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雪狐乾坤录 > 第二百一十章 再遇欧阳嫣然

第二百一十章 再遇欧阳嫣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燚瑶嘟囔着嘴立刻不开心起来:“这人蛇怎么回事,这么不检点?”

    所向门瞧见燚瑶使脸色后,不以为然,仍是等一美说话。

    一美朝同伴一笑后,再向所向门叙说来由:“冰帝罗泽就曾淬炼过空间,在过程上虽与主人大有不同,但遭遇之事却是大同小异!”

    “对!”赛西施,接着说道:“那日主人融合了川海九宫之后,我们就知道主人会有今日之事!”

    至此,王善才对新主人所向门心服口服,单膝跪地,拱手道:“主人,王善对主人必定一心一意,肝脑涂地!”

    纳为加以为王善对所向门改观是因为所向门淬炼了山河社稷图,说道:“王善!你是把主人当成冰帝了吧!”

    王善义正言辞道:“此言差矣!冰帝在你我心中的地位自是不可替代,然新主人,我王善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主人以有缘人的身份进入川海九宫,又以资格者的身份被双翼闪电貂承认,我王善还有什么好说的!看见主人小小年纪,居然惊为天人,这么快就淬炼了山河社稷图!主人一度挤进天妒人羡的乾坤行列,着实令我十分折服,我王善这才心甘情愿的追随主人!”

    “哦!”一美、赛西施、纳为加三人阴阳怪气,“哦……原来如此……”

    王善跪在当地,神情顿现尴尬,“诶!诶!诸位!诸位不信王某人么。”

    所向门将王善搀扶起来,说道:“这么说,我又多了一位同伴了!”

    王善一听主人认可自己,赶紧低首说道:“主人折煞我了!”

    然后,所向门说道:“我们二次进入慁界,定是九死一生,诸位真的愿意跟我同甘共苦,患难与共吗?”

    “主人!我们心甘情愿誓死追随!”四人慷慨激昂答道:

    洛神这时说:“如今是多故之秋,人才难得,有了他们,我们就多了几分胜算!”

    然后,所向门示意他们退去仍回各自守护之宫,他神识一动,将阴阳二气释放,复再收回山河社稷图进入泥丸宫内,并关闭了所向门手札的大门!

    于此,所向门放出行鹰,与燚瑶、洛神跳上鹰背再度去往慁界!

    洛神笑道:“燚瑶妹子,这老大会儿了,你还在生气!”

    燚瑶白了一眼所向门说道:“我也想控制所向门手札!”

    所向门生硬说道:“不行!”

    “为什么!你偏心!”燚瑶不依不饶。

    所向门心道:“我会不知道你肚子里的蛔虫是什么吗?”,故意远眺慁界,说道:“此去慁界,我要再和裔斗上一斗!”

    燚瑶退后一步,似乎故意生闷气跟所向门刚正面,蹲下身子,蜷缩一团,屈膝拦腿,并将额头埋进环臂之中。

    洛神笑而不语,替所向门迁就燚瑶,蹲下身子,来哄燚瑶,燚瑶抬头一瞥洛神,扭过头,再度抵着膝盖哼哼唧唧。

    所向门心道:“燚瑶啊!现在还不是时候,待到时机成熟,我会告诉你关于他们的事情!”

    行鹰飞速东进,刚抵达慁界边缘,所向门就谨慎地说道:“此次再进慁界,非同小可,我们还是步行吧!”

    洛神答道:“说的是!”

    之后,行鹰降低高度,三人一一跳下,还是洛神施展了幕中幕潜藏行迹。

    三人行在冰路之上,蜿蜿蜒蜒拐了几拐,寻到丘壑,绕了过去。

    这里地势较高,受无妄海水影响较小,所以那茂密的冰柏树木还是高耸入云。

    这时,一群冰鹰鹤从榆林中惊起,引得所向门三人好奇,就要前去看个究竟。

    越临近那里,就听到有几人传来说话的声音。

    女的说道:“你杀了我吧!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我只要在你脖子上轻轻一剌,你的性命可就交代了!”男人说道:

    “哼!杀了我你什么也休想得到!”女人说道:

    “嘿!我这脾气可不好惹!”男人抑扬顿挫道:

    女人不畏生死道:“是我技不如人,你杀了我吧!”

    正好,所向门三人已经临近她们五丈远处,洛神惊道:“是欧阳嫣然和花中皇后月季!”

    所向门一看这威胁斗篷女的正是才跟自己交过手的流猿,心道:“是他!”

    燚瑶一跺脚,喝道:“真是冤家路窄!”偷眼来看所向门。

    流猿将匕首一划拉,吓的所向门就要出手,洛神阻止道:“别激动,你没看流猿是在吓唬她的吗?”

    流猿说道:“你刚才用的是不是川海九宫的昆仑镜!”

    “是又怎么样!”斗篷女紧张道:

    “把它交给我,我就放了你们!”流猿说道:

    “你想的美!”斗篷女说道:

    流猿气的咬牙切齿,说道:“小娃娃!你真不怕死!”踱来踱去,走近花中皇后身旁!

    花中皇后惧怕流猿非常,见流猿奸笑连连来了,说道:“你要干什么!”

    流猿拦起来那右脸庞边的脏乱头发,向后一抛,怪笑着看着斗篷女说道:“你交是不交!”

    “你休想!”斗篷女略有哭音。

    “那我就在她的脸上拉划几个道道!这么个美人痞子岂不可惜!”流猿恐吓斗篷女说道:

    “你杀了我吧!”花中皇后月季闭着眼说道,“别为难我的朋友!”

    “嘿!还真是患难见真情啊!”流猿走过去,一端匕首,令剑尖儿抵在花中皇后月季的眉脚,“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交还是不交!”

    斗篷女无计可施,见花中皇后月季哆嗦不已,惧怕非常。

    “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流猿握紧匕首,就要扎来……

    “慢!”斗篷女哽咽道,“这昆仑镜,你得了也没有用处,它已经属于我了!”

    “这个不用你管,我自有办法!”流猿说道:

    “可是!可是……可是……”

    流猿急不可耐道:“小娃娃!可是什么?”

    斗篷女说道:“可是,我怎么确定你会言而有信!”

    “嘿!”流猿大摇大摆来到斗篷女近前,说道:“我流猿浪迹天涯,从来都是信义为先,你不知道吗?”

    斗篷女说道:“可是我不知道你啊,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流猿打量斗篷女遮盖着自己的脸庞,右手食指一挠下颌处,说道:“我老人家挺好奇你为什么带着这斗篷,你是不是丑八怪!”

    “是……是……我是……”斗篷女吓地哆嗦起来。

    这时,所向门几乎就要崩溃,他哪里能够忍受斗篷女能够受这样欺负,就要破开幕中幕,被洛神再次拦住道:“再看看!”

    燚瑶看在眼里,醋意大发:“哼!是不是很心疼!她都投敌了,你还对她心心念念,值得不值得!”

    洛神轻轻拍了燚瑶,示意她不要气所向门,说道:“你真的很担心她!”

    所向门蓝色眼睛扭转过去,来看洛神,并点了点头。

    洛神气定神闲道:“要不我出去,替你的心上人解围?”水灵灵的眼睛打着转,似有期待,似有惆怅。

    “啊……”三人又被斗篷女的尖叫吸引过去。

    “你别摘,我很丑的!”斗篷女手脚打颤。

    “我不信!不可能比我还丑!”流猿兴趣上来,就是要用匕首来挑起斗篷女的面纱。

    正巧,洛神穿出幕中幕,喝道:“流猿先生!慢!”

    欧阳嫣然、花中皇后月季、流猿俱都朝这一看,有流猿笑道:“哦!是你?”顿一下,说道:“什么事!”

    洛神说道:“可不可以给我卖个面子!饶了她!”

    流猿猛一回头,那匕首还没撩开斗篷女的面纱,他怪异地笑笑道:“你来替她出头?你认识她?”

    “呵呵……如你所知……我不认识她,可是我的一个朋友认识她……这个朋友你也见过!”洛神说道:

    “嘿嘿!说实话,你来替她说话是有作用,可是!你的作用真的没有这昆仑镜的魅力大!恕我爱莫能助!阁下速速离开吧!”流猿客气道:

    “慢!”洛神又道:“难道先生非得再次跟我交手吗?”

    流猿把头一歪,盯着洛神的两眼,冷笑道:“哼!你不是没跟我交过手!你们三个联手都不是我的对手!你又凭什么!”

    洛神从容不迫,说道:“阁下修真本事的确在我之上,但是,我仍有本事跟你一较高下!”

    流猿的好奇被洛神勾起,问道:“哦!是么。”

    洛神娇躯面向一边,孤慠道:“阁下想要尝试一次吗?”

    流猿摩拳擦掌,笑道:“哈哈哈!合我脾气!”停顿一下道:“要是你真能打败我,我就不要这昆仑镜了!”

    洛神“吁”口气道:“这样!我们开始吧!”

    “慢!”流猿打断洛神召唤摄魂之灵道:“在这之前,我得先撩开她的面纱!”说着,边复转过头,边将匕首缓慢抬起来!

    “所向门!”斗篷女吓得高声喝道:“你出来!”

    流猿、洛神、花中皇后俱都一愣!

    斗篷女欧阳嫣然叫道:“我这面纱就要被这丑八怪掀起来了,你出来!呜呜呜……呜呜呜……”

    说着,所向门瞬间破开幕中幕,身躯突然横加在流猿身侧,他一把拽住流猿的胳臂说道:“朋友!我们又见面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