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去死吧系统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变强的代价

第一百九十八章 变强的代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即使正闭着眼睛,集中注意力、试图感知到气孔的存在;但拉贝还是皱起眉头:这股气味就像是瘟死的河鱼、又腥又臭,就算想要忽视都很困难。八八读书,..o

    没错,那根试管里所残余的、正是荀缺喝剩下的“念能力潜力药水”

    虽然当初已经一口气喝完,但过去一段时间后,原本附着在玻璃面上的残余渐渐滑落至试管底部、大概有五六滴的量。

    当初神性尚未分离,荀缺的忍耐力和意志力都是非人的程度。可即便如此,也差点将这些东西吐出来、留下了不小的阴影

    而这些残渣、对于总量来说也只是九牛一毛,也没必要特意清理干净;便一直存放在储物戒指里。

    如今再次闻到这股熟悉的味道,虽然已经由几滴稀释到了一碗,但他还是下意识地一阵反胃、立刻屏住呼吸。

    散发着恶臭的源头渐渐靠近、拉贝的眉头也越皱越紧,终于忍不住睁开眼:“有什么东西坏掉了吗”

    然而,迎接他的、是端着白色瓷碗、表情古怪的荀缺:“吃个夜宵、补充一下体力,对修行有帮助。”

    “哈哈……”虽然在尽量维持笑脸,但冷汗已经不由自主地滑落下:“这碗汤圆是不是变质了让厨房再做一份送上来吧。”

    “这是试炼,如果你能撑过去、就能突破自我。”荀缺随意编撰着理由,毕竟想要让一个智力正常的人吃下味道比翔好不了多少的东西、正常方法肯定行不通。

    听到“试炼”两个字后、拉贝原本坚定拒绝的目光稍微有些松动,但感官上的刺激还是难以逾越的鸿沟:“这个试炼……有什么讲究吗”

    “刺激神经、突破自我、打破思想束缚,大概就是这样吧。c八c八c读c书,..o”

    听起来貌似很有道理的样子,然而决定性因素还是感知“气孔”的过程几乎毫无进展,如果再这样下去、身体衰竭而死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

    内心经历过一番痛苦的挣扎过后,他还是接过瓷碗。

    一股腥臭至极的气味扑面而来,因为汤水还是热的、这种味道更是让人直犯恶心。

    “吃吧,其实味道也没想象的那么糟。”荀缺毫无表情地开口催促道,然而为了避免吸入这股气味、他早就开始闭气。

    一咬牙、一跺脚,拉贝拿起汤勺、快速吞下一只汤圆。

    完全不敢咀嚼、直接吞下,一股死鱼腐烂的味道顿时充斥着整个口腔。

    突然,像是有什么恐怖的事情要发生、他立刻紧捂住嘴。

    “嗝——————”气势如虹的胃气终究还是上涌,对于这种恐怖气味的耐受性也达到了极限、下一秒就要呕吐而出

    然而,荀缺在一旁如同魔鬼般开口道:“喝口汤,咽下去”

    因为大脑已经完全进入空白状态,拉贝下意识地照做、喝下一大口汤水。

    食道里的东西被汤水裹挟着重新下移,然而胃部的痉挛再次加剧,口腔和鼻腔里残留的气味也不断冲击着他那脆弱的心灵。

    看着他一副半死不活的神情,荀缺不由地摇了摇头:当初自己喝下的、可是比这还要浓郁一万倍的精华版,也没见有如此剧烈的反应。

    走到正在干呕的人影面前,荀缺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一打矿泉水:“吃不下去就拌着水一起吃,一定要全部吃完、连汤渣都不能剩”

    ……

    十分钟后,一小碗汤圆终于被全部吃完;就连汤水都被矿泉水刷得干干净净、全部进了拉贝的肚子。

    整个过程,荀缺一直在旁监督着;每当他开始反呕时,都会抓起一瓶矿泉水、将快要喷涌而出的异物重新涮下去。

    地面上散落着十几个空塑料水瓶,仿佛在静静述说着刚刚惨烈的场景。

    拉贝半躺在椅子上:强忍着恶心吃下几口之后、剩下的部分几乎都是被荀缺强行给他灌下。即使喊着“让我死吧我死也不吃了”但钢铁般坚硬的双手、依旧将那些恐怖物质送入他的胃中。

    看他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过神来,荀缺立刻催促道:“好点了吗”

    “啊”拉贝呆滞地转过头,原本涣散的瞳孔渐渐收缩;然而回过神后、又是一阵恶心。

    荀缺立刻从储物戒指中再取出一瓶矿泉水,正要开盖。

    拉贝连忙捂住嘴、荒忙摇头,眼神好像在说:千万不要,我自己能咽下去。

    又过了五分钟,翻滚的胃部才逐渐平息;仿佛重新活过来一般靠在椅背上。

    “时间不多了,现在能感受到气孔吗”

    被提醒后、才想到自己究竟要干什么,拉贝连忙闭上眼睛继续收缩气孔的尝试。

    三分钟后,原本已经接近枯竭的气终于停止了逸散、只剩下少量流动在身体表面。

    “成功了您的办法果然有效”拉贝喜出望外地睁开双眼,似乎是想要和荀缺来一个拥抱。

    看着迎面扑来的异味源头,荀缺立刻闪避开:“先去洗澡刷牙。”

    纠结片刻后,拉贝试探性地询问道:“现在,那些东西能不能吐出来了”

    药效还没有被完全吸收,如果这时候吐出来的话,可能他的念能力修行会一直停留在入门级的“缠”、无法再有进步。

    不过既然已经成功收缩气孔,那么也就不会再有生命危险。

    为了不让他起疑心、发现那碗汤圆的异常,荀缺干脆答应道:“想吐就吐吧,那只是臭味剂之类的东西;辅助完修炼后就没用了。”

    终于得到解放、拉贝连忙冲出天文台,楼下立刻传来一阵阵惊呼——“三少爷,你去干什么了怎么……有点怪味。”“我去、这味道,你该不会是掉进粪坑了吧、弟弟。”“哪来的臭鱼味,是厨房的食材坏掉了吗赶快把厨师长给我叫来”……

    听着楼下一阵鸡飞狗跳,荀缺走到天文台的栏杆前、纵身跃下;直到跑出两公里远、确定不会闻到那股恶心至极的味道后,才长长地换了一口气。

    仅供男性家庭成员使用的卫生间内,先是传来一阵呕吐声、随后便是马桶冲水声;如此重复十几次后、水龙头被打开,牙刷毛猛烈搓动的声音似乎带着要将牙齿磨平的气势;最后则是莲蓬头的放水声。11...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