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去死吧系统 > 第二百四十八章 养怨

第二百四十八章 养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阴暗而悠长的通道,熟悉的荧光灯、将气氛衬托得更加幽森。∈八∈八∈读∈书,.≦.o≧每踏出一步、脚步声都清晰可闻,甚至隐约间还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在前方角落右拐,阴翳的氛围总算减轻一些。通道过后、是一处相当宏伟的大厅,这里本该是250层竞技台所在;因为这一层的楼主身份独特,这里才被破例改造成了居住区。

    大厅中央,是一米见方的围棋棋盘、平时还可以当做茶桌;此时棋盘表面已覆盖上一层薄灰,用来放置棋子的圆钵上,甚至黏着一张蜘蛛网。

    从棋盘所处位置,就能看出此处主人对它的珍视;此时却呈现出一幅破落的景象,看来那名老者的情况确实不容乐观。

    这处可轻松容纳上万人的大厅中,除了位于中央的棋盘外、就只剩下头顶的一盏日光灯,显得空旷无比;从中也能窥得此层楼主的性格。

    径直穿过大厅、进入另一处通道,灯光顿时温和了许多;两侧墙壁上也逐渐出现一些价值不菲的名画。

    “前辈的病情不容乐观,就连意识也处在半昏迷半清醒状态;老板他最近一直陪在病房里。”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大管家一边行走、一边轻声道:“虽然早知道会有这一天,可真正到来的时候、还是会有些伤感啊。”

    “……”在对方抒发伤感时,最好的回答就是沉默;荀缺略微侧过头去,似乎是在仔细聆听者他的话语。

    大管家稍稍瞥过视线,观察一番荀缺的表情后、以略带试探的语气道:“对于天空竞技场的运转模式,你有什么疑惑的地方吗?”

    “参赛者的投入和回报不成正比,成为念能力者后、无论在哪里都能轻易地获得名声和财富;可这些人却如同飞蛾扑火一般、只知道在竞技场内挣命。【∞八【∞八【∞读【∞书,.︾.o@”

    近乎标准答案的回答,本该惊讶一番的大管家、此时却坦然地重新看向前方:“以你的头脑,在这里生活了一年、这些东西果然瞒不住你。那你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反常的情况吗?”

    “因为‘洗礼之誓’的存在。”

    “咳、咳!”被一口气呛到,大管家连忙拍了拍胸口:“你怎么连名字都知道?”本以为就算荀缺猜到了大概,也会有许多细节不清楚;此时他却连“洗礼之誓”的名字都准确无误地说出来,不由令人大为惊讶。

    出现如此异常的状况,大管家甚至做好了随时出手、将荀缺斩杀于此的准备!

    虽然没有杀意溢出、但渐冷的氛围已经说明一切,荀缺并没有表现得过于紧张:“刚进入两百层时,我见过那位前辈一面;这个名字也是他亲口告诉我的。”

    “哦?居然连这个都告诉你了吗?”还是有些将信将疑,大管家暂时收起杀心、时刻保持着警戒。

    如何处理催眠魔、希勒·克里瓦和自己的关系,这是令人头疼的一步;稍有差错就会全盘崩溃。

    在之前执行任务的过程中,荀缺侧敲旁击了黄发青年对这名老前辈的记忆;得到的结果是:他对这名为人和蔼的老前辈有所印象,在加入伊索手下后不久、有幸见过几面。

    如此就可以证明,那道“绝对无法背叛”的暗示、并不能消除被暗示者和暗示下达者的接触记忆。或者说,只有在被暗示者萌生出背叛的苗头时、它才会产生效果;除此之外不会有任何异常。

    所以,如果荀缺装作不认识那位那位老前辈、绝对会被怀疑,但也不能表现得太过;必须要在两个极端之间找到平衡。

    “掌握念能力后不久、我曾被某个自恋杀人狂缠上,多亏前辈帮我解决了麻烦。”

    “前辈他还是这么喜欢多管闲事呢。”

    逐渐凝滞的氛围如冰雪消融,也说明荀缺暂且通过了这一关。

    再次走过一段路程后,大管家突然凝重地开口道:“接下来无论看到什么,都不要有任何动摇。”

    前方的岔道口处,一股不详至极的念、如同幽森潮湿的触手一般,缓缓摩擦过身体表面。

    不由自主地张大气孔,释放更多的“气”来抵御这股不详之念;荀缺面色沉重地跨入岔道口中。

    比起250层的其他地方,这里的灯光要明亮许多;却也是最为阴森的区域。在数十只日光灯下,矗立着上百个泛着氧气泡的圆柱形玻璃培养器;每个培养器中,都储存着怪异至极的物体。

    最靠近入口处,是一名全身被暴露青筋覆盖的男人、luolu在外的脉搏还在规律地跳动着。

    就像是介绍古董历史的导游一般,大管家平静地解释道:“这是一名听过钢琴独奏恶魔鸣奏曲的念能力者,在场所有人中、其他人都因为承受不住痛苦而自杀,只有他活了下来。”

    除此之外,被削成人棍的女人,头部异常肥大、长者一个又一个瘤包的儿童,全身皮肤呈树皮状、已分不出男女的怪物,……

    最后,荀缺看到了几个眼熟的物体——血红色的肉球,溢出的鲜血将培养器中的液体染成了粉红色;肌肉还在不停抽搐着。

    “拜轮教”中被死后之念所诅咒的人,数量应该在两百以上;这里却仅有七个、并且每一个都散发出幽森扭曲的“怨念”。

    “原本还差最后几个素材,多亏你找到这些、省去了不少麻烦。”

    这里的“收藏品”,全部都是处于生不如死状态下的念能力者!

    即使还没有死去,极致的痛苦也使得他们自身的“念”产生扭曲;相互影响之下,这种“念”越发强大、甚至已经接近死后的怨念。

    大管家站在荀缺身后,将一只手伸到袖口之中:“看到这些,你还打算继续为老板做事吗?”

    荀缺保持了约三秒的沉默,突然捂住头脑、仿佛承受着某种痛苦;十秒之后,他再次恢复原样:“您提这样的问题是什么意思?”

    重新将右手从袖口中抽出,大管家不动声色地微笑道:“没什么,是我唐突了。”

    只要出现背叛的念头,即使没有付诸行动、“精神暗示”也会起效。根据荀缺已知的性格,刚刚那个问题、就是设定好的测试。

    如果他毫不犹豫地说“是”,大管家会立刻出手偷袭。因为根据荀缺所表现出的性格,面对这样的场景、不可能毫无波动;只要有所动摇、精神暗示就会起效,而在生效的过程中、“催眠印记”是可以被“凝”观察到的!

    如果是在催眠魔、希勒·克里瓦的全盛时期,暗示生效时、被催眠者甚至不会有任何感觉。如今下达暗示的人陷入半昏迷状态、印记有所减弱,才会出现需要十几秒的情况。如果“死后之念”诱导成功,这个印记的强度将会达到前所未有的状态;预计就算是世界前三的念能力者也无法挣脱!

    刚才,大管家将“气”集中到眼部、的确看到了荀缺位于后脑处的印记;这才彻底放下戒心。

    另一边,趁着捂脑袋的动作戴好隐形眼镜、已经完成里外交换的荀缺转过身来:“带我去见老板吧。”11...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