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玩家凶猛 > 第一百八十九 暗门

第一百八十九 暗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法兰克福特市金泉银行行长,是一名大腹便便,脑满肠肥的中年男子,此时他正坐在vip包厢的松软沙发里,翘着二郎腿,极不耐烦地晃荡着盛放有加冰块威士忌的酒杯。

    “娘的,怎么还不来。”

    他骂了一声,将酒杯重重拍在了桌子上。

    作为一名前途无量的亿万富豪,他也是这家夜店的座上宾客,享有这间vip包厢的永久使用权——

    为了方便他办事,这间房间的墙壁内,铺着厚厚一层隔音垫板,就算里面吵闹得再大声,外面也听不见。

    按照以往惯例,夜店的主管经理会把每十分钟夜店里的监控画面截图发到私聊群里,如果有谁看中了某位客人,只要通知主管经理,后者就会让安保队伍行动起来。

    但现在,行长大人已经坐在沙发里坐了二十几分钟,别说预订的货物了,连个过来赔礼道歉的人都没看到一个。

    “艹。”

    心火升腾,烦躁难耐,他一拍沙发扶手,站了起来,挪动臃肿身躯,向着包间大门走去。

    他的手掌刚搭上门把手,大门就被猛地推开,一个浑身是血、胸膛被活活剖开一道竖长伤痕的保安扶着门,摔了进来。

    刚才还燥热难耐的行长瞬间清醒了过来,躬下身去捂住想要惨叫的保安的嘴巴,将他拽进门内,

    同时将门轻轻合上,没有发出一点响动,将门反锁了起来。

    身为普通人的行长侧耳倾听了一阵,没有听到什么声响,才低下头去,阴郁地对仰躺在地的保安轻声问道,

    “外面怎么回事?”

    这名保安作为血奴,哪怕被开膛破肚、血流满地,也还挣扎着没有彻底死去——甚至腰腹上的巨大创伤也在慢慢愈合。

    行长当然知道经营这座夜店的米勒家族是什么样的存在,

    事实上再过几年,等他的好朋友亚历克斯·米勒晋升为血族子爵,他也能获得初拥的资格,

    直接转换成正统的血族,为米勒家族当牛做马,以换取长生的契机——血族也是需要白手套来经营敛财的。

    这名保安的额头全是汗水,面部表情狰狞而扭曲,手掌捂着肚皮不让下水流出来。

    听到行长疑问,他沙哑而低沉地说道:“外面有...”

    咚——

    一杆有着骨质枪刃的长枪,直接戳穿了厚重结实的隔音墙壁,余势不减地将那名保安精准爆头,随意一绞,拽着单独一颗脑袋,慢慢抽了回去。

    这画面,有点像用牙签戳草莓吃。

    !

    行长的心脏砰砰跳动直欲炸裂,他立马趴在地上,没有向卫生间爬去,反而爬向前方墙角,整个庞大身躯瑟缩在半截枪身的正下方。

    长枪从屋内抽离,保安那还残留着惊恐表情的脑袋撞在墙上,啪嗒一声掉了下去,

    好巧不巧正落在行长的怀里。

    四目相对,行长的魂魄都要脱离身躯直飞天外。

    一颗眼睛从枪身贯穿导致的墙壁圆孔中,向内窥视。

    “这里没人了么...”

    行长听到外面有个老女人低沉恐怖的声音,急忙伸手捂住嘴巴,不让自己牙关打颤的声响泄露出去。

    良久,他听到了“踏踏踏”的渐行渐远脚步声,那个拿着长枪的未知存在,仿佛已经离开了这里。

    行长松开捂住嘴巴的手掌,他感觉到屁股下方的裤子已经被尿所浸没。

    幸好,活下来了...

    他长出了一口气,忍着丢下怀中脑袋的冲动,小心翼翼地将其缓慢放在地上,

    像慢动作一样挪动四肢,向包间的另一侧爬去。

    那里有他的手机,只要爬过去,就能拿上手机躲进厕所,通知其他人。

    他像狗一样四肢着地,卑微地爬着,还没爬出去几步,头皮就一阵发麻。

    被,注视的感觉。

    行长如同冻僵了一半,慢慢地转动头颅,向后方望去。

    在那面临近走廊的墙壁上,一只眼睛,透过墙上的孔洞,冰冷地注视着趴在地上的他。

    “还有一个。”

    老女人的声音再次响起。

    行长瘫倒在地,四肢并用向后方爬去,下意识地想要尖叫。

    铮——

    三棱骨尖枪,再一次戳穿了墙面,

    骨质脊椎延伸出漫长距离,将枪刃直直送入行长的脖颈之中,停顿数秒,仿佛再给行长细细品味的时间。

    “嗖”

    随着枪刃向后弹回,行长的脖颈喷出大量鲜血。

    他双目圆睁,肥胖手指死命捂着脖子,却丝毫无法阻拦血液从体内喷涌而出,肆意溅落在天花板上,涂抹出一副猩红画卷。

    啪嗒。

    沉重的身躯跪倒在地,再也没有了呼吸。

    走在走廊里的李昂,随意甩了个枪花,将枪刃上的点点猩红甩了出去。

    他将三棱骨尖枪轻轻抵在墙壁上,隔着墙板,朝着里面发射枪刃,轻松写意地收割掉屋内早已不配称为人类的活人。

    ————

    走廊尽头的包厢内,仅剩的几名保安拿着长枪短炮,簇拥着亚历克斯·米勒,站在房间尽头。

    拥有血族血统的亚历克斯有着如同阳光般闪耀的金发,容貌俊美阴柔,双眸深邃而幽蓝——只是眉眼间总有一股挥之不散的乖张戾气与虚浮憔悴。

    几名同样是纨绔子弟的凡人富豪子弟,瑟瑟发抖地站在亚历克斯身边——其中几位因为刚才玩得太嗨,连衣服都没穿好。

    亚历克斯看也懒得看这些所谓的“朋友”一眼,面容阴沉,轻声呼喊着父亲配给他的保镖的名字,“保罗,外面怎么样了?”

    名为保罗的西装男子面容狭长,如同马脸,手上拿着两把狭长且带有深深血槽的砍刀。

    听到亚历克斯的呼喊,站在墙壁边缘、用刀刃抵住墙面的他转过头来,阴郁地摇了摇头,“少爷,支援已经在路上了,你们先从暗道走吧。”

    “嗯。”

    亚历克斯没有废话,只是点了点头。

    虽然这位保罗是亲眼看着他长大的长辈,但是血奴终究只是血奴,与主人之间存在不可逾越的鸿沟,属于可以随意抛弃的消耗品。

    在保镖簇拥之下,亚历克斯进到包厢厕所当中,用手指在玻璃镜子下轻轻一划,开启暗门。

    暗门打开之后,他让几名保镖走进暗道,自己跟在后面走了进去。

    血族长生不老,并非不死不灭。漫长的生命没有让他们看淡凡尘俗世,反而更加怕死,哪怕是自家势力的夜店酒吧,也要设置暗门与隐秘逃生通道。

    保罗看着亚历克斯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摇了摇头,继续盯着墙壁。

    血族的能力,让他透过厚重的隔音墙板,清晰感受到一阵低沉脚步声在走廊远处开始冲刺,越跑越快,朝着这间包厢奔袭而来!

    就是现在!

    保罗的身躯猛地膨胀,本就狭长的面容变得狰狞丑陋,鼻翼突出内卷,双耳向后延伸,皮肤上浮现一层浅浅的黑色短毛。

    半秒钟不到的功夫,他就化为身高两米有余的半人半蝠,魁梧健硕的身躯直接将西装上衣撑爆。

    本来略显笨重的狭长砍刀,此刻在他手中轻巧而灵便,

    只听“呲”的一声,刀身轻松洞穿墙壁,横在对方奔袭的道路上,于半人半蝠怪物的驱动下,向前狠狠拖拽,

    势要将敌人的脑袋切割下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