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剑颂 > 第二百一十七章 杀生起始

第二百一十七章 杀生起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汾水即将引来它的崩溃时间,而受到它所影响,黄河也即将提前迎来它的决堤时间。

    黄河决堤,对于整个南世大地来说都是灾难性的,一望无际的平原都将被淹没,滔天的浊流将化为怒龙横扫人间,到了那个时候,死亡的生灵将以亿来计算,不再是单单的淹没一二座城池就能停歇的。

    当然,齐国燕国或许不太担心这个问题,然而三晋地最怕的就是黄河决口。

    此时,滔滔黄河之中,有一座古老的棺材逆流而上。

    它从幽暗沉重的燕国大地漂流而来,从渤海的黄河入海口逆着大涛而行,此时已经逼近三晋之地。

    这座棺材阴森森的,外表的木头因为常年被水浸泡而显得有些腐烂,但是内在却坚固更胜金刚铜铁,仿佛承载着什么古老的不详之物。

    没有镌刻名讳,没有镌刻来处,朴素的不能再朴素。

    马圈之中,呼雷豹沉默的咀嚼着干草,赵国对它的待遇确实是不错的,大司马治下的养马机构,对于马的草料供应绝对是有多少上多少,绝不会吝啬半点,毕竟赵国本就以骑兵闻名天下,如果对于马的照料还不好,那可真算是自断臂膀了。

    呼雷豹在上一次的战斗中失败了,并且被对方的气势所威慑,那种可怕的那道恐怖的影子,豺狼一般,却又带着龙眸与龙角,龙爪,龙牙,那绝对是一只龙。

    龙的力量体现在一个人的身上。

    它被摄住了,它认为浑邪乌檀的那场失败是由它所引起的,所以最后才会说出不带着自己离开的话。

    它只是一匹马,它的主人再一次抛弃了它,它知道,因为对方败了,而自己作为战利品已经被掠夺而去。

    上一次调用良马,它本以为会被新主人,也就是见过两次面的那个少年所骑上,但很可惜,对方骑走的是紫燕骝。

    那匹马本来只是一匹普普通通的良马,不能算是战马,但是和自己一战之后,那匹马似乎是在一夜之间就升了级,成了一等一的好马。

    经历过生死的马,便无惧生死了,这种马才是战马,更是战马中的龙驹。

    从那时候到现在,已经很多天了。

    没有人调遣它,那个新的主人也没有再来找过它,虽然每天都有上好肥美的草料供给,但这并不是呼雷豹想要的。

    太压抑了,它感觉自己正在被世间遗忘。

    不应该是这样子的。

    我还有用!

    呼雷豹忽然很愤怒的吐出了未曾咀嚼完毕的干草,而后狠狠向着马厩的围栏撞过去!

    轰隆一声巨响,伴随着雷霆与烟尘,呼雷豹冲出了那片没有大用的围栏,那能够拦住寻常的骏马,又岂能拦住它这匹龙驹?

    只是当四蹄踏在地上的一瞬间,呼雷豹突然见到不远处站着的人。

    程知远看着这匹马冲了出来,很讶异的对司马夝道“不错啊,我一来这匹马就激动的冲出来了,大司马不愧是养马能手,佩服”

    司马夝眨了眨眼,脑袋上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呼雷豹也呆了一下,直到程知远上前来,准备给它套上缰绳。

    “哧!”

    呼雷豹见到他,在这一瞬间心中突然涌起恐惧,仿佛龙吟声重新在耳边响彻,它的四蹄猛然一蹬,就要把程知远踢倒随后自己跑路,但在下一瞬间,一只“龙爪”,于瞬间刹那,扣住了它的脖子!

    深深的嵌入皮肉之中!

    黑白的世界仿佛又一次出现在精神之中,呼雷豹的恐惧动作被强制镇压下来,那股龙威渗透到它的心灵深处,再看程知远的时候,眼中满是敬畏与恐惧。

    “不必担心。”

    程知远松开手,压制了躁动之后,轻轻抚摸马的鬃毛。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