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雪狐乾坤录 > 第七十一章 洛神的故事

第七十一章 洛神的故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燚瑶成功的脱逃完全取决于所向门。她跟在所向门身后思量:“所向门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又回想到刚才慵懒指着自己的鼻间道:“小丫子有人要替你强出头了!”

    她用难以捉摸的心望向所向门!觉得这样貌竟有几分可爱可看!

    他们逃到了树木交错的密林,走的极缓慢,以至于能够清楚的寻觅到这密林如此潮湿的气息。所向门想,他们必定跟丢了,即使是自己也很难辨得出南北。

    盛夏密林的气息全在树木上的蝉身上,尤其这样的夜晚!在这里找到一块干燥的土地是很难的,无奈之下,只将几块石块搬在树下歇息。

    燚瑶看见所向门对她仍旧不予理睬,很笨拙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扩大了嗓音再一次呼喊到:“你叫什么名字?”想是鸦群的扑飞惊动了所向门,所向门蓝色的眼睛盯着燚瑶一动不动。看到了这种境况,燚瑶很失望的叹了口气。心想他连名字都不愿告知,想从他口里挖出点货来定是难比登天。这可如何是好!想了想,竟转了死乞白赖口气道:“那这样吧!今后我可跟你了。跟你一起难免危险但也必定极其安全!”

    “你再多嘴,我把你舌头给拧下来!蠢女人,知道手札,不知道我叫什么吗?这么多人叫我的名字,明知故问!蠢女人!”

    燚瑶伸伸舌头眨眨眼睛:“好啊!来呀!”

    所向门流着圣城的血液,带着慁的面具,有着人类用心判断人的传统,想到:“她和我一样无父无母,孤苦无依,定是可怜!我们同病相连,倒真像天涯沦落的苦命人。”生硬道:“我叫所向门……”

    “所向门……所向门……”口里念叨,心里想到“我不知道吗!他们这样叫过你!我听得到。”心里不住窃喜。

    燚瑶看的出所向门把她当成了自己人,就说道:“我能看一下所向门手扎吗?”

    所向门早探索到了她父母悲惨的命运,故意摆下恶相道:“少做梦!别打手扎的主意。”

    “借,我借着看点东西就还你。”

    “我凭什么相信你。多说无异,该走了,他们都是好手,想必已经探寻到了我们的踪迹。”

    燚瑶努努嘴,对着所向门的背暗骂,小气鬼,本身就长了一副恶相,摆什么凶谱啊!

    所向门猛的停下,脖子扭了一圈。唬的燚瑶脸色煞白。所向门道:“别耍花样!我后面可长了眼!”燚瑶受了一惊,果然稳当老实多了。又听所向门道:“跟紧了,别让我后悔!否则不等他们吃你,我就把你活剥”看到燚瑶要哭,头也不回的加快步伐。

    不知过了多久,所向门根据砺石、赤铜判断说道:“我们想必来到了蛊尾山!”

    “你怎么知道?”燚瑶陌生的问:

    所向门道:“古书山海经记载,又东南十里,曰蛊尾之山,多砺石,赤铜。龙馀之水出焉,而东南注于洛。”

    燚瑶心里不爽硬是驳斥道:“就凭这么点砺石,赤铜就断定是蛊尾山吗?”停了一会,没底气的生硬说道:“我家乡附近的山就有……啊”燚瑶看到了一只恶心的虫子,一股脑跳进所向门怀里,毛骨悚然不住颤抖道:“虫……虫……”

    所向门道:“五藏山山经有云,谷之飞日蛊,即螽斯滛惑之虫也。其尾向上,苇坏河南入玄扈水似之。

    只有蛊尾山才有这恶心的东西!这下你没什么疑问了吧!”

    燚瑶带着哭音:“螽斯淫惑之虫这名字一听就知道要有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所向门恐吓燚瑶道:“下来!你很重!”

    燚瑶哭着央求道:“你抱我过了前面的河……”把头埋进女娲之肠风衣的衣领内不依不饶。

    所向门无奈只好抱着燚瑶淌着水过河。不知为何,所向门此时此刻脑海里浮现出来欧阳嫣然的俏脸!顿时感到羞愧难当!但依然没有表现在外相上。

    过了河燚瑶猛的跳下来在河边呕吐,完了说道:“你身上的味道比那虫有过之无不及!”

    燚瑶玩故意呢,相反在所向门怀抱里她全身躁热难当。燚瑶是在呕刚才的气。这是一见倾心的感觉吗?燚瑶心想。倘若不是的话,我的心怎么砰砰乱跳!

    所向门不知其意,闻了闻道:“有吗?”燚瑶背对所向门笑着假装吼道:“你说呢,臭死了,臭汉子味!臭男人味混杂着臭汗味!”

    所向门不解风情道:“该上路了,小心了,这可是个穷凶极恶之地。”

    燚瑶与所向门顺着龙馀水的流向,东南而去。这是他们在蛊尾山迷路不得已而做的诀择。龙馀水蜿蜒而去只见其躯,不见其首。

    燚瑶与所向门寻路的最大障碍就是沿岸过去,陆路愈扩大成了水路。这里极其潮湿,天又趁夜下起了大雨。

    闪电的影子除了在他们面前稍纵即逝外,还化成了电龙,似要在龙馀水中翻江倒海。

    燚瑶皱起眉头,后退起来,转又而绕起圈弯,所向门雨中望去,竟是一条冰澈射人的龙毒蛇。

    所向门懒的欣赏燚瑶和毒蛇的周旋,未吟唱,就一魂符之三空斩,将蛇瞬斩为二段。

    所向门最讨厌的是雨,喝一声“开”。但见一叶偏舟袭河而生。燚瑶好奇的先一步跳将上来,只见所向门手扎在雨中光灿灿显出两行字来:不挂征帆,也摇莫摇双橹,未了,道出了这小舟的名号。

    燚瑶希奇的不得了,还念出来:“渔樵侣舟”燚瑶问:“你哪得的这些个希罕玩意!”

    所向门打断燚瑶的话,打个手势,让小舟靠近这龙馀河豁口处的石碑。燚瑶只顾看着这小舟暗想,虽说这小舟小,它怎么能藏进所向门手扎,更令人郁闷的是外面雷鸣闪电,狂风暴雨,这小舟又没顶,为什么我不感到丝毫的雨滴。燚瑶对小舟的好奇全转移到了所向门身上。

    这时听所向门念道:“我本有心与明月,谁知明月照勾渠。”燚瑶看到这石碑上的刻字奇奇怪怪,就道:“这是谁写的,古灵精怪的。”

    所向门心有顾忌,打个手势令舟继续顺水而下。闻声道:“是洛神宓妃。”

    燚瑶嘻嘻哈哈道:“谁是宓妃啊?她怎么把字刻在这么个地方的石碑上”

    所向门知道明日是决计逃不了和宓妃一战,就道:“她是伏羲和女娲的女儿,因迷恋洛河两岸美丽的景色,降临人间!”

    燚瑶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极力辩证道:“她既然迷恋的是洛水,又怎么将题词写在龙馀水豁口的石碑上了?”

    所向门望向闪电道:“扁羽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蓉出渌波。”

    燚瑶急的出汗道:“我第一次发现你还是这么磨叽……”

    所向门不理踩燚瑶说了关于洛神的故事:“宓妃最好七弦琴,能奏起人间最优美动听的乐曲,可是却被黄河里的河伯听到。河伯潜入洛河,见到宓妃,一下就被宓妃的绝代容颜所吸引。于是河伯化成白龙,在洛河掀起轩然大波,吞没了宓妃。宓妃被河伯押入水宫,终日被糟蹋。

    她郁郁寡欢,只好用七弦琴排遣愁苦,这日,被后羿听说了宓妃的遭遇,非常气愤,他将宓妃救出水宫。回到洛河,并与宓妃产生了爱情!”

    燚瑶听得投入,将自己想像成宓妃,听所向门不言语急问道:“那后来呢?”

    “后来,后来河伯窝了一肚子火,听说了后羿宓妃之间的爱情,更是恼羞成怒。他化成白龙,再次潜入洛河,吞噬田地、村庄、牲畜、后羿怒火填鹰,射中河伯的左眼,河伯仓皇逃走。

    河伯自知不是后羿对手,只好跑到天帝那告状,天帝早就知道所发生的一切,并不向着河伯说话,河伯只能灰溜溜回到水府,再也不敢管后羿与宓妃的事了。然后天帝就封后羿为宗布神,宓妃为洛神。”

    燚瑶听的感动的稀里哗啦的,一抬头,再皱眉头道:“你个骗子,这明明是一个感人的故事,怎么会写这种伤感的词句在石碑上!”

    所向门苦笑燚瑶孤陋寡闻只好解释道:“后羿见异思迁,被嫦娥的美貌所吸引,就斥责宓妃是残花败柳,并将之抛弃。他们就是在这龙馀水的豁口处分手的!所以……”

    燚瑶听得哭了道:“所以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都是花心大萝卜,只会移情别恋!”

    所向门这时才知道燚瑶只是好奇这个故事,所向门思之再三说道:“我讲的并非故事,之所以讲出来恐怕我顾及的事情要到来了。宓妃一怒之下再回到河伯身边,整日与河伯缠绵床第,滛靡奢华。她以此糟蹋自己,终于使自己性情大变,就在这龙馀水尽头,遇人又迷人,而且食人。”所向门停顿半响道:“对于我来说她一个人就足以是我的劲敌,更何况加一个河伯呢?”

    燚瑶努起嘴道:“我听出来了,你的意思是我是个累赘,呜……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