚩尤战神可不是无能之辈!”

    罗弋风矫正神态,一瞪蚩尤鲎精道:“上古战神,莫怪我也!”一闪身,要正面杀这蚩尤!

    罗弋风人飞半空,这右手早捻了字诀,突然使用魂符之一菊镰攻击蚩尤!

    蚩尤虽然不惧菊镰,可怯意还绕脑海,它不敢正面硬抗,好似在怕罗弋风会有后招,随即朝右闪躲菊镰!

    正如蚩尤鲎精所料,罗弋风的确不打算靠这菊镰胜出。这七连发菊镰原来是佯攻之术,全为罗弋风减缓上升之态做准备!

    此时,罗弋风受菊镰的反作用之力,有下坠之势。然后,他突然将脚底的绿色光斑暂停,图靠重力之由,下坠更快。

    蚩尤鲎精有些颤抖,好似知道对手没有如此简单!

    罗弋风心道:“嘿嘿!我用狐慁咒在对战冰原麝牛的时候,还领略到了它的奥妙之处!”

    突然,罗弋风喝道:“万尘数劫世人垢,丹书万卷记载厚,本尝书写造化功,五浊恶孽亦可否!了了万载无人知,狐鬼慁灵已参透,赐予抹杀皆可否,只需铭记狐慁咒!”接着,眼中泛出杀意道:“赐予菊镰神兵利器之态!”

    陡然看见那‘卍’字大咒同丹书共鸣起来,并摇滚出一曲死亡之歌。

    这时,那没入丹书万卷内的七道菊镰并没有消失,而是被‘卍’字加持,磨砺出来一把神兵利刃!

    蚩尤知道威胁尚存,但却拿捏不准这丹书万卷是何等存在!

    没错,这把神兵利刃如同如意一般,再次没入丹书万卷之内。

    丹书万卷千万本一体,一体皆通,是以这菊镰神兵可以任意穿梭在丹书万卷内藏匿!

    好菊镰‘卍’字神兵,藏匿在蚩尤最近的侧后方,瞅准时机,就是刺来!

    罗弋风笑道:“赐予和抹杀!果然非同寻常!”

    蚩尤不察,毫无抵挡之力,正被菊镰光刀划割臂膀!

    要不是蚩尤鲎精是小六阶分裂青色级别,这一招“暗度陈仓”之术肯定会要了它命!

    蚩尤鲎精边抖动四肢,边苦力挣扎,它看出来罗弋风是要将他斩杀了。

    褒姒一扭臀,笑道:“好好好!觉悟的恰到好处!”

    罗弋风受老婆褒姒夸赞,脸上露出骄傲神情道:“这菊镰利刃要是能够保持更久,就再好不过了!”

    “嘿!得了便宜还卖乖!”褒姒打趣道:

    突然,七七叫道:“小心!弋风!”目瞪口呆。

    罗弋风凉了一身冷汗,借助敏锐的感知力躲过蚩尤的撞击。

    原来这蚩尤知道本命不保,是以用血肉之躯,硬扛伤患之痛,来以命搏命!

    褒姒斥责罗弋风道:“想啥呢?激灵点!战斗呢!”

    罗弋风鼻尖冒出冷汗,终于打起十二分之神,踏坤位,再次躲避蚩尤鲎精!

    蚩尤鲎精再次和罗弋风擦肩而过。

    罗弋风以为那《白打基式》总纲运转周身十分牢靠,他绝不料到这蚩尤还有些许智力。

    两眼交错之时,蚩尤嚎叫一声“嗷!”

    突然,这蚩尤鲎精的双肩之上祭出来风伯雨师!

    罗弋风失策在先,眼见风伯雨师唤出各自的摄魂之灵——雪姬剑,就要撩来。

    “黎山老母道化成,未得亘古显神通,道化铯衣一缕魂,灵柩方能显神通!”七七高声喝道,眼里只有罗弋风的安危。

    只见骊母灵柩解放的时机拿捏的刚好,要不是七七事先觉的不妥,罗弋风早被风伯雨师刺破胸膛!

    高歌响起,同丹书万卷之音,相辅相成,悦耳动听!

    乍见风伯、雨师失去战斗意识,脑海里嗡嗡乱响,早回神收剑,捂住额头大叫!

    这时,不光风伯、雨师失去罗弋风这个目标,连蚩尤鲎精也丢失了罗弋风这个目标!

    罗弋风吓得肝胆俱碎,眼见这鲎精蚩尤只离自己一尺之距!他咽口唾沫,才看是七七老婆救了自己!

    褒姒喝道:“还不远离这蚩尤鲎精继续战斗!”

    罗弋风闷“喝”一声,踏巽位留着空影逃窜在四丈开外处,说道:“这蚩尤不愧是战神,没想到都堕落成慁了,还这么难对付!”

    七七叫道:“弋风!不若我唤出鱼肠雪姬剑,来个快刀斩乱麻,尽快将它斩杀吧!”

    半晌,罗弋风眼神里冒出对蚩尤的尊敬,说道:“七七!谢谢你刚才及时救了我!”停顿一下,说道:“七七,收回骊母灵柩吧!我要跟这蚩尤鲎精来一场公平对决!”

    七七眼露惊恐,不同意地叫道:“你说什么呢?这畜生狡猾的很,可不要着了它道。”

    罗弋风喘息道:“七七老婆,他可是蚩尤!上古战神!我这么做不光表示着对他的尊敬,也是要让自己在战斗中真正成长!”

    七七眼露出不解和温柔,同罗弋风对视几秒,歪头向着侧面,闭上眼,将骊母灵柩回收在泥丸宫中。

    “嗷!”蚩尤再见罗弋风,呲牙咧嘴叫着。它的眼中似乎只有罗弋风这一个敌人一般,红了眼,夹着泪,急速撞击罗弋风。

    罗弋风不甘示弱,再次踏坤位交手蚩尤鲎精。

    这蚩尤鲎精,虽说是慁,但是在白打造诣上也是极高。

    蚩尤借助风伯、雨师的辅助,弥补了作为慁兽的不足;罗弋风战意十足,精神焕发,靠《白打基式》总纲的敏锐感知那接连不断的威胁!

    谁知,正因如此,双方竟然战了个旗鼓相当,不分胜负。

    罗弋风虚晃一拳,左遮右挡,更是靠菊镰纯熟运用在丹书万卷之中。

    那风伯、雨师虽然有着雪姬剑在手,每每都要击刺到罗弋风;这菊镰神兵便每每都恰到好处地抵挡住他们的雪姬剑。

    双方于高空你来往,拆解白打!速度之快,难以言语!

    蚩尤踏坤位,攻击罗弋风下三路,罗弋风就跃乾位,弓起双腿来避!

    罗弋风斜着身,抓到蚩尤鲎精空挡,连道三声符语:“魂符之一菊镰,魂符之一菊镰!魂符之一菊镰!”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