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去死吧系统 > 第九十八章 无情

第九十八章 无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隐约猜测到幻境形成的原因后,荀缺便开始着手调整计划。

    那道保护自己不受怨魂侵蚀的橙黄色光芒已经黯淡大半,根据估计、大约还能维持十次左右。

    在十次轮回内,让河东河西二十一个村庄无法积累怨气、让那处诡异的阵法无法运转;这便是他调整后的新目标!

    依靠自己所掌握的庞大信息,提前调离河东十二村的村民并不困难。但是,要干涉到河西九村、却显得有些力所不逮。

    如果从现在开始搜集有关河西的情报,时间肯定不够。

    荀缺也曾想过放火烧山、将河西村民逼出村庄,但南方空气湿润、树木含水量较多;而且除了郁水主干道外、这里还蔓延着许多宽度在四五米左右的小河——这种情况下,山火肯定是烧不起来的。

    怎么样才能控制住河西的行动?荀缺左思右想:方法倒是有,但想要在十次轮回内完成、几乎没有可能。

    感觉思维走进了死胡同,他立刻停止思考、将步骤倒退回一开始的地方——如何阻止阵法启动?

    幻境中的势力,只有河东、河西与官府三方;河东已经被自己牢牢掌握住、收服河西在时间上又不允许,那么、只能从官兵下手了!

    官兵的势力最为庞大,看起来也是最不好相与的一方;与官府的话部队接触,若是没有奇迹发生、一个照面就会被杀!

    同时,官兵也是组织最为严密的一方;只要能够说服其主帅、便能彻底解决后顾之忧!

    经历数十次轮回,荀缺最擅长的便是创造奇迹!

    根据经验,屠村会发生在三月初四晚上、自己有四天五夜的时间。

    必须要找到官兵主帅所在之地;除此之外,不论接触到哪一支官兵、对方都不会留下商谈的余地。

    照旧在周家村举行村长会议、将河东势力牢牢掌控住后,荀缺一改之前的行事作风、并没有大规模调动人力。

    因为对这一套流程熟练至极、荀缺只用了两天便完成,此时是三月初二夜晚、距离三月初四还剩两天。

    故意留下那两名内奸,他打算顺藤摸瓜、抓住这两个人的线人。

    除了将内奸作为诱饵这一种方式,荀缺还将村兵编为十人一组的斥候小队,将其撒出去、寻找疑似官兵主帅大营的地方。

    改变思路后的第一次尝试,也许是监视之人被发现、内奸并没有行动。

    而派出去的斥候小队,只有不到十人、在三月初四巳时(中午十二点)之前返回。

    如果想要即使阻止屠村事件的发生,三月初四中午十二点之前、荀缺必须动身前往官兵大营;迟于这个时间、很大可能会来不及阻止屠杀。

    那些成功返回的斥候人也个个带伤、嘴里大喊着:“山里全部都是土匪,乡亲们赶快跑啊!”之类的话。

    稍微询问一番:这些人出村后不到五十里、就几乎被官兵扫除殆尽,更别谈能找到官兵大营了!

    将这些幸存斥候探寻过的地方画上叉,荀缺知道——这一次轮回肯定是无法一蹴而就了。

    半天之后,又有两三名斥候返回;这些人探索过的地方更深、带回来的情报也更多。

    可是,近乎让村兵去送死的命令、造成了一个不良后果——河东村兵哗变了!

    于是,四月初四深夜、官兵尚未杀到,荀缺已死于河东村民的乱刀之下。

    ——————

    第二次,荀缺丝毫没有吸取教训、依旧将乡兵组成十人的斥候小队派出。

    这一次,他提前吩咐派遣出去的乡兵、让他们特意避开之前已经探寻过的地区。

    荀缺甚至亲自率领约三百人的乡兵队伍、主动出击!他打算直接全歼一队官兵,再从百夫长一级的军官口中、问出官兵的军事部署!

    斥候探索、内奸钓鱼、主动狩猎,这一次是三管齐下!

    斥候那边的成果依旧有限,但也在缓缓增加。

    至于内奸那边:那两个家伙谨慎无比、迟迟不动,荀缺甚至怀疑、派去盯梢的人已经被发现。

    因为幻境面积太大、万把人不可能聚集在一个地方,官兵大概是分为百人一队、待命在树林中,每一队人马间的距离大约在五里左右;每个村庄周围有三到五队人马驻守。

    荀缺率领着三百名乡兵、直扑最近的一处官兵聚集地!因为有前几次指挥部队的经验,领兵方面、他的手段也渐渐成熟;不到两刻钟,这一队官兵便被打散!

    见败势已定,这队官兵的百夫长直接射出响箭!

    紧盯发出响箭的那人,荀缺派出一队人马将其截住。

    河东乡勇将那百夫长押到荀缺面前、按跪在地。

    “说,你们的主帅在哪里?”荀缺直接开门见山道。

    那名官兵斜着眼睛瞟了荀缺一眼,满脸不屑道:“俺们是哮山虎刘彪手下的好汉,识相点就把弟兄们放了、不然大当家一定不会轻饶你们这群杂碎!”

    荀缺眉头微皱——看来这人还是个硬骨头。

    刚刚那一支响箭射出,周围其他官兵大约会在一刻钟内赶来;这样的硬茬,一刻钟内肯定是问不出什么的。

    在投降被俘的官兵中环视一圈,荀缺的眼睛突然一亮;指向一名瑟瑟发抖、大约二十岁不到的年轻人:“把他押过来!”

    刚才战斗之时,这个年轻人就一直跟在这百夫长身后、应当是亲信一类。

    那年轻人倒是个软蛋,被押来的半路上就已经被吓尿了裤子:“别、别杀俺!三叔,快救救俺啊!俺们是为朝廷做事的!都是那些当官的派俺们来!千万别杀俺啊!”

    “你!”被押跪在地的百夫长额头青筋暴起,居然挣脱两名壮汉的束缚、一拳打在那年轻人的太阳穴上。

    年轻人瞪大眼睛,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三叔居然会下这样的死手;最终缓缓跌倒在地。

    “啊——!”那百夫长哀嚎一声,最终撞死在一名乡兵的刀刃上。

    受此激励,原本已经投降的十余名官兵居然又引发一阵骚乱;但因为没有武器、不一会便成了地面上的一具尸体。

    看着这本该感天动地的一幕,荀缺却没有丝毫的情感波动。

    幻境中的人有着各自的感情,但无数次经历幻境后、这股感情已经几乎无法影响到自身;甚至连自己在幻境中死亡时,都不会出现太大的情感波动——这种感觉,就仿佛自己已经成为了一部精密的仪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