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雪狐乾坤录 > 第九十四章 刑天的来历

第九十四章 刑天的来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所向门吃了丹药,不到一刻钟又恢复往日的面无表情。

    烈日西倾过半,天气在蛊尾山已经不是如此的炎热。

    几人一路上无话,各自揣摩着各自的心思。

    五极略带调侃的语气道:“蚩尤的象之雪姬剑我们女娲之肠已得,下一步,我们要寻觅的雪姬剑是时之雪姬剑要来替代所向门、九凤和强良在裔那失手的时之雪姬剑真实领域!”

    九凤、强良面上无光,唯独所向门并无气恼之色,一言不发,“我心里记挂的是女人欧阳嫣然的安危!如何得知邪姬帝妃和紫丽圣主的底细,直接询问吗?这样未免太过拙劣。”

    五极说这话的意思就是询问所向门他那手札可有其他的雪姬剑记载;所向门心不在焉思前想后,没有回应五极的询问。

    五极眼角透漏了傲世轻物,上嘴唇拱着鼻孔,“所向门,你可有什么话说?难道你不想重铸石玉瑄了么!”

    所向门听着五极的轻看之音,停伫不前,愁容满面道:“五极,你向来都如此怙才骄物,怪不得会惹来众人的反对!难道连你也想跟我敌对一场。”

    五极差点气炸了肝,他所料未及的是向来都沉默寡言的所向门居然如此在他面前挑衅着,当下就要发飙,被九凤、强良见风使舵了拦了下来。

    五极收到了强良眼神的讯息:现在不是时候,你没看所向门除了这个洛神的袒护外,他手札里还有强者么。做大事者不拘小节,何必为这些小枝小节耽误了大事!

    垍在蚩尤一战的时候就对五极颇有微词,只是隐忍了好久;他和所向门一战,战的光明磊落,对所向门的为人也佩服不已;见五极还有和所向门挑事的意思,帮衬着所向门道:“所向门,你不必怕他五极,现在的他根本不值一提,他哪来的自信可以视人犹芥,我尚且不惧他,你更不用怕他,好让他五极别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脸,自以为是的感觉了不起!”

    洛神跟在他们身后,听着几人的你一言,他一语,甚是烦恼,“所向门你把燚瑶叫出来,我们姐妹聊会儿!”

    所向门难以置信地盯着大变样的洛神道:“我越来越不懂你们女人的心思了!”

    洛神摇了摇所向门的手臂,央求道:“恐怕你重来都不曾懂过……快憋死我了,你们大男人说的这些,我根本不感兴趣!不若你放燚瑶出来,我们也好联络联络感情。看的出来,你挺在乎她的!”

    所向门对洛神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感夹杂着,他隐约感觉到洛神此刻对他的情感和燚瑶对他的情感都十分接近,只是难以言喻她们之间的区别。

    所向门不愿自己烦躁在这些琐碎的小事上,只好顺从洛神的意思放燚瑶从所向门手札里出来。

    五极克制着即将爆发的情绪,还好所向门并不是那些挑事的人。所向门蓝色的眼睛,黑色的泪痕没有变化,只见“扑棱棱”山河社稷图展开,在众人面前传来声音:“山海经有云:刑天与帝至此争神,帝断其首,葬之常羊之山,乃以乳为目,以脐为口,操干戚为舞。”

    慵懒獐头鼠目对所向门心有余悸,不敢接着他们的话茬。他晃浪着脑袋不停的在眺望周围的山景,似乎对这些事情也并不感兴趣。

    九凤九个头同时还沉醉在洛神的美色之中不能自拔,它们时不时就来瞄一眼洛神宓妃,时不时就来臆想一番,只是不敢言语和表达。

    洛神是何等高贵,那令人眼迷心荡的黑长睫毛察觉了九凤的异样神色,瞥眼不顾九凤,拉着这扔是一团雾水的燚瑶的小手问东问西。

    强良尴尬这众人的气愤,提心吊胆道:“我说,所向门,我委实没有听明白你这话的深意,跟大伙解释下吧!”

    所向门实心实意的又说道:“这手札的意思是,刑天和天帝争神位,进行了一场战斗,结果天帝砍断了刑天的头,把他的头埋在常羊山上。刑天虽然没有头,但是仍是不肯罢休,他用俩个做眼睛,用肚脐做嘴巴,一手持着盾牌,一手操着大斧继续作战。”

    五极、垍当下明白了所向门的意思,五极兴奋道:“你的意思是这刑天的摄魂之灵可以替代裔的时之雪姬剑昙花一现?”

    “不错!我们这就前去常羊山,寻找刑天,抢他的冥盾和天斧。”所向门不苟言笑道:

    垍见两人一问一答,谈论着自己内心的所求,一时间话不赶话,没了搭茬的言语,空气里瞬间寂静万分。

    强良深解各位的意思,他感觉空气里还有逡巡不去的尴尬弥留着,不知所措,只好把眼瞄向夕阳的美好,来使得时间逝去。

    几个大男人俱都不说话,唯独两个女人还在喜笑颜开,他们听两个女人说道:“你追随所向门这么久了,他一直都是这么榆木疙瘩吗?”

    “呵呵呵……都是这么榆木疙瘩,简直对男女之事丝毫不知!”

    “哎!那你说你跟着这所向门有什么意思呢。”

    “你不知道,跟他在一块,去调戏他是多么有趣的事情,比如说你那蛊尾山上,我们遇见什么螽斯淫惑之虫,就发生了有趣的事情!”

    “是么!说来听听!”

    “哎呀呀!我们换个话题吧!我一听这什么螽斯淫惑之虫,鸡皮疙瘩都能掉一地!哎!你晓得这所向门的手札吧!里面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都有!”

    “你大概说的是山河社稷图吧!有什么稀奇的玩意?”

    “你不知道,这榆木疙瘩故意不让我瞧里面的记载,我就想对我父母的事情多了解一些,他都不肯。”

    “嗯!还有呢?”

    “这所向门手札里还有什么渔樵侣舟这种罕见的小玩意,有意思极了,下着狂风暴雨,在侣舟之上不仅不用掌舵,连丝毫的雨滴都碰不到我们,上面还刻在一行字——不挂征帆,也摇莫摇双橹,只可惜是跟这个不动风月的丑八怪一起浪荡小河之上!”

    “哈哈……燚瑶妹子,难道你也是一位对美男没什么抵抗力的花痴吗?”

    “瞧你说的,跟你不是这样一般!”

    “呵呵哈哈哈……”两个女人聊的不亦乐乎,根本察觉不出空气里的异样。

    九凤痴迷的眼神,嘴旁挂着哈喇,心道:“扁羽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蓉出渌波。河伯真是艳福不浅,倘若能够回到过去,让我做一回河伯,我也宁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这洛神和燚瑶谈的极其投入,完全没在意九凤这色眯眯的眼神;洛神粉红的眉黛在笑的这一刻,正好被夕阳的光衬托出酡红来,美极了。

    九凤看洛神又要把妙目看向所向门,当下就收敛了色心,光听宓妃娇翠欲滴得沁人心脾的女音,简直要软了双腿倒地一般;轻风了解他的色心,特意偷去了洛神身上的芬芳,赐给九凤来嗅……

    洛神开心的拐着所向门的胳臂,用柔体接近所向门的底线道:“所向门我也要看看那刻着字的渔樵侣舟!”

    燚瑶不再和洛神攀谈,她察觉出来这洛神的“心怀不轨”,心里不是滋味,她嘟囔起小嘴儿来,眼神鄙夷着所向门,正好和慵懒四目相对——燚瑶本能的生理反应,“喔”一声,呕吐了一地。

    所向门心疼燚瑶起来,抽出被洛神拐着的胳臂,赶紧来询问燚瑶;燚瑶还没折返起来那楚腰纤细的柔躯,被燚瑶右手一摊,刚好把所向门递过来的手推向侧后方。

    所向门不明所以,洛神似乎明白了燚瑶的“小九九”,赶紧也来和燚瑶求和来了,“燚瑶妹子,我来给你捶捶背!咱们都不理这个榆木疙瘩好不好!”

    燚瑶这才直起来水蛇腰,“噗嗤”地笑出来声音,并连连点点头。

    所向门呆立在原地,手留在半空不曾落下,痴痴的看着两女人相互掺和着去往岩石旁坐下继续攀谈。

    五极自从轻灵的弃判,再也对世间的男女之情看淡,心里唯一的一个目标就是——修真大道,报仇雪恨!

    垍听着两女人的醋意交锋,似乎比所向门先开了窍,歪着嘴连连笑道,“好了,所向门,想来你根本不懂什么男欢女爱,你侬我侬……我们还是合计如何去常羊山为好!你再修几年恐怕都不晓得什么是风月场所,什么是逢场作戏……咳!你的修真天赋和你的情商相比,真是判若云泥……她们的心思我看透了,也说出来了,你还是这般痴傻的表情……”垍摇摇头,对所向门的情商真是不敢苟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