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玩家凶猛 > 第八十六章 猎物

第八十六章 猎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

    老妇人只觉头昏脑涨,恨不得现在就现出原形,将这个极讨人厌的青年绞杀成肉沫。

    但每当她想要下手的时候,李昂都会有意无意地挪动脚步,让自己处于监控摄像头下,根本不给她下手的机会。

    算了,暂且忍耐一下吧,等到走进监控盲区,她就再也不用听见这聒噪的声音了。

    李昂不紧不慢地和老妇人搭话,什么“古月胡奶奶您皮肤好好,要不打自己一耳光让我看看你皮肤的弹性怎么样。”

    “古月胡奶奶,您脸上的老年斑好奇特啊,您要是不说我还以为这是尖锐湿疣呢。”

    “古月胡奶奶,您知不知道什么叫国际巨星啊?”

    “古月胡奶奶....”

    老妇人发誓,她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烦人的人,

    她坚信如果杀人不犯法的话,这个小青年十几年前恐怕就会因为他这张嘴,被人活活打死。

    鬼都没你骚!知道不。

    老妇人垂下眼帘,欺骗自己能屏蔽李昂的恼人骚话,死死盯着前方不远处,某条深邃的小巷。

    那条巷弄很少有人经过,而且是监控盲区,只要进到那里....

    就能再加一顿餐了。

    老妇人给自己暗自打气,心心念念地看着李昂不断向前走去。

    “前面右拐,再走一段路就到啦。”

    她温和而慈祥地说道:“谢谢你啊小伙子,很少有人会跟我这个老太婆说这么多话啦。”

    “嗯,我人缘还蛮好的,大家都跟我说‘会说话就多说点。’”

    李昂点了点头,脚步踩在阴暗巷弄的入口处,突然顿住了。

    “怎么了?”

    老妇人惊疑不定,心道他不会看出来什么吧。

    “呃...您先在这等一会儿。”

    李昂喉头咕咚一声,咽了咽口水,弯下腰将老妇人放下,让她靠墙站立。

    在老妇困惑不解的眼神中,李昂沿街走去,来到一座点着粉红色小灯的洗头房前。

    一个妖娆多姿的身影,站在粉色灯光下,朝着李昂舒展着自己曼妙的身躯,挑逗地喊道:“小帅哥,来玩啊。”

    李昂邪魅一笑,冷笑道,“小骚蹄子,看老子这次不骑疯你。”

    说罢,他飞扑上去,投下一枚硬币,坐上摇摇车,熟悉的歌声响了起来,

    “爸爸的爸爸叫爷爷,爸爸的妈妈叫奶奶~~”

    李昂骑在摇摇车上,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高举在空中,如同美利坚西部大镖客那样肆意摇晃,表情邪魅而狂狷。

    一曲终了,他喘着粗气,双腿发软地走下摇摇车,嘴里还念念有词,“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啊....”

    神特么棋逢对手!!不过是骑个摇摇车而已,干嘛要装作加了三个小时钟的样子啊!而且你为什么这么大了还骑摇摇车啊你是四岁小孩子嘛?!

    老妇人的面庞扭曲着,吐槽之魂熊熊燃烧,差点就突破了伪装。

    脚步虚浮的李昂缓缓向她走来,脸上带着歉意的笑容,“不好意思,刚才实在是情不自禁。”

    “...呵呵,呵呵。”

    她勉强笑了几下,任由李昂将自己背了起来,走进小巷。

    十米,八米,六米....

    老妇人心里默念着与监控盲区的距离,嘴角不知不觉慢慢向两侧延伸,拉长直至耳垂处。

    她悄无声息地张大了嘴巴,上颚连同半个头颅一起,向后方仰去,像是张开的胡桃钳。

    她的整个口腔,则大张至极限,足以塞下一整个西瓜,

    而她的牙齿,则呈环状分布,里三层外三层,颗颗尖利锋锐,如同锯齿小刀一般,犬牙差互,彼此连缀,如同一个圆环。

    老妇人,慢慢地拉伸着脖子,脖颈高高地竖在半空,像是非洲大草原上的长颈鹿。

    两人的阴影投射在墙上,惊悚,恐怖。

    “古月胡奶奶。”

    行走在小巷中的李昂目视前方,没有回头,只是语气轻松地说道:“您家在哪啊?”

    “左拐,就在前面,快,快到了。”

    老妇人喉头鼓动,含糊不亲地说着,眼眸已是一片血红,

    那新鲜的肉味儿直刺进鼻腔,让她的口腔里不自觉地涌出了涎水。

    呲溜。

    她吸了吸口水,幽幽地看着李昂走过拐角,慢慢地将脖颈前伸,压下头去,像是要一口吞下身下青年的头颅。

    “古月胡奶奶,这里好黑啊。”

    “别,别怕黑。”老妇人的口音更加含糊不清,她的双手如同铁钳一般,紧紧抱着李昂的胸膛。

    她的环状牙齿,不断下探,几乎要贴住李昂的头皮。

    只差一点。

    “古月胡奶奶。”

    李昂突然停了下来,头也不回地幽幽说道:“有没有人说过,你的嘴巴很臭....”

    “嗯?”

    老妇人闻言一愣,再反应过来时,脸色骤变,胡桃钳一般的头颅猛地下压,口腔向中间闭合,要把李昂的脑袋整个咬下!

    啪——

    就在她即将咬断掉李昂脖颈的时候,一双苍白藕臂,从李昂的背后探出,一上一下正好扳住老妇人的上下颚。

    正是躲在李昂体内的柴翠翘。

    “好恶心哦。”

    柴翠翘看向手掌上粘连着的老妇人口水,干呕了一声,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手上更加用力,要把老妇人的上下颚硬生生掰断。

    从引魂幡里吸收够阴气的厉鬼柴翠翘,陡然发力之下,让老妇人根本没有强行挣脱的空间,

    本就拉伸至极限、紧靠一层皮肉相连的口腔,被硬生生撑开,眼看就要被撕裂崩断。

    “啊啊啊啊!”

    剧痛之下,老妇人的身形急速颤抖,整个人身上的颜色飞速褪去,呈现出不真实的质感。

    像是....纸质的皮影戏一样。

    不断褪色的老妇人,像纸一般变得扁平,本来能接触到实体的柴翠翘,只觉手上一松,那皮影竟然从指尖悄然滑走。

    “不准跑!”

    被粘了一手口水的柴翠翘愤愤不平,一把抓住飘在空中的纸人,将其猛地甩在地上。

    狭窄巷弄里,有许多低浅水洼,摔在地上的纸人沾上了污水,却没有呈现出要融化的痕迹。

    被柴翠翘揪住一角的皮影疯狂挣扎,只听“啪”的一声,她竟然壮士断腕,扯断了自己的一条大腿,从柴翠翘的魔爪中挣脱。

    嗖——

    惊魂未定的纸人,以极快的速度向高空飞去,只要再翻过这座楼,她就能逃离远遁.....

    “别跑啊。”

    李昂的声音,在地上响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