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雪狐乾坤录 > 第六十二章 狐鬼之慁灵

第六十二章 狐鬼之慁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老家伙,你如此攻我主公未必忒小瞧了咱们了吧!”裔如此迅速仍然没有摸到季无常的踪迹!

    “切”裔咬牙切齿心道,老家伙果然有一手。季无常边退边道:“小毛孩,我出道的时候,你牙还没长全呢吧!我可是速神。”季无常正洋洋得意之际嘿的咿呀一声,正被裔半掌推出几仗外,幸亏季无常素有速神一称。否则可就慢了分毫,这分毫之别可就已经要了他半条老命了。季无常看着刚才裔站的位置只见影身才消逝掉,心里愤恨道:“大意了。”

    裔闷道:“怎么样,我的掌力不好消受吧!老家伙!比起你这个速神,我如何?”

    季无常认输说道:“果然,长江后浪推前浪!”

    秋雨不甘示弱,刚刚控制了妹妹,就来到裔面前,想替舅舅搬回一局。裔看是秋雨不敢小觑,踏兑位躲避秋雨,秋雨默不作声,誓要替家族扳回荣耀,同裔前后迈兑位。

    裔看秋雨没有让步的意思,轻点右脚尖后翻身在空中埋了影身继续踏乾位。秋雨此时左手抬起并半蹲身,刚好夺过裔空中的掌机,偷袭裔下三位。

    只听裔破口道:“魄符之一银河”裔附近的区域内都是被银色的沙土覆盖。

    秋雨毫不示弱凭借速度产生的风破开周身的视线,并且迅速徒手穿透裔的胸膛。

    裔的身体化成白烟出现在秋雨正前方,靠秋雨前臂这个支点,倒立空中单掌下摁秋雨天灵盖。秋雨不知何时退却衣服徒留裔继续下落,裔走正身位落于坤位。但听秋雨说道:“步法双分之金蝉脱壳是我舅舅季无常得意之作!”

    话音未落,秋雨又不知何时回到衣服中,中指袭向裔右腋窝,嘎吱一声响正击中要害。琦白看的出神道:“好快的身法!当今世上的新速神诞生了。”此时秋雨道:“步法三归,是我闲暇时游玩的身法。裔吃了亏,并不示弱,继续加快影步。可裔无论如何提速攻击秋雨,秋雨都仍然会回到原位,只见裔额上已经沁出汗珠。秋雨好似立在原地岿然不动。秋雨道:“步法四多重区身,会成为我的成名之步。”季无常抹去嘴角的血渍,夸道:“好样的小子!”

    裔六神无主,只是乱扑,被秋雨霎时唤出雪姬瞬间爆出的力量伤到。裔退出最大伤害的范围,呼吸提速,瞥眼望见卡咝丽已经将安然无恙的莫莹稳住。秋雨趁胜追击,刚要提手中雪姬剑来砍裔,确被裔重重的从后面击中。

    裔道:“有一种时空之术可以容纳真身,并且使自己不受他的影响继续停留在这个时空,也就是说你看到的不是影子而是我留下的真身。只不过这个术有个弊端。”

    胤,立时边要将羽扇柞住,边惊道:“时空术屈身。”秋雨冷不防受此一记重掌着实不轻,当下就喷出一口浓血。裔的掌力还未全部施出。只见裔的双手不知为何陷入了时空之中,裔受到惊吓,徒靠灵爆逃了双手,可依然是迟了,只见手腕处鲜血当下泄流不止。

    雨翯将裔救出退到自己人身边,眼下他的从属官就已经撕下一片丝巾来裹裔的手腕。雨翯和裔恶狠狠望见胤柞住羽扇子救下秋雨。

    裔吃这一亏不比刚才的秋雨轻,所以他只好眼下按兵不动。

    裔道:“秋雨,论速度你的确当之无愧成为了一代速神,可你毕竟太年轻了!实力还是不行!”

    “哎哎!”,胤打断裔的话道“我说裔啊!此时没了雪姬剑的你说话依然不减当年啊!呵呵呵,小心风大闪了腰!”话未毕,就见胤的双眼埋进帽底,步伐极快的来到秋雨身旁。裔看到胤的动作竟吓的退了一步。裔心道:“胤刚才的速度和时空之术莫说是我,即便是刚才的秋雨恐怕都……”

    裔着了胤的道,好像感到了胤的恐怖道:“果真胤,你才是我万年遇见的第一敌手。”说罢又连喷几口鲜血。

    胤接着说道:“时空术屈身的弊端是未伤敌人,自损三折,而且是之后才能显出。”裔听到胤道出自己的机关,又吐几口鲜血。裔想到:“出道以来没有任何人能于我面前不战而屈人之兵,胤你是第一人,有朝一日我一定要除了你,你阻挡了我们的大业。”想罢昏厥于地。雨翯看见裔如此重伤只好命人将裔扶住送走。

    正在这时,弋风的三魂已经将雨翯残余的封印力量甩出去,继又而推出了父亲的封印之锁,一把剑柄从地面刚要复出。七七跳出去化变千万身,只见七七一个影子拖拽剑柄往外拉,呛的一声,只见只有剑柄留在七七手上。场上众人不约而同怪讶道“哟!”

    七七惊讶的望着剑柄大失所望,知道自己已经暴露,并且也中了罗泽和胤的道!

    卡咝丽难得阴沉着脸想到:“是她!竟是她?弋风在现世选择的女孩?好狡猾,好诡秘,好手段。我和胤多次都不曾窥探到她的真面目。而且那次雪天的诡异事件会和她有关么?”边想边回忆:“连我都如此难的去掌控地磁线!”“这女孩小小年纪竟会是女娲之肠的人,这里不会是还有什么其他埋伏吧!这众目睽睽之下,她想如何达到目的。弋风怎么会认识她,我只是几天不见弋风而已,看他手段是根本无从所知她的来历的。不知道她是如何认识了弋风。她潜伏现世时间这么长仅仅是等待雪姬剑重组的这个时刻么?”一琢磨,问道:“胤,你怎么看!”一扭头来询问胤,见没人便四下张望,“一眨眼功夫,你跑哪了?”卡咝丽心下道:

    莫莹这时的神智多少回复了些。她六神无主的看见七七手里拽着泪川的剑柄,无意识的想到:“弋风走的时候,她无从所见,只知道醒来后就只有这把泪川剑陪伴着她。”莫莹太过悲观以至于她忽略了自己的变化。

    秋雨看莫莹的雪姬剑在她手里渐渐成型,心里对妹妹三百年的愧疚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堂堂七尺男儿流出了滚烫的泪,他终于等到了妹妹蜕变的这一天。他忍着痛,归隐在莫莹一旁,心里唯一一次的默念着:“妹妹,你要好好的给哥哥活着,这样我才能更多的去弥补我的不足和过失,鬼帝和你的事情我应允了。”莫莹踉跄着从哥哥这里离开,一步步将要离近七七。边走边嘀咕:“七七,你凭什么夺走我往日的情郎?凭什么泯灭我五百年来的夙愿?凭什么霸占我心仪已久的情郎?你这卑劣的行径是在背叛弋风,你根本不爱他!”

    七七心里唠叨道:“看你这个神经质也该活到头了,可惜呀刚成型的雪姬就要成为你的陪葬品。”七七低下头道:“是啊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有爱?对你,我没有资格!但是将死之人也何谈得到!”细声细语过后,速度极快的闪过来要杀莫莹。

    原来,罗弋风身体里的锁之封印就是泪川雪姬剑,当年卡咝丽将泪川交给莫莹保管并偷偷埋进弟弟体内一个摄魂之灵的封印,为的就是今天抵挡羽翯的解封!

    可不曾想阴差阳错,这锁之封印竟然成了诅咒的钥匙!

    相濡以沫的泪川剑情和特穆尔家族的霎时间爆发出来!

    特穆尔家族的原因,莫莹在罗弋风身上下的诅咒使得罗弋风在受到羽翯偷袭之际痛苦万分!罗弋风全身如同被岩浆淬炼!

    莫莹看见罗弋生不如死,所有的恨意早就抛到九霄云外,所以她宁愿不认识罗弋风而放弃对弋风的诅咒,但是诅咒已成,深种!想要放弃已然为时已晚!

    还好,这诅咒、羽翯的秘令——影空、锁之封印以及罗帝最后留在罗弋风体内的一魂,环环相扣,相生相克!霎时间,罗弋风的面孔一会儿挣扎的变成狐鬼;一会儿痛苦的回归雪狐;再一会儿尖叫着,脸又回变成人类的模样!

    只见罗弋风的脸变回原来俊秀的人类模样。

    七七双眼呆滞的看见,只要她的掌心再近莫莹胸口一寸,泪川雪姬剑就会从她的额头穿透。七七噤若寒蝉,她发现这把救莫莹的雪姬剑正是她要争夺的剑心。

    罗弋风双目紧闭,他重新进入了潜意识大喊“褒姒!褒姒!你果真不见我了吗?褒姒!这里怎么变了模样……”

    冥冥中罗弋风听见河水澎湃之音,等他睁开眼望去时。他见到他体内的暗海竟然存在亿万万漩涡。

    近处的漩涡内爬出一只蜥蜴,它停在岸边向弋风这凝视。

    罗弋风正不知所以然时,只见他的魂魄张牙舞爪逸散出来按九宫八卦的位置藏匿于漩涡中。

    此时,远处不知何物带着光飞驰而来,悬于空中。

    罗弋风移开手腕,惊讶的看见这正是泪川。

    一魂从漩涡中疾奔向泪川,并握在掌中。抑郁的怪语道:“切”!泪川可不是剑!我可不是泪川!更不是褒姒!

    这魂影手一摆动,泪川剑消失,几条黑色的灵络像鞭子一般拽在手里挥舞!柔韧异常,灵动异常!忽而围绕全身转动,一眨眼,又被这魂影帅气的丢出几仗远,霸气侧漏!这魂影诡秘的叫着,“哈!”“额呵呵!”“罗弋风!你还是真是弱的垃圾呀!纯粹的力量知道吗?我们是你纯粹的力量!”

    转又而不等罗弋风的呼喊,和蜥蜴融为一体。瞬间又一副蜥蜴的面孔舞的这黑色灵络,或消失或出现,或变鞭形或成碎裂的黑色利刃!在蜥蜴手里,这黑色灵络变化万千,很是威风!

    这时蜥蜴才这般快速的进化成和弋风模样一般无二。

    弋风惊讶的问道:“你这怪物是谁?我问你!褒姒呢!让褒姒见我!你怎么是我的样貌?你这怪物快点把褒姒放出来!那个时候的你不是听命于褒姒吗?凭你怎么可能囚禁褒姒。”

    “怪物,你叫我怪物,王,你的确不认得我了吗,我可是……嘿嘿!真是废物!不若让我把你这狐鬼的身躯夺取了吧!免得你被敌人吓的骨头嘎嘣乱响!”怪物停顿半刻,“我认得你,尽管你沉睡了如此之久!褒姒是谁?比我还强吗?也是来夺你这废物的身躯吗?这么好的摄魂之灵,你竟然不会用!我来教教你吧!”咕噜噜转动橙灰色的眼睛,期待罗弋风的回答!

    “我和这河内的亿万生物有一个共有的名称,为狐鬼之慁灵!我们都是你的子民。”话语刚落,他又急剧的退化成蜥蜴,这魂褪去蜥蜴这个皮囊,飞于空中将泪川投掷于空中。顿时一个偌大的天秤悬挂冥空!

    这暗海上的灵再次凝聚成人类的摸样,“这么厉害的摄魂之灵居然被暴殄天物,幻化成雪姬剑的外形,啊哈哈哈哈……罗弋风,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真是无可替代的废物啊?八百一十九岁的你竟然连摄魂之灵的真躯都没发现,废物!”这人有形无面,甚是恐怖。

    “这人奇异般又从河内拽出雪姬剑朝罗弋风说起话来。”罗弋风傻傻的看着雪姬剑,转移视线盯着冥空里的天秤,“谁才是真正的摄魂之灵!”

    罗弋风奇怪,此时此刻的他为什么听不到这人述说的任何声音。

    原来等这人灵体逸散了,他才醒悟刚才灵体言语之意,这不是无面之灵的话语,而是摄魂之灵在这裆下给他传递着回声!

    这分明就是摄魂之灵雪姬剑在说道:“弋风现在的你应该可以揪出我来,只要你愿意,无论何时何地,你手到之处都将成为我的寄体之处。泪川无影,雪姬无形,天秤所在,万空苍穹,独我为擎,主宰输赢。”

    罗弋风随着力量的苏醒,回忆渐渐映入脑海。

    千百年来好似历历在目,私奔、雪极大地、月夜花朝、褒姒、雪玲峡谷森林、小六阶橙色、《白打基式》、冷婉秋等如涟漪般一汩汩涌在心头。

    罗弋风痛苦在梦境里挣扎痛苦!不住的靠本能的驱使去解开各个封印的束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