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雪狐乾坤录 > 第九十八章 道本虚无雪姬剑

第九十八章 道本虚无雪姬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飞云子和垍一战,爆发的力量太过庞大,惊动了这常羊山上的琦淼、关晓茕、邀星、千图、琼镰。

    几人匆忙赶来,可已然为时已晚,正见那被五极一掌劈成两半后的飞云子的躯体落下来。

    所向门眺望远处,见远山尖儿上五人驾着白鹤赶来近前;往日里千图和飞云子关系尤为紧密,这千图看见飞云子身首异处,未到跟前就嚎啕大哭起来。

    千图五指抵着额头,闭了眼,也止不住泪水的奔流,“我可怜的五师弟啊,这……这……”

    原来千图老远就看见师弟飞云子血肉模糊的上半身挂在柏树梢上,他哪顾得了白鹤停翅,一翻身,脚底亮了三次绿光,瞬步三次,方才一把揪住这树梢上摇摇欲坠的飞云子上半身,起身停在所向门百步前悲愤,“这……这是有何等的深仇大恨,竟然使得我飞云子师弟连个全尸都不曾留下啊……”

    嗖嗖嗖嗖,其余跟随千图的几名同伴也纷纷痛哭流涕的赶来近前。

    “定是这群贼人下的毒手!是谁?站出来自裁谢罪吧!”千图眼神布满了血丝,投来你死我亡的“战书”凄入肝脾说道:

    垍从重伤里缓过劲,羞与哙伍,将眼角余晖投过来在五极的侧身鄙夷着。

    五极还奸笑连连道:“快叫你们当家的刑天出来,否则你们的下场比这身首异处的飞云子还惨!我们的目的是在刑天,而不是你们——你们可不要罔送了性命……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

    这为首的琼镰深吸一口气,并缓缓地升起来自己的双肩舒缓着悲愤之情,之后,他快速的落下双肩,一低一高的睥睨着五极道:“我定把你这个猖狂的恶贼大卸八块,以慰我五师弟飞云子的在天之灵。”

    所向门虽不在意五极的所做作为,然而他从这为首之人的悲凉里透视出了真情,当下心里一翻腾,竟也无言以对。

    所向门不愿回怼这大悲大痛之人,只把神识一动,左手从腰间披风的夹缝里伸出来,提高臂弯去抚摸了双翼闪电貂。

    双翼闪电貂好似窝在所向门右肩上时间长了些,在得到所向门的示意后,它展开双翼将敌手的信息传递给所向门。

    所向门蓝色的眼睛,黑色的泪痕一如往昔,他道:“琦淼是琦白的姐姐,也是琦氏一族的佼佼者,因追求极致的力量,远离升山,奔赴常羊,拜刑天为师。”

    洛神只喜欢搭话所向门,“那其他人呢?”

    所向门眼神里含有洛神的身姿,说道:“我并不在意其他人!只是对这琦淼感兴趣!”

    燚瑶哭笑不得:“因为她是这五人里最漂亮的呗!”

    洛神眉开眼笑道:“燚瑶妹子,你是什么醋都吃吗?呵呵……呵呵……”

    “就你是个狐媚子了!吃什么醋,我吃什么醋!这都是这个丑八怪的本色而已!”

    所向门听不懂她们两人的打科插诨,正要说话,被对面为首的人断喝,“你们在那里叽叽哝哝说些什么呢?还不快些来受死!”

    本来垍好出风头,这种敌人的挑衅他向来当仁不让,但是这五极的所作所为,令垍感到羞耻难耐,哪里还有什么颜面站出来。

    五极于这山中狂笑不止道:“说话倒不含糊,只是不知道你有没有真材实料!放马过来吧!好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报上名来,我琼镰可不杀无名之辈!”

    “我乃女娲之肠五极是也!你们这等宵小鼠辈难道还想秉承刑天意志为他卖命么,可别笑掉我的大牙。”

    “就你嘴狂!”

    琼镰跃近一丈,魂符之一菊镰已经射向五极,还未击中五极,这第二发魂符之一菊镰又出,琼镰不等五极逃离,再次捻个手决,魂符之十一火葬。

    这第一发魂符之一菊镰已至,绿色的尾翼像流出了多余的灵力;这月牙光刀锋利无比,似乎连铜墙铁壁都可穿透。

    这五极站稳身躯,不使用符术,也不逸散三魂,简简单单突兀的摆出右手,捏住了这不可阻挡的月牙光刀。

    琼镰逼近五极,一脸茫然;待第二发魂符之一菊镰迅速的击垮这第一发月牙光刀的时候,五极捏住光刀的手稍微一用力,就彻底瓦解了这带着浑厚无比力量的魂符之一菊镰。

    此刻的琼镰如同那迅猛的猎鹰不仅被蛇窥探先机,还被反咬一口的神情,吃惊地阻止自己这逼击五极的迅猛之势。

    琼镰变幻了身躯,踏乾位迂回在五极侧面,“这五极的实力真的强横到可以徒手破我菊镰的级别吗?怎么总感觉怪怪的……他的实力明明只有小六阶双击魂生的级别啊……我可以感觉的到……但是……”

    五极边夸夸其谈道:“怎么,小六阶双击分裂很强吗?我如此捏碎你这二次叠加着的菊镰就这么令你感到意外吗?我现在岿然不动等你来袭,你连靠近我的勇气都丧失了吗?修真如你这般可不行啊!明明是小六阶双击分裂的程度,就这样胆小如鼠么,真笑掉我的大牙!”

    此刻,魂符之十一火葬正好从五极脚下燃起,不消眨眼的功夫,大火迅速漫延至五极头顶,浓烟滚滚,令人不可辨物!

    千图、关晓茕、琦淼、邀星四人洋洋得意以为五极此刻必然身陨!

    琼镰见五极被火焚烧,但内心却还是忐忑不安。他确信这种级别的魂符是不会对五极造成致命伤害的,脚落巽位,聚精会神盯着被火焚烧的五极。

    琼镰眼瞳全是绿色的火焰,不停在变换自己的位置,只是不敢靠近五极。

    琼镰是刑天的大弟子,跟随刑天有两千多年了,实战经验丰富,论说不会被五极轻易击败。

    然而,这琼镰一双瞳孔放大,夸张的张开口,“呃……咳……”连喷两口鲜血。

    琼镰吃惊的说道:“这……不……可……能……”

    琼镰眼光下移,只见雪姬剑穿腹而出。

    “道本虚无,虚无生一,一二成三。更三生万物,物皆虚化,形形相授,物物交参。道本虚无雪姬剑!”五极出人意料从琼镰身后刺入道本虚无雪姬剑。

    “不可能这么快……”琼镰还在恐怖着五极的神秘。

    “是不可能这么快!本来就不是这么快……”五极说着令人捉摸不透的话语。

    “我根本探知不得你的瞬步!咳……”琼镰又吐一口血,他遗憾着神色道:“师傅,我们的意志不可能达到了……我们落后了……”

    “道本虚无,虚无生一,一二成三。更三生万物,物皆虚化,形形相授,物物交参。体体元虚,头头本一,未许常人取次谈。虚无妙,具形各相貌,虚里包含。虚中密意深探。致虚极、工夫问老聃。那虚寂湛然,无中究竟,虚无兼达,勘破瞿昙。象帝之先,威音那畔,清净虚无孰有儋。诸玄眷,以虚无会道,稽首和南。”五极自负的道破自己雪姬剑的奥妙。

    “这是虚幻的能力吗?你的实力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可恶啊!连……连唤出……雪……姬……剑……的……机……会……都……没……有……”

    “你临死之前告诉你一个秘密,我根本不是真身!按道理说我的确不是你的对手,毕竟我这个状态的极限是小六阶双击魂生黑色!击败你这个小六阶双击分裂绿色的级别还真得靠道本虚无的一击必杀!没有办法,道本虚无雪姬剑本来就是无敌的存在!”

    所向门难以言喻心中的动容,他加入女娲之肠第一次窥探到了五极的恐怖!

    垍无奈的说道:“这的确就是五极的恐怖,毕竟曾经和罗泽争过帝位,五极的恐怖还不仅仅如此……他的自负可不会是刚愎自用啊!道本虚无!极之雪姬剑!”

    所向门痴痴的说道:“发生了什么……五极根本没有使用瞬步!”

    “这就是道本虚无雪姬剑的恐怖所在!”垍不得不相信五极的实力说道:“女娲之肠令人闻风丧胆,你以为是被一个小六阶双击魂生黑色的人组织的吗?你以为能和罗泽一战的人连战斗的资本都没有吗?”

    “错!大错!大错特错!五极的强大还在于……还在于……五极这个身躯仅仅是他的分身,如果不是芥蒂山一战,罗泽重创了五极的话,当今天下恐怕无人会是其敌手!”垍虽然鄙夷五极,但是对他的实力不得不承认。

    “又一个邪姬帝妃的存在吗?我为什么从五极身后看到了她的恐怖背影?怪不得他有和紫圣丽主谈判的条件?原来……原来五极本来就是强大的代表!”

    九凤、强良意料之中道:“嘿嘿!所向门,是不是感觉不可思议!我哥俩见识这道本虚无雪姬剑的时候,一招都不过,就败下阵来!”

    “他如此强大!他如此强大的令你们两人都没能过上一招吗?”所向门蓝色的眼睛,黑色的泪痕俨然起来,不再如此轻看五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