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雪狐乾坤录 > 第一百七十八章 褒姒的心酸

第一百七十八章 褒姒的心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罗弋风脑海里发着牢,褒姒心领神会,委屈地细泪缓缓而出,“怎么,嫌弃我了么,想起来莫莹的好了?想起来,你还赶走她,索你也赶走我好了!哼!”

    这边,七七左右相劝,但归根结底还是偏向罗弋风这边,别提褒姒心里多不是滋味了。狂沙文学网

    “嗷!”雪岭峡谷森林深处传来一声嚎叫音。

    众人顿停脚步,只罗弋风趁着别扭劲儿,单朝着嚎叫声寻去,一跃十丈。

    罗弋风心里嘀咕,“哼!去就去,怕这个畜生!”

    褒姒一听,破涕为笑,虚影消失,真灵复返暗海沙滩之上。

    褒姒刚立定,听罗弋风像怨妇般心道:“倘若被这畜生吃了更好,省的天天受这些小女子的气……哼!”

    褒姒嘟囔道:“罗弋风,你少在这儿给我添堵,你讨厌我就大声说出来,这才得到我几天,就露出狐狸尾巴了!哼!”

    罗弋风一根筋,说道:“露出来就露出来了,反正我本体就是一只可怜的狐鬼!”

    褒姒一听罗弋风有自嘲的劲儿,音里摆明了是生刚才揪他耳朵的气,没忍住,又哽咽憋在喉咙里,而笑声先抢鼻而出。

    一个没笑稳,呛了鼻喉,连连咳声不断。

    这还不要紧,只是胃液趁着这空挡,被呛进咽喉气管内,酸辣难当……

    罗弋风放出行鹰,神识急急地窜进暗海沙滩,还没落稳,就倾着子前来给褒姒捶背。不巧的事发生了,罗弋风脚尖一歪,这脚一扭伤了筋骨!

    “哎呀!”一声,罗弋风本能地叫疼。

    褒姒一看,又是笑,又是急,又是气,又是暖!五味陈杂之灾一股脑泛滥起来。

    罗弋风受着颠簸的苦楚,强忍着,为褒姒缓急捶背,煞有规律。

    褒姒刚好受些,就心疼罗弋风,鼻子一酸,又流出泪来。

    罗弋风看着褒姒眉心的红砂,又观她鹅蛋脸上腮若凝脂,那刚呛着的尖尖的鼻子头儿也泛出微红,衬托出她的美赛过嫩笋晨花,心里要多幸福有多幸福。

    罗弋风嗅来褒姒上的百洗香,再也提不起抱怨之思,一拦褒姒水蛇腰,紧紧把她拥入怀内。

    褒姒羞怒交并,半推半就,半握着双拳捶打着罗弋风的膛……

    幸亏褒姒用力不深,这没捶打几下,就触碰到了那镶在罗弋风膛里的‘锁’,不仅痛的罗弋风晕头转向,也一并引来了罗弋风沾花惹草的公案。

    却说褒姒捶打在硬物之上,紧蹙双眉,知道是轻华给罗弋风种下的“根”,细细想来,醋意大发,一用力,咬破了自己的粉红小樱唇。

    褒姒心想,“我同弋风一体双魂,又被命运捉弄,非得罗弋风破了童子之或开生命之源,才能解放自己的灵魂出来,他如此一而再,再而三,这到底还要我受多少罪,忍多少苦,吃多少酸,才能和这天杀的维维,你侬我侬!”

    罗弋风似乎料到了褒姒心中的芥蒂,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厚实的双唇印在褒姒的樱桃小嘴之上。

    罗弋风魁梧有力,褒姒哪能捱得了他这般软磨硬泡,只好勉强闭上双眼,任由罗弋风胡乱施为,去tiǎn)干净她那破唇上的鲜红血渍。

    许久,褒姒才放下心中介怀,柔款款,同罗弋风相拥相揽。

    “嗷!”那畜生又在怒叫,惊的褒姒一用力,复推罗弋风回归本体之上。

    罗弋风如在迷雾,还没缓过劲儿,就见这冰原麝牛咆哮一声,嘴里释放出来灵力之波,朝他击。

    罗弋风惊悸中,没有反应过来,要不是有《白打基式》的总纲之本在他体内周天运转,他这条小命就算交代了。

    但看罗弋风凭借着纯粹的本能反应,稍微一侧,那灵力之波擦肩而过,危险之极。

    罗弋风额冒大汗,腾飞半空,稍微一怔,恍惚过来,瞧见行鹰的骸骨连毛都没了。

    罗弋风心道:“果然是冰原麝牛么。这么巧!”

    “对!就是冰原麝牛,更巧的是,看这冰原麝牛的体态,它还是一只接近万年的畜生!”褒姒慧眼如炬说道:

    “啥!”罗弋风蒙了,还在对事实心存疑惑,“真够恶心人的,这只冰原麝牛就是你口中说的那有小六阶双击灵存橙色级别的怪物吗?”

    “小心!”褒姒提醒罗弋风。

    罗弋风一闪,躲过这灵力之波,心道:“这畜生发出来的浓缩灵力波温度怪高的!”

    罗弋风踏兑位,起手式已毕,魂符之一菊镰连出七刀。

    这冰原麝牛体格过于庞大,竟然在所到之处,将冰柏一个个连根拔起推倒。

    但见冰原麝牛对魂符之一菊镰不以为意,全不放在心上。

    “嗷!”一声又是狂叫。

    这冰原麝牛的邸吻、鼻部凸出老高,被簇毛掩盖一半。

    它那大而圆的犀利之眼泛出紫红色之光,嚎叫一声,那舌头贴着獠牙的时候,便溅出来唾液四散而飞。

    冰原麝牛抖擞神威,一晃浪脑袋,绒毛飘起露出双耳,辨明四方之音。

    “嗷”一声叫,好似在向罗弋风示威一般。

    菊镰打在它黑棕色的肩部鬣毛上,如入深海,只dàng)起来卷毛,并无大伤。

    “这如披风似的外毛好坚固,要打杀这畜生可不容易!”罗弋风心尖一颤。

    冰原麝牛好像明白敌人在攻击自己,愤怒之声陡然响彻雪岭峡谷森林,惊起来藏在冰柏里的冰鹰鹤四散而逃。

    它一摆头,那额头上的一对犀牛角集聚着橙色光球越来越大,待至时机一到,爆然而发!

    “轰!”雪岭峡谷森林的长久冰岩裂开大缝,随着山崩地裂之势,瞬间造就了百来米壕沟!

    飞沙走石,树倒地垮,力量庞大可见一斑。

    罗弋风凭借材灵巧,穿梭在半空中,一躲避犀牛角集聚的灵力之波。

    “这就是小六阶双击灵存橙色的灵力之波吗?可不能被击中,倘若稍有不慎,非得筋骨尽碎,消逝而亡!”罗弋风判断道:

    罗弋风咬紧牙关,踏乾位,喝道:“魂符之十锯链缚,魄符之十四断灵缚,魄符之二十二藤条束缚,魂符之十八盘龙丝,魂符之三十二地面沉降缚!”

    言罢,那六七道锯链缚缎带缠绕在冰原麝牛的犀角之上,而六七条断灵缚加固着锢它再次集聚灵波。

    时间刚好,七八条藤条束缚和盘龙丝把冰原麝牛的四肢两两相绑,使得这畜生不能再行进一步。

    冰层大地突然塌方,那畜生猝不及防下陷五六十米,并被束缚的动弹不得!

    “弋风,就是这个时候……”褒姒催促罗弋风叫道:

    但见罗弋风快捷无比地移动到冰原麝牛的脊背之上,喝道:“魂符之七十七浮山!”

    登时,天昏地暗,遮天蔽,七八座高大得可怕的大山连连从天而坠,砸落下去。

    罗弋风嘴角上扬,心道:“任你这畜生有多厚的外皮,被浮山连连砸中,不死,也得受了内伤罢!”

    罗弋风瞬间留着残影在浮山之下,眼睁睁看着冰原麝牛是否会被浮山击垮!

    “轰!”浮山撞击着冰原麝牛的脊背!

    “砰!”浮山压垮了冰岩层继续大开,冰块四!

    “咚咚咚咚咚”,浮山接二连三,一座叠在一座之上,光这重量都使得大地之上陷出一片方圆百来米的大坑!

    尘土飞扬,大雪弥漫,高空之上的罗弋风眨也不眨地盯着冰原麝牛心道:“死了吗?”

    这时,最高处的浮山再也无法保持原有模样,碎裂开来,一块块填堵了冰层之处的大坑!

    所向门方才赶来,对战况稍作辨别,“好厉害的浮山之术,竟有七八座之多,看来这就是《白打基式》的潜在作用了!”

    又有大伙一一赶来,驾着行鹰,飞在鬼帝不远处,瞧个究竟!

    罗弋风不认为冰原麝牛会彻底失去战斗力,他拨开尘土,疾驰飞去,一定要近距离观察它在浮山之下是否已经血模糊!

    罗弋风越来越接近那浮山填堵的大坑之处,突然,山石崩然而飞,橙色的灵力之波不偏不倚正中鬼帝罗弋风之。

    罗弋风眼里现出惊恐神色,但已然迟了。

    这橙色灵波浓度之大,罗弋风前所未见,顿时感觉全炙,血脉喷张!

    过后,灵波消散,大坑里传来冰原麝牛的愤怒嚎叫。

    而罗弋风狐鬼躯立现,狼狈不堪,大气不接下气地喘息不断。

    罗弋风受了很重的内脏之伤!

    所向门要前来帮忙,被罗弋风伸手打断了所向门的举动。

    罗弋风示意所向门,“这个畜生,我来对付,我可不是半吊子!”

    罗弋风的尊严在众人面前尤为重要,所以无论如何,这一战,他要赢!

    “只不过是一个畜生而已,就算是有修真级别小六阶双击灵存橙色的级别,它还是畜生!”罗弋风心里说道:

    此刻,怀揣着证明之心的罗弋风初次运用狐慁咒唤道:“万尘数劫世人垢,丹书万卷记载厚,本尝书写造化功,五浊恶孽亦可否!了了万载无人知,狐鬼慁灵已参透,赐予抹杀皆可否,只需铭记狐慁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