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八零:长嫂嫁进门 > 第14章 欺负,高寡妇

第14章 欺负,高寡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怎么了这是?”大嫂梁燕先是倒了半脸盆水端过来,才小心的问。

    “不知道哪个缺德鬼,我昨儿才扫好的羊粪堆子,就给我劫后了!”苏吉军着实气的不轻。

    那可是他这几天早上天不亮就去扫的,太阳出来,羊粪化冻了就不好扫了,他辛辛苦苦了几个早上,结果现在让人提前拉走了,可不就气坏了。

    “不会吧,要扫的人也该扫完了,怎么可能还有人惦记你那点羊粪?”

    梁燕怀疑的看了眼自己的丈夫。

    羊粪粑粑又不是什么稀罕物,这山里多少人家养着牛羊骡子,这山沟里多的是粪粑粑,谁会做这么缺德的事儿?都在一个村子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被人找到多尴尬?

    “不是什么,我天天大清早起来扫山沟里我去卖冻不成?!”

    苏吉顺是真的上火了,气的直接扔了手里的平头铁锹。

    这眼看着就过年了,他本来算的好好的,那几堆羊粪拉回来,他们两家至少可以烧炕烧到二月二,现在突然被人拉走了,他又要多费时间去扫了。

    “村子里谁家拉了羊粪应该都知道的,大哥可以在村子里转转,说不定就知道了。”

    苏时瑞背着没穿鞋子的苏小小出来,现在堂屋的石板台阶上提议。

    羊粪又不是什么好闻的,就算平时,拉回来也多是晾在院子外面,更何况这马上就过年了,谁家会晾在院子里弄得臭气熏天?只要在村子里转转,看看羊粪的干湿程度就知道了。

    “对,小七说的有道理,走,我们先去看看再说。”

    苏吉旭说完,将手里赶马车的鞭子插进墙缝里,捅着手出了门。

    他还就不信了,这村子里还有谁敢欺负他们家。

    村子里,不是说现在谁家过得好就有本事,得看年轻人,得看一个家里有多少劳动力,能不能进城务工,很显然,他们老苏家就是那个能发起来的。

    可现在,竟然还有人老虎脸上拔毛,苏吉顺肯定不乐意了。

    “七姑,你先带孩子们上炕上玩去,我过去看看你大哥他们。”

    将院子里几样乱东西收拾停当,抱着苏悦华背上的苏小小进了屋放到炕上,梁燕有些不放心,交代了一句才跟着出去。

    得亏她跟着过去了,不然,自己家几个兄弟,可就真的要吃亏了。

    梁燕不知道他们兄弟三人去了哪儿,跟着自家附近先绕了一圈,没见着人,听着干渠那边有声响,才慢慢过去。

    “快来人哪,欺负人了,苏家的老爷们要欺负死我这小寡母了……”

    远远的听着提到苏家,梁燕不由的加快了脚步,等她过去的时候,干渠那边已经聚了不少乡亲们。

    干渠是村子里的一种习俗,虽然几年都不见得能下那么大的雨需要用到这个渠,可村子里却一直留着,就是为了以防万一。

    结果现在,干渠里竟然铺了厚厚的一层羊粪粑粑,这时候太阳一照,还亮晶晶的,一看就是还没晒干的,还带着冰碴子呢。

    高家寡妇王菊香正跪在干渠边上鬼哭狼嚎,一旁还放着砸土块用的木榔头。

    “姓王的,你要不要脸?明明是你自己偷偷摸摸拉了我大哥扫的羊粪,你现在还贼喊捉贼,你要不要脸?!”

    苏吉旭显然没碰到过这种泼辣的女人,气的原地直转圈儿。

    “哪个是你们家的羊粪了?你说是你们家的就是你们家的了?这山里的东西都是你们家的?你们别以为你们家男人多就能欺负人了,村子里这么多人看着呢!”

    撸起袖子狠狠擦了一把眼泪鼻涕,王菊香得意的看着被她气的面红耳赤的苏吉旭。

    不过是几个毛都没长齐的黄口小子,还真以为她王菊香是好欺负的是不是?

    “行,不是我们家的,那你说说你这羊粪是哪里来的?我们家掌柜的前两天天天去小风沟那里扫羊粪,看到的人不多,今天一大早借了马车去拉东西,结果就没了,你家里突然就多出湿羊粪了,你说这是什么道理?”

    梁燕也不是吃素的,直接将一家男人和两个小叔子拉到一边,自己跟王菊香对质。

    “你们家羊粪被人偷了,你就跑来找我的了?这周围山沟这么多,我还不能自己扫些羊粪了?”

    一看到梁燕出来,王菊香顿时没了之前的气焰,狡辩的时候眼神闪烁,不肯跟梁燕对视。

    “我没说这是我们家的羊粪,我就问问,你天天睡到上三竿的人,什么时候扫回来的?毕竟,我们这刚刚遭了贼,你就收了羊粪,我们就是过来问问的。”

    梁燕的一个贼字,恨不得从牙缝里咬出个东西来,听的王菊香子不由一颤。

    “我天天睡到上三竿你看见了?你们这就是欺负我孤儿寡母的,别以为现在就你们苏家说了算,我们找村长清理去!”

    “王菊香,你不要脸的勾男人,别把我们家兄弟带上,我们可是正经人家,还等着娶媳妇呢!”

    一看王菊香又嚎上了,梁燕也来气了。

    这王菊香就不是个好东西,之前看上了他们家老三,天天往他们家跑,得亏她看出了老寡妇的心思,婉言谢绝了她上门,结果她现在又心思歹毒的要污蔑人。

    富子、贵子和旭子都到了娶媳妇的年纪了,贵子还自己说了一门亲事,这要是被人传出欺负寡妇的闲言碎语,以后还怎么说亲事?

    本来这山沟里就多的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就嚼舌根的,一句好话,拐个弯都能变成骂人的话,她可不能着了这女人的道儿。

    “梁燕,你不要胡说,我勾什么男人了?勾你家男人了?谁不知道我们家那个短命鬼走得早,留下我们孤儿寡母的……”

    梁燕的话,对王菊香的刺激不可谓不小,顿时从地上爬起来,扑上去就要跟梁燕扭打。

    “住手,这寒冬腊月眼看着就过年了,乡里乡亲的闹得像什么样子!”

    就在苏吉军纠结着要不要帮自己媳妇的时候,这十里坡村的村长高兴忠出来说话了。

    ------题外话------

    看多了各种炫酷吊炸天的金手指,大雪只想写一个温暖的、贴近生活的故事,以此来惦念那些回不去的记忆。我擦,一不小心就暴露了年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