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雪狐乾坤录 > 第一百七十三章 所向门苦战千年狐狸

第一百七十三章 所向门苦战千年狐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自从所向门获悉真相,便对裔和五极恨之入骨,所以在冰花潇湘馆邪姬帝妃面前唆使女娲之肠同她们大动干戈,以期达到反客为主之计。

    两人初次交锋,所向门心底便自矮了三寸。

    从刚才裔的出手,所向门已经判断出来自己和裔之间存在实质性的差距。

    裔的灵压还未爆满,就已经促使所向门全力以赴将灵压提升至极限。

    此时,裔速度极快,身体挡在魂符之一菊镰之前,使得所向门不知裔要意欲何为。

    所向门猜测裔及至眼前,必会靠瞬步逃躲身后的菊镰,当下捻个符决,也要运出魂符之一菊镰来抵挡。

    谁料裔不仅不闪躲,反而以白打和所向门交手,完全不虚那身后会击中自己的符术。

    所向门菊镰手决虽然已经捻成,可裔却早先一步逼来,俩掌横推,借助惯性之力,硬生生截断了所向门符术的运用。

    当下,所向门灵力出不及时,只好自己忍着剧痛坦然接受灵力的反噬。

    裔嘴角微露邪笑,意在嘲弄所向门本事不到家,也在自信自己所料不错。

    这时,两人针锋相对,四掌已接,从裔动作就能判断出来他还尚存三分灵巧之机。而反观所向门,两臂酸疼,掌心红肿,简直僵硬到没有余力再变换其他姿势。

    裔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瞬间,裔才在逼退所向门五丈远的时候,撤身离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现在所向门身后,右手状镰刀样要划劈所向门后腰。

    所向门暗暗叫苦,他才明白裔果然称的上是千年狐狸,“裔在对敌时,就谋划好了拆招接招……”

    此时,所向门没有机会变换身姿,也无余力使出针对性的符术和白打去解除眼下危机。

    千钧一发之刻,所向门不得不喝道:“万生万世因果演,徒了孽债往生缘,极乐净土有人寻,唯独机会尤我选——山河社稷图!”

    裔神情微变,突感周遭世界变了模样,藏了心眼,暗观所向门有何手段。

    原来所向门的摄魂之灵山河社稷图的确禁锢了时空,然而事实上,对于裔却没有起太大作用。

    因为裔只是在时空的判断上迟疑了一下。

    不过,这裔早施展的菊镰却放缓了逼来之速,给了所向门应对之机。

    所向门改变了地磁线,趁着机不可失之刻,再次卯足了余力打出魂符之一菊镰。

    所向门深谙裔的本事,知道这身后的威胁无论如何是躲不掉了,硬着头皮咬紧牙关,解开山河社稷图的时空禁锢。

    此时,在裔看来,这摄魂之灵山河社稷图竟然也有改造时空之效。他眼见自己的菊镰速度和威力大减,心想,“原来如此,这该是他的底牌了吧!”

    过后,魂符之一菊镰两两相碰,单爆破出来的威力就足以令雪狐灵胆颤。

    胤慧眼瞧出所向门占居下风,说道:“局势很不明朗,所向门恐有性命之忧!”

    “那可怎么办!”卡咝丽忧心如焚道:

    洛神意味深长道:“这对所向门不算什么!以我看来,裔还没有这个本事杀掉所向门!”

    “为什么!”卡咝丽问道:

    “她跟所向门交过手!自然知道所向门有哪些手段!”燚瑶说道:

    “可是,明眼人都看的出来所向门很被动,他靠什么反败为胜!”卡咝丽仍然不放心道:

    “所向门几经生死之门,都安然无恙的活下来了,不仅如此,还愈死愈强!”洛神说道:

    听洛神如此说,胤眼瞳含着甚重之意和不解说道:“这就是双翼闪电貂选择所向门的缘故么。”

    “什么?”卡咝丽怔了一下,说道:“是啊!弟弟有双翼闪电貂!”接着,卡咝丽两手持喇叭状,嗓门几乎喊哑了,“所向门!双翼闪电貂!”

    所向门一愣,当即意随心动,放出双翼闪电貂!

    恰好,裔的掌风已经划破了所向门新换好的风衣后摆的一小截儿,道:“到此为止了!”

    黄光陡现,立刻在所向门身后又蓦然间立起一道坚不可摧的屏障。

    但见双翼闪电貂旋飞当空,张开偌大的嘴巴,射出了光幕!

    裔吃一惊,立马撤手回防,心道:“什么东西,能够阻挡我掌尖儿的灵力!”

    双翼闪电貂解除了所向门后背的危厄,但眼前的菊镰相撞却来不及阻挡,当下,就见所向门受菊镰爆炸冲击力之故,被弹开了两丈远。

    所向门站定,心如跳兔,一时间控制不住,肌肉随着紧张的脉搏振动不已。

    一眨眼功夫,爆破产生的余劲儿显现出来,所向门伛偻着上半身,顷刻咳出一口鲜血。

    卡咝丽攥紧拳头,心道:“还好提醒及时,否则弟弟凶多吉少!”

    裔心里怪道:“这放出黄光的小巧灵物是什么东西,竟然能够阻止我的攻击!”

    所向门盯着姐姐卡咝丽一言不发,左手按压胸膛,起伏着疲惫的双肩。

    胤道:“天下知道双翼闪电貂为何物之人除了你我,相信别无他人了!”

    卡咝丽一双美目遥看双翼闪电貂说道:“那是父亲的摄魂之灵!”

    突然,著作郎冶红晓向裔高喊道:“裔,这下你可得多加防范了!双翼闪电貂又名隔断者,是昔日冰帝罗泽的第三摄魂之灵!小心了!”

    “什么!”所向门大吃一惊,心道,“双翼闪电貂是摄魂之灵?摄魂之灵还可以单独存在?它是父亲的摄魂之灵?”

    “什么?”罗弋风心中一凛,“难道父亲真的达到了天极修为?他真的尚存苍穹?不是说摄魂之灵不能够单独存在的吗?”

    “什么!这是罗泽的摄魂之灵?”突然,那昔日罗泽轻易地束缚自己并以自己为傀儡利用自己的画面映入眼帘,裔本能的惧怕,连连向后拉开和闪电貂的距离。

    “不可能吧!”沃克尤为震惊,“难道?冰帝真的还活着?”

    胤犀利的目光衍出帽檐,说道:“冶红晓!你怎么知道这件事情!”

    “胤!”左右大史著作郎冶红晓扯高了嗓门喊道:“胤,胤啊!我著作郎冶红晓的名号是白叫的么。”

    胤脑门之上犹如五雷轰顶一般,此时此刻,胤醒悟到他真不可以再小看左右大史冶红晓这个人了。

    所向门疲惫的喘息声还在他耳中回响,“原来陪伴我的双翼闪电貂就是父亲留给我的遗物么。我从来没被遗忘,只不过我不知道而已!”

    蓝色的眼睛,黑色的泪痕,顿时生机勃勃,犹如焕然一新般!

    胤神态凝重,左右扫视整个战场心道:“行大事者,不拘小节,如果罗弋风能够和所向门并肩作战,或可还有一胜!”

    然后,胤故意朝着罗弋风说道:“你们几番纠缠,都有自己极其看重的事物!究竟要守候什么!”

    卡咝丽听的一头雾水,霎时,便见罗弋风急不可耐地冲出去,闪身在所向门侧旁!

    “你来干什么!这里不需要你!”所向门恢复昔日的面无表情道:

    “你管不着,不要以为我还是那个半吊子!”罗弋风略有底气道:

    “哼!是不是半吊子不重要,重要的事是你会扯我后腿!”所向门斩钉截铁道:

    “我扯后腿!你本事也不高吧!否则,怎么会被我戏耍跟踪过呢?”罗弋风故意不服道:

    “半吊子!”所向门脱口说道:

    “气死我了,你才是半吊子!”罗弋风忍耐不住,爆声道:“看看谁是半吊子!”

    当下,罗弋风胀红了脸,一挽手里的六条狐鬼之慁灵道:“看好了!”就要出手,被所向门再次嘲弄道:“那是什么?黑色的缎带吗?有攻击力?连召唤之语都没有,怎么能够叫是摄魂之灵!”

    罗弋风一楞,心里嘀咕道:“是啊!我现在才知道我这摄魂之灵的确没有召唤之语!”

    褒姒小声说道:“弋风!你有的!”

    “什么?你怎么知道!”罗弋风难以置信询问褒姒。

    褒姒叹口气道:“你我一体双魂,再你没有得到我之前,你的力量始终都是不完整的!”

    罗弋风恍然大悟,忽然想到那日自己亲吻褒姒之后力量就暴涨了的事实!

    罗弋风为了撑住场面,不使得自己彻底被所向门看扁,吼道:“谁没有解放之语!”

    又道:“泪川无影,雪姬无形,天秤所在,万空苍穹,独我为擎,主宰输赢!”

    登时,天际之上悬挂着一杆金光灿灿之秤!

    罗弋风、裔分别立在天秤的两端!

    所向门神识一动,复收回双翼闪电貂,之后,急速攻向裔,快捷无比!

    山河社稷图遍布方圆数百米,以期达到最佳的效果。

    裔一心难于二用,虽然知道所向门山河社稷图的妙用,但对天秤还一无所知。

    虽然在枫洺学院的时候,他目睹过罗弋风曾经释放过这个摄魂之灵,可那个时候,这摄魂之灵毕竟还尚未纯熟,况且罗弋风也没有展现过这个天秤的能力。

    裔碍于防范,一时间不敢冒进,遂着了两个小辈的道。

    这金光闪闪的天秤一倾斜,裔顿感灵力强制性的有所变化,大叫:“不好!”

    可已然迟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