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雪狐乾坤录 > 第七十八章 七弦琴的威力

第七十八章 七弦琴的威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宓妃娇躯一震,大喝声:“放肆!小小人鱼,怎敢在我洛神面前挑衅,不过区区小六阶双击魄觉紫色的级别也敢在我面前耀武扬威吗!”

    宓妃用神的口吻大放厥词,“一个雪狐灵小六阶双击魂生红色,一个雪狐灵小六阶双击魂生青色,竟然也能把我逼得如此地步,你们也算能耐不小了,可在我眼里,一百个你们不过蝼蚁而已!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徒为泡影!”

    洛神瞳孔无光,邪恶的睥睨下方的三人,登时发作道:“死吧!魂符之一菊镰!”

    所向门叫道:“一美,燚瑶!”赶紧将所向门手札施展出来回收了她们的身体,神识一动,山河社稷图这个底牌终于放出来!

    洛神猛然感到龙馀水已经不见,这里新的陆地世界陡然形成!“咦!”一声,还是看所向门如何自处!

    所向门知道洛神这一击魂符抵挡不住当下禁锢时间,改变地磁线!

    这魂符之一菊镰并非如所向门所想静止不动,只不过一念而过的时间,这菊镰便“嗖”的劈来!

    这魂符之一菊镰,形态坚固,光刀巨大,即便没有地磁线的辅助依然朝着所向门袭来!

    所向门不敢硬接,尴尬的想要逃掉。被洛神察觉,“想逃么?没这么容易!”

    洛神懒得使用魂符,只是简单又拨撩了“商”弦,但见所向门晕头转向,连使用灵力的双手都软了下来,一刻也提不上劲道。

    这魂符之一菊镰还好没有现出本来威力,确实是被地磁线的影响到了。不过依然不够,即便如此,这魂符之一菊镰还是有小六阶魂生黑色的灵力程度!

    所向门“噗”一口鲜血喷吐而出,筋骨尽断!

    洛神,刚才一念的伫停,已经察觉,但不知道原因,当下不去管它。这洛神好奇这所向门竟然没死,心下纳闷,“奇怪!”

    所向门失去了战斗的资本,连再次施展山河社稷图的机会都没有,“可惜了,我竟会死在这里吗?”

    山河社稷图因为灵力不再蓄入的原因登时回归所向门元神,龙馀水又出现在宓妃周围!

    宓妃疯癫狂笑道:“虽然不知道你使了什么手段,不过看来已经是你的底牌了!惊讶吗!小子!”宓妃眼神中又重新溢满了哀怨道:“天下间男子都是薄情寡义之辈!你倒好,临死了不忘救了自己的同伴,已经很不错了!如果不是你激怒了我,说实话,我还真不想杀死你!你比那些寻花问柳的人强多了!”

    “啰啰嗦嗦,废话真多!”所向门临死不屈!“你是第几阶层!”

    洛神兴致勃勃,妄自尊大道:“告诉你也无妨,也好让你死的明白!我的真实实力是第三阶层魂祭魄觉的水准!当年轻灵如果不是趁机溜掉,我那会给她逃走的机会!死吧!小子!”

    洛神拨拉一声“宫”音,所向门登时五内聚焚,难受之极。

    宓妃眸子发白,侃侃而谈道:“上古七弦琴,长四尺七寸五,宽七寸,厚两寸;七弦琴依孔雀身形而制成,并暗合孔雀身形,有头,有颈,有肩,有尾,有足。琴底有两个音槽:中部较大的称为龙池,尾部较小的称为凤沼。这叫上山下泽,有龙有凤,象征天地万象!”

    “噌”一声,羽音而起!所向门踉跄倒地,蜷缩于地!骨头酥软柔绵,毫无支撑力道。

    宓妃像猫玩老鼠般,并不直接杀死所向门道:“这五根琴弦暗合金、木、水、火、土五行,藏有宫、商、角、微、羽五音。相传这七弦琴之初是五弦古琴,只是到文王被囚禁羑里,思念儿子伯邑考,加弦一根是为文弦,又待到武王伐纣时期,武王加弦一根,是为武弦!所向门!你死在如此名气下的七弦琴下也可傲然一世了!”

    宓妃看所向门备受煎熬,洋洋得意,收起七弦琴,袅袅而来,近身所向门!

    所向门无力反抗,连释放所向门手札的气力都没有!

    宓妃蹲下香气扑鼻的身子轻轻抚摸所向门的肩膀,嘴角露出酒窝,莺声燕语道:“魂符之七,血红花三两朵!”

    只见所向门全身挣扎痉挛,这血红花盛开之下,所向门毫无血色,心脏突然骤停!

    结束了?

    宓妃大喜!虽说她不知的人鱼和燚瑶的去向,但是这般折磨了所向门,她也稍微有些心里平衡了,“由你们去吧!就当是奖励所向门如此倔强的救你们一命!总算有一个比河伯,比后羿强的男子出现了!”宓妃眼里登时夺眶而出!

    二十处变幻的火焰登登闪亮,即便在水里,也依然不熄灭!

    洛神大惊,拉开和所向门的距离,不解的擦拭眼泪,一动不动地看着所向门的变化!

    所向门被二十处火焰你来我往的交替穿身而过,身体渐渐有了血色!

    “什么!什么!”宓妃大惊失色!“居然还可以这样吗?”

    所向门的心跳由缓而快,又由快渐复自然!

    宓妃揉揉眼,生怕是自己看错了,就这么眨眼的功夫,所向门又活了过来,不仅如此,所向门体外三魂顿时生龙活虎的活跃起来,它由青色变成了蓝色!

    所向门马上睁开蓝色的眼睛,——这一世已去,一世又来的眼睛,“惊讶吗!洛神!宓妃!”山河社稷图犹如影子般凭空而现,若卷轴般缓慢展开,飞在所向门的后背头顶之处!

    所向门嘴角露出了笑容,“知道我的摄魂之灵是什么吗!连我都如此惊讶!我的摄魂之灵名为机会!万生万世因果演,徒了孽债往生缘,极乐净土有人寻,唯独机会尤我选——山河社稷图!”

    宓妃容颜变色,只一会儿,又故作矜持道:“我的确不理解你为什么活了过来!不过!我敢肯定,你决计活不过今日!如果你不愿独自归于阿鼻地狱,我就亲自下去送你踏上彼岸花前,三生石边,奈何桥上!”

    “你大可一试!我也正好证道修真!看看我到底是死的机会多一些,还是活的机会多一些!”

    “少在那里得意!我这就送你下地狱!”

    “我从生死边缘几番回来,还当真没见过奈何桥!如此说来甚好!”

    “这么想死,我就成全你!区区小六阶双击魂生蓝色的级别就让你如此得意吗?”

    “注意你的言辞!不是区区小六阶魂生蓝色的级别,而是浴火重生的我,方证大道:愈死愈强!洛神!你耐我何?”

    宓妃额头不由自主的沁出香汗,“这所向门实在邪门,活了就算了怎么还升了一个阶级!难道真如他说的,他是愈死愈强吗?哼!什么都不管了,即便如此,你也不过是蝼蚁般的存在,在我面前还敢夸大其词,你若不死,我就亲自送你去见阎罗王!亮他也不敢不收你!”

    “怎么!理解不了了,连七弦琴都不敢用了吗?为什么拉开你我的距离!”

    宓妃整理一下容颜,笑道:“笑话!蝼蚁焉敢大放厥词!在我七弦琴下死而复生就令你如此自以为是了吗?”

    所向门视死如归,踏步而来!“说实话!这世上还当真没什么留恋,如果死了还真是一种解脱!女人!对不起了!”

    “发癔症了吗?你在叫我吗?所向门?起死回生就让你如此得意忘形,甚至连神智都错乱了吗!我可不是一般的女人!我是洛神!”

    “不用你管!”所向门果然不畏生死,跃身前来,近身博斗宓妃!

    所向门徒手来攻宓妃上三路,提掌状镰刀模样砍宓妃肩膀,宓妃不慌,一笑而过,轻松躲闪,“摄魂之灵都不起作用,还想用白打吗?”所向门面不更色,依然敏捷的靠近宓妃,脚底生了蓝光,左腿半蹲并作为支点,右腿来划拉宓妃下三路。

    宓妃一摇,一腿抬高,另一只脚脚尖指地,如在陆地般惯性地在半空翻身,眼神和所向门双眸四眼相对!空暇之际,左手触碰了所向门的背脊,“魂符之五十三梨花针!”

    所向门逸散出体外那蓝色的并重叠着的魂影顿时晃动,如此强度近距离的魂符之五十三梨花针,不偏不倚正好扎在所向门的脊柱之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