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雪狐乾坤录 > 第一百零八章 四女争一夫

第一百零八章 四女争一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https:///最快更新!无广告!

    原来七七自枫洺学院一战,就和赤龙分道扬镳。

    七七一千四百六十一岁,比卡咝丽仅仅小一年,这多年来也是如燚瑶般在寻找父母的过去,只可惜形单影只的她徒劳无获。

    小小年岁,就加入女娲之肠,实力可见一斑,她曾孤身一人独闯川海九宫,虽然无功,却也无甚败迹。

    向来孤傲的她不愿这昆仑镜落于旁人之手,竟然反其道而行之,自己成了这川海九宫第七宫的守护者:她要瞧瞧谁才是这个有缘之人!

    岁月蹉跎,如此之长,七七一个妙龄少女怎么能够忍受这坚守川海九宫的寂寞,所以她放弃了坚守,放弃了昆仑镜!

    七七之名的来源就是这川海九宫,她一出去就大肆宣扬川海九宫的秘密,可即便如此,这川海九宫依然不被有心人寻到。

    女娲之肠的宗旨是欲集雪姬,重铸石玉瑄,所以七七就打算去现世碰碰运气!

    谁曾想,这现世的花花世界如此之好,竟美的七七对这里流连忘返产生了独爱之情。

    七七这一懒散生活就是现世的一十八年,聪明伶俐的她很快适应了现世,并且成为了一家集团的霸道女总裁!

    七七喜爱这里的原因是,这里有世上最好吃的食物;这里有雪狐灵最喜欢的葡萄酒;这里还有雪狐灵、慁精一生都苦寻不得的真挚感情。

    而在此,她遇到了罗弋风,向来孤苦伶仃的她终于在人生里看见启明灯给她指引着方向;要不是赤龙的突然出现,她决计不会去伤害罗弋风半毫。

    此刻,她才明白,她一生最缺少的是什么……

    明月上高楼,君若扬路尘,妾若浊水泥,浮沈各异势,会合何时谐

    这冰城内张灯结彩,普天同庆,早被七七得知罗弋风结婚的真相。

    踽踽独行的七七,心中愁苦,竟不吝啬泪水,边哭着边一跃百丈,定要凭一己之力把这劳什子的婚宴搅扰不可。

    这冰窟之内,罗弋风正要和三位娘子行跪拜天地之礼,被外面的一声冷喝声打断:“罗弋风,我看你敢跟谁结婚……”

    三女诧异,怒火中烧,都从声音的判断出来,这来人恐怕就是七七了。

    罗弋风不尴不尬,啼笑皆非担心想着:“这……这可如何是好!她怎么也来趟这浑水了!你……你不要命了么……”

    褒姒不曾认得七七,她目不转睛瞪着七七:“你就是七七罢!”

    七七泣不成声:“罗弋风,我算什么……”

    莫莹对七七狠言道:“你来凑什么热闹,不是你要窃取狐鬼之慁灵吗?不是你要取我们的性命吗?你哪里来的勇气敢孤身前来冰城境内……你诓的我们好苦啊……七七——女娲之肠的使者!”

    沃克不咸不淡道:“哎呀呀呀……我的鬼帝啊……还真是少不更事啊!我可真服了你了,这是难得一见的四女争一夫啊……”

    七七也不言语,模糊的眼瞧着这三女那令人羡慕的婚服之装。

    褒姒、莫莹、轻华各个穿一身大红长袭纱裙,外套着锦缎薄纱衣,那纱衣下围的边角用金色的丝线相衬,正好被一条橙红色缎带拦腰而束。

    除了莫莹,她们俩这腰间均有一串“禁步”配饰,这或是用和田玉打磨而成,用一条红绳穿过这玛瑙之额,方才又被两条银线挽着玉坠而成。

    唯独莫莹的配饰是这卡咝丽送的定情信物:护身玉符!

    那两女头上若瀑布般的长发均使一支红玉珊瑚钗挽住发髻,朱钗尽头是一串玉坠,将她们秀美容颜简直烘托出来另一种高度。

    这褒姒更是胜过万千雅致的玉颜,即便七七自己也暗暗对褒姒的丽容心服口服——七七自愧不如,不由得看的出神:那脸庞上画着清淡的梨花妆,额头上还有一点美丽的天然红砂,本就风姿绰约之态因为内敛了妖娆而尽显勾魂摄魄之颜。

    这一双秋水剪瞳,眸流柔情清波流盼,尽使天下骚客折腰!

    七七哭了,她看着褒姒绝代之丽,觉得自己输的一败涂地,愤愤不平道:“你别告诉我,你忘记了!现世我们的一切!”

    卡咝丽打断七七道:“小姑娘!今天是我弟弟大婚之日,即便你是女娲之肠的成员,我也不计较你的无理,尽早去吧!免得我弟弟误了良辰吉时!”

    “我偏不!你弟弟若享得这良辰吉时,那我就失去了这一世的情侣!”

    “天下之事,十有八九不如意,你何必如此执着!”卡咝丽劝解道:

    “八九不如意,也没有什么!只是我要这件事情称心如意!天不赐予我,我就自己来取!”七七眼露寒光,鱼肠剑即刻刺来。

    褒姒亭亭玉立站在这里气愤,“放肆!”那红色袍袖顺着右手一摆,浑厚无比的灵压陡然提升。

    胤瞠目结舌,露出夸赞的眼神,点头叹道:“这实力已经不弱了!”

    七七哪里遇过如此强敌,气息立刻不顺,只好准备使出浑身解数!

    七七含泪,已经受褒姒如此威压,不到褒姒跟前,这身子犹如秋叶般软绵无力,只一个回合就被褒姒的灵压击退。

    七七呼吸不畅,整个身子悬空,只是被气息吹出四五丈远,“噗通”一声落在冰面之上。

    褒姒柳眉踢竖,喝道:“你不是我的对手!滚!我今天不想看见你……”眼里却一汪怨恨,看着罗弋风。

    褒姒以为七七鱼肠剑已出,就等于拿出了底牌。谁料到七七大喝一声,道化铯衣随音而出,这满身若有五彩磷光射出。

    卡咝丽,胤不以为然,他们都认为即便如此,这七七也绝不是褒姒的对手。

    七七泫然泪下道:“罗弋风,你说?你还结不结婚!“

    褒姒盛气凌人抢先道:“自然结婚,不用他回答,我都知之!你问这话太过可笑!”

    褒姒一扭头问罗弋风:“你喜欢这女子哪点?是因为她的穿着暴露……这等货色,你也要顺带一捎么?”

    罗弋风怎能忘记这现世里和那七七的一朝一夕,只是现在他听得褒姒的话后,左右为难,又回想起来那日她背叛他的那一幕——这话怎么说呢?褒姒……我的老婆啊……。

    罗弋风对七七是又恨又怕,虽爱尤恐,“七七……你我的事情咱们改日再说可好!你先走吧!日后,我……我……”

    七七剑尖指着罗弋风,眉梢上扬,瞧着冰窟顶端道:“哈!真是可笑啊我!想来还是我自作多情,自作自受了,那日你看了我,亲了我,摸了我……都不作数了,是吧!”

    “什么……”褒姒、莫莹、轻华异口同声叫着,并看向罗弋风。

    罗弋风不间不界道:“七七……婉秋……哎呀……成一锅浆糊了……”

    “干什么叫这么亲切,你忘了她曾经要杀我吗?”莫莹一副吃醋的样子。

    轻华不明前因后果,单纯着吃醋,心里琢磨道:“是啊,现在罗弋风身边已经有三个娇滴滴的娘子了,如果再来一位,她岂不是又要分一杯羹,本来我就已经很是受罪了,这哪能行呢!”

    轻华接着自私想到,“倘若我们一致排挤这七七,令她知难而退!那么,我岂不是少了一个情敌吗!”

    轻华故意说道:“七七,我听说过你,可想必风郎对你不过是一夜风流罢了,实对你没有多少留情,你何必作践自己呢!”轻华指着莫莹身上的定情玉符,接着对七七道;“看见这玉符了吗,那是卡咝丽姐姐作为定情的信物送莫莹妹妹的!”

    轻华柔指扒拉开罗弋风胸膛之衣,略带古怪得口蜜腹剑的语气接着说道:“这胸膛之上名为情锁,只有心仪之人方能刻上,你想想你有什么……现在放弃不好吗?”

    褒姒深知此事的前因后果,来龙去脉,晓得轻华的含义,略笑笑,接着听轻华说道:“我的好妹妹七七啊……喏,那位!亭亭玉立的这褒姒你可看见了,这容貌恐怕你也相形见绌了吧!她才是罗弋风的最爱,她同罗弋风比莫莹认识的还早!你说!你现在拿什么跟罗弋风说爱!”

    七七冷哼一声,“你们一个个都有这样那样的理由呆在罗弋风身旁,就我没有?是吧!我是不能爱!我有什么资格爱!我得不到,你们谁也休想得到!”

    莫莹惧怕褒姒,但对这轻华可没太多好感,见轻华如此轻浮的在众人面前剥开罗弋风胸膛,还妖娆多姿地在罗弋风身上蹭来蹭去,“真是令人火大,不成体统……”莫莹一边走来,一边撬开轻华搂抱罗弋风的这双葱指说道:

    七七嘲笑着她们说道:“你们自己间的矛盾还没解开吧!恐怕你这什么慁精还是在我之后,你有什么资格跟我争抢!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模样,一副尸青色的脸庞,空有一副好皮囊!”

    原来这轻华脸庞之上的确带有尸体那铁青的颜色,这轻华有自知之明,但是这完全不影响她白里透红的容姿!

    别看这皮囊之上略带慁精的痕迹,那也比得上这倾国倾城之貌!

    轻华火冒三丈,知道这七七言语夹枪带棒,有辱没自己慁精的身份,“你找死!”

    “哈哈哈!啊哈哈哈!黎山老母道化成,未得亘古显神通,道化铯衣一缕魂,灵柩方能显神通!”七七抽泣不住,哽咽地念完这骊母灵柩之词,看地出来,这七七真要大杀四方,才可罢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