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玩家凶猛 > 第一百一十八章 雕像

第一百一十八章 雕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黑色木马在艺术楼的美术室里,握着手电筒扫来扫去。

    美术室内算不上窗明几净,一些木质画架零零散散地分散在各个角落,

    教室左侧的木桌上摆了不少油画调色盘和颜料瓶,还有几卷尚未完成的油画素描。

    教室右侧的木桌上则放了一些大卫、伏尔泰之类的石膏雕像,还有一些石膏材质的正方体、球体。

    至于教室的后方,则摆了许多的大理石雕像。

    作为一名优秀程序猿的黑色木马虽然是钢铁直男,但是在大学里为了追一名美术系的学姐,专门看了不少艺术方面的书籍,

    认得出这些石膏雕像的原型。

    “这是《大卫》,这是《垂死的奴隶》,这是《反抗的奴隶》,这是《米洛斯的阿芙罗狄忒》,这是《圣马可》,这是《赫拉克勒斯与安泰俄斯的搏斗》....”

    黑色木马的艺术鉴赏能力还是不错的,这些雕像做工之精致,手法之细腻,艺术造诣之高,和这间有些杂乱的美术教室完全不搭。

    就好像,一箱子82年的拉菲,被放在路边的自动售货机里一样。

    最特殊的是,这群雕像的中央,摆放着一座黑色木马分辨不出原型的白色大理石雕像。

    那是一个跪坐在基座上的女子,双手搭在膝盖上,姿势优美,端庄圣洁,头顶花环,蒙着薄纱的柔美面容不喜不悲,只是宁静地看着前方。

    这是一尊大理石雕像,但是“她”脸上覆盖着的薄纱,却是那么柔软通透,就像真的有一张丝质纱巾覆盖在脸上。

    黑色木马曾经在书籍上看到过意大利雕塑家拉菲罗·蒙蒂(raffaellemonti1818-1881)所创作的《蒙着面纱的女人》与《新娘》,

    (这两座雕像被公认为雕塑史上最杰出的雕像之二。)

    但是,眼前这座摆放在杂乱教室里的女子雕像,带给黑色木马的感觉却更加震撼。

    哪怕是完全不懂艺术的人,站在“她”面前,也会为这由人所创造出的艺术造物的纯粹美感,而心生感动。

    事出反常必有妖,黑色木马忍住将“她”放进背包的冲动,默不作声地后退了数步,

    开启了【代码洞察者】眼镜的探测功能,看向雕像。

    眼镜镜面里,流过一串串绿色数据流,然而其中并没有显示无名雕像有携带异常数据。

    “难道是我多疑了?”

    他皱皱眉,揉了揉干涩的双眼,轻声自言自语道:“不知道李日升那边怎么样了....”

    突然,他像是被掐住脖子的鹅一样,睁大双眼,死死盯着那座雕像。

    在黑色木马眨眼的间隙,“她”,好像动了一下,原本摆放在膝盖上的双手,不知何时,按在了雕像的基座上。

    看上去,就像是要从地上站起来一样。

    这不是错觉,

    身为一名资深玩家,黑色木马非常清楚,在剧本任务当中任何细小的“异常”,都可能潜伏着足以致命的杀机。

    他保持着盯住无名雕像的姿势,拿出了那件名为【当数学家意识到自己错了】的卡西欧计算器,

    用计算器的前端朝向无名雕像,手指则虚按在归零键上。

    这件装备的冷却时间长达15分钟,在生死搏杀当中只有一次攻击的机会,

    如果黑色木马错误判断的话,很有可能在接下来的剧本任务当中,失去最大的一张底牌。

    略显杂乱的美术教室内,一人一雕像遥相对峙,

    黑色木马用眼角余光,看着即将落下山脊的夕阳,心中涌起一阵焦急烦躁,

    一手继续端着卡西欧计算器,另一手,则拿出了一把褐黄色的老旧铜质短柄手铳。

    【名称:简陋的一次性手铳】

    【类型:武器】

    【品质:稀有】

    【攻击力:中】

    【特效:花火四溅。发射十数枚铅弹,并对前方扇形区域造成火属性伤害。】

    【消耗:5%总体能值】

    【冷却时间:无。铅弹与火药的装填需手动进行。】

    【装备条件:力量属性大于等于6】

    【备注:这根可以追溯到明朝永乐年间的古老手铳,杀伤力相当可观,但在使用时,从枪口中喷射出的火焰,也会灼伤使用者的手掌。因此在枪身上才会刻着“欲伤人,先伤己”的字样。】

    这把可以放进博物馆里的古老手铳,就是黑色木马携带的另一件稀有级别装备。

    别看这玩意儿一副快要散架的样子,其实它的攻击力相当不错,

    扣动扳机时,枪口处会喷射出扇形的高温火焰,

    火焰当中的铅弹,还能对灵体造成伤害。

    就是上弹程序繁琐了一些,每次开完枪之后,都得自己手动往里面装填铅弹火药,真“开枪一秒钟,上弹一分钟”

    黑色木马握着短柄手铳,慢慢地接近了那座雕像,在抵达手铳最大伤害范围的一瞬间,扣动了扳机。

    只听嘭的一声巨响,看上去残破不堪的手铳喷射出了如雨点一般的细小铅弹,打在教室后方的一大堆大理石雕像上。

    那些堪称艺术品的雕像被铅弹击中,碎片横飞,摇摇晃晃地向后倒去。

    而从枪口里冒出的扇形火焰,则将还能屹立着的雕像,灼烧成肮脏不堪的灰黑色。

    手铳一时爽,一直手铳一直爽,

    待到火焰与烟尘散尽,化身为手铳人的黑色木马惊骇地倒退了半步。

    教室后方,本来只有一座的无名雕像,变成了两座,

    而且“她们”也不再跪坐着,而是从地上站了起来,前伸手臂,朝向黑色木马。

    就像是....试图拥抱他一样。

    黑色木马只觉背后一阵寒流涌过,甚至都没有在意从手掌上传来的刺痛灼烧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