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雪狐乾坤录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教训六子

第一百九十六章 教训六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罗弋风头晕目眩,顿感天旋地转,一时站立不稳就要倒地。

    事态紧急,褒姒捏个闭气字诀,嘴里念念有词,道一字:“成!”便一溜烟飞出暗海沙滩。

    自罗弋风丹田处氤氲而生出一团白气,稍待,汇聚成褒姒模样。

    刻不容缓,褒姒秀臂一挥,心中默念:“魂符之五十二紫罗兰壁垒!”

    但见环绕着罗弋风的上下左右前后,遍是生出的紫罗兰之花围成的幽香壁垒!

    紫罗兰不仅香气郁浓,连绵软之劲也十足,足足将罗弋风身躯抬高了三寸之高。半晌,罗弋风吸入了足够量的紫罗兰香气,逐渐醒来,昏昏沉沉中喃喃道:“好厉害的毒烟!”

    褒姒缓缓蹲下,伸出右臂助罗弋风起身,说道:“你其实并不惧怕毒烟!”

    罗弋风拍了拍浑噩的额头,摇头说道:“我不怕这毒烟,怎么会被迷倒!”

    “那是你还没有用灵力增强《白打基式》总纲的效果来运行周身之故!”一脸从容不迫道:“你现在再遍运灵力循环周身试一试!”

    罗弋风半信半疑,心中喃喃道:“《白打基式》的总纲是:灵力的实相话是实力的外在表现,但可强行内敛运转周身720个穴位,按照奇经:乾经、坤经、坎经、离经、震经、兑经、巽经、艮经长久分布,先走手三阴经,从胸沿臂内侧走向手,交与足三阳经,次走手三阳经,从手沿臂外侧走向头,交足三阴经,再走足三阴经,从腹沿腿外侧走向足,交足三阴经,最后走足三阴经,从足沿腿内侧走向腹,交于手三阴经。此刻灵力已经倍增,无需内敛外放,长存躯体,实在为修真妙用——可不被敌人发现自己灵力真像,可增强灵修速度,可扩大灵力倍数,可冲破灵力极限,此乃总纲,勿失勿忘,牢记于心。总纲已成,可见初级成效:已经无须准备灵络释放,时刻都可以随心所欲,释放基式九种白打,任意所为,无时间限制,无内忧外患!”

    然后,罗弋风调整呼吸,按照褒姒所说:“争强了体内灵力的浓度……”

    “你现在是小六阶双击分裂绿色的级别!这区区毒烟能奈你何?想当初冰帝罗泽周游无妄海内毒沼岛都相安无事!何况这小小毒烟……”褒姒坦然自若道:

    一会儿,罗弋风顿感神清气爽,心道:“原来空行灵力循环周身还有这功效……”

    此时,早站起来的褒姒左臂托起右臂,食指贴在那正笑出之音的粉唇上,乍现谪仙的忸怩之态。

    罗弋风看那额头红砂美丽极了,迷恋地要去亲吻,被褒姒啐道:“去!没个正形!也不分个时候!”脸一红,俏丽的身姿背转过去,魂魄化成氤氲之气,回归暗海沙滩之上。

    怔在当地的罗弋风,于回味无穷里幡然醒悟,心道:“待我试一试这《白打基式》总纲的功效!”

    他扒开紫罗兰,重新踱步迷烟之中,小心翼翼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罗弋风欣喜若狂:“果然不错!我并不惧怕这毒烟!

    “褒姒!这可不行!这么大的迷烟,阻碍了我观察当前的局势!为什么此刻都听不见他们双方的声音了!”罗弋风疑惑道:

    “那就把这迷烟先解除再说!”褒姒断道:

    “怎么解除!”罗弋风不解的问!

    “这个简单!”褒姒说道,“你用魄符之四十九土裂试一试!”

    “什么意思!”罗弋风边抓耳挠腮,边再喃喃道:“魄符之四十九土裂!”

    登时,轰隆之音骤起,罗弋风脚边陡然掘开了一条几丈长的大裂缝!

    说来奇妙!大裂缝刚形成,那迷烟自然而然若水一般自上而下,被吸附进去。

    “呼呼……”之音大响,风起!

    罗弋风笑道:“妙极,妙极!原来如此,土裂形成的大裂缝内全无空气,没有丝毫压力,所以被其上的毒烟灌入其中!”

    “学着点吧!罗弋风!你的实战经验真的太少!”褒姒顾盼神飞道:

    “好的!”罗弋风点头说道,“老婆大人!”

    “去!”褒姒啐道,便不复言。

    正见七七气喘吁吁,扶倒在地,虚弱之极,遍体鳞伤!她正被骊母灵柩释放出来的护幕屏障保护!

    再一怒看枫洺学院六子,也被七七施展的护幕屏障关在其中,不得施展术道!

    七七瞧见罗弋风!煞白的脸恢复点血色,不等罗弋风跑至跟前,便解开自己的护身屏障!

    不料!这毒烟虽然缘由压力的缘故被吸入裂缝之内,实则这屏障内也少了许多呼吸所必须的气体!

    七七稍稍有点血色的脸遽然再次发白起来,她呼吸急促,奄奄一息!

    “怎么回事!”罗弋风恰巧临近七七身旁,他一把抱起七七,恶狠狠地瞪向枫洺学院六子道:“等一下再跟你们算账!”

    “快!罗弋风!”褒姒喝道:“用土遁抱七七去过去那边!那里安全!”

    罗弋风虽然不解其意,但对褒姒深信不疑,立刻念动真言,喝道:“着!”两人便凭空不见!

    那边,罗弋风刚把七七轻轻地翻躺在平定上,七七剧烈地起伏了一下这高高胸脯,吸了大口清新空气,窒息的紫黑脸色逐渐恢复成煞白!

    “弋风!别傻呆着!还不运用紫罗兰之术替七七解毒!”褒姒喊道:

    罗弋风尴尬的心骂着自己:“罗弋风啊罗弋风你真苯!刚刚褒姒都用紫罗兰替你解毒了,你还不会依葫芦画瓢!”想着,掐个字诀,喝道:“魂符之五十二紫罗兰壁垒!”

    片刻间,紫罗兰包裹着罗弋风和七七在内,形成了一个高两丈的花阁!罗弋风观察着虚弱的七七,见她煞白了脸恢复了大半血色,方才熟练地从储链中取出乌头、白芨、半夏、北豆根、松结炙烤替七七炼药治伤。

    七七服药后,已无大碍,只是力气略显虚脱!

    罗弋风怒道:“我这就替你出气!”

    “他们个人实力倒很一般!只是配合的天衣无缝!你小心啊!”七七小声道:

    “没事!七七!你休息,看我怎么把他们打的鼻青脸肿!”罗弋风又说大话道:

    “小心,你要抓紧时机,你过去那边后,我就解除骊母灵柩对他们的禁锢……想必他们一时间料不到会有窒息之苦,定要吃瘪……”

    不等七七话语说完,罗弋风已经运用土遁迫不及待地过去另一边!

    罗弋风刚过这一边,就见骊母灵柩消失及时,枫洺学院六子果然猝不及防,各个扼着自己的喉咙喘不上气来。

    “魂符之一菊镰!”罗弋风横推一手,使得手掌大小的光刀若在同一起跑线上奔袭他们。

    “魂符之十七电流缚!魂符之十八盘龙丝!魂符是二十九双面缎带!魂符之二十五指地为牢!魄符之二十二藤条束缚,魄符之五十八木牢!”罗弋风瞅准时机,一气呵成六道束缚之术。

    陡然看见这陈悝、尤雀、乐枕、颜红、徐戎、青娅六人皆被六七倍数的束缚之术困住动弹不得。

    七条电流缚缠绕着陈悝!

    七条盘龙丝禁锢着尤雀!

    七道双面缎带困住乐枕!

    七层指地为牢陷住颜红!

    七道藤条束缚绑缚徐戎!

    七个大小不一的木牢囚禁了青娅!

    正是时候,七发手掌大小光刀逼至他们的左臂,刮烂了他们的皮肉!

    “这是你们欠七七的!”罗弋风怒道:

    “啊……”他们痛苦不堪……

    “呃呃……”他们憋红了脸,还不知所以然……

    罗弋风喝道:“我已经手下留情了,要不是你们是老师燚洺的学生,你们早身首异处!”

    罗弋风健步如飞,趁着他们还没有发现前因后果,只是以不致命的手段敲打着他们,罗弋风管控着灵力喝道:“魂符之六十三丧棒!”

    “啊啊……”

    “啊啊啊啊啊……”

    他们六人被丧棒围住,狠狠地敲打着。

    一眨眼功夫,他们已经鼻青脸肿,不成样子!

    颜红恼羞成怒,眼睁睁看着自己娇俏的容颜被欺凌得不成体统,喝一声,“收!”

    那拦在竞技场上空的巨大屏障突然不复存在!

    枫洺学院六子均大口喘息恢复了呼吸!

    罗弋风一愣,心道:“他们恢复了呼吸!”

    “还愣着被揍么!出手啊!”褒姒喊道:

    罗弋风迅速逼近他们,想要凭借白打在不伤及他们性命的同时教训他们。

    颜红怒道:“来的正好!就算有指地为牢,我也要教训一下你!”

    罗弋风一听,心中不免嘲笑颜红,“嘿!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的你还口出狂言!我先打的你满地找牙再说!”

    说着,扭转方向,闪向颜红!

    颜红咬破手指,任由五滴血,纷纷落向她前方一丈的2、4、8、10、12点方向落下。

    此时,罗弋风刚刚过了这星阵的区域心道:“嘿嘿!迟了!你休想运用阵法打我!这星阵区域困不住我!”

    罗弋风邪笑着就要触及颜红施展白打,但见颜红眼中布满了仇恨的血色,喊道:“你以为你逃得了我的阵法!太小看我了!”顿一下喝道:“秘技之一退空!”

    罗弋风眼中白光一闪,惊恐非常,他的心中首先想到了女娲之肠的一人——射魔教徒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