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剑颂 > 第二百零九章 妖神

第二百零九章 妖神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或许有人忘记了,在梁鹊与程知远曾经前往狐岐山降妖的时候,亢金龙也去了另外一个地方,凄风苦雨,并且还在降妖的途中失联了,甚至盖聂带着人马前去寻找,都一无所获。

    鸪神湖畔,水墉庙中。

    微弱的喘息声回荡在破败孤寂的小屋中。

    亢宿,亢金龙,蒙川。

    他的长戈都缺了一个角,浑身上下的衣袍以及内鳞甲胄都已经破损累累,几乎没有一处完整,连带着那身体上的血肉也是一样。

    堂堂三境一阶七重楼的星主被打成这副模样,换做是任何人恐怕也难以相信,亢宿祖上是秦人,极其擅战,虽然资质只是金磐音,但因为身经百战,面对过各种困难险恶之境,所以根本不需一般的满江红。

    譬如孟破,虽然他渡过了庐山青火,同样是三境山河,一阶,七重楼的强者,但是如果认真和蒙川生死搏杀,其实到底是谁能活到最后,还真的不好说。

    然而亢宿现在却心中有些绝望。

    当然,他依旧没有放弃抗争。

    “大妖,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厉害的家伙嘿,我可不打算把自己的命交到你的手上。”

    亢宿咧嘴,现在就在这水墉庙外,那只大妖就站在其中,而最开始带他来到这里的这个孩子,此时也就在那大妖的身前。

    那大妖就是他娘。

    被请君入瓮,自己真是失算了!

    为什么赵国腹地会有这种程度的怪物?

    这是怎么避开圣人以及大贤们的推算的?

    这种级别的强大妖神,应该直接就被圣人铲除了才对,气息根本不应该隐藏得住!

    少年站在水墉庙的外面,呼唤着亢宿的名字,而亢宿在庙宇中露出森冷的笑容,同时观察着四周的一切。

    用他那只仅剩的独眼。

    剩下一只本该是眼睛的位置,此时空空荡荡,里面的血都已经流干,被亢宿强大的修为,用那旺盛的精气神明所压制下来了。

    在和那只大妖交手的时候,他仅仅是一个照面就被夺去了光明,那只如女人般的纤细柔荑,如玉石般白皙,却也如刀锋般恐怖。

    亢宿长长的叹了口气。

    依旧是如原本的一样,他没有看到任何破绽,整个水墉庙的外面都被大雾覆盖,那是它的妖氛,已经达到了八重妖氛中,第三等的“地狱”级。

    这种级别十分的棘手,到了这种级别的大妖能够出现在光天化日之下,乃至于汲取太阳之气,向着第四等的“芜空”转变。

    这种雾气,应该是从九狱中的“阴泉寒夜之狱”中抽来的,到了第三等的大妖,可以衍化出类似地狱的力量,这种雾气绝不是人间能够拥有的,寒冷刺骨,深入骨髓,只有在水墉庙中才能摆脱。

    神的力量和妖的力量,包括地狱的力量,是互相抵触的,即使神陨灭了,但是神庙依旧还遗有部分的残余神力,能够庇护一两个陷入困境中的人。

    这只妖就站在外面,而那个少年的神情十分冰冷。

    他也知道这是徒劳的,自己已经被困在这里如此长久的时间了,然而依旧没有寻找到出去的方法。

    “斩妖人,你是逃不掉的,我娘的雾气足以把这里全部覆盖,你试了这么多天,逃到了这座水墉庙里,但这又能怎么样呢?”

    “只不过是让你的性命多延长四五天罢了,你在这里面已经待了多久,十天?二十天?你的精气神明就要干涸,血气也会枯竭,你不吃不喝,不饮不食,最终的结局,只能是屈辱的化为一堆白骨!”

    浑身隐藏在红袍中,只有一只素手伸出的大妖就静静站在少年身后,她的身形即使被大袍笼罩也能看出其中的修长,俨然,那袍子下或许只有一团空炁,也或许真的是一个美丽的女妖,但这些和亢宿都没有太大关系。

    亢宿已经理清楚了一切:“我判断失误,没有想到你娘才是赶走水墉的大妖,我还以为你娘是神,没想到可你明明是个人,又怎么会有这个身为妖的娘亲呢?”

    “你怕是被迷惑了,如果你真正的亲娘知道这件事情,不知道会不会气的从坟头里跳出来。快点清醒吧,不要再助纣为虐了!”

    亢宿同样给予回应,这种类似的对话在这段时间内进行了数次,少年的劝说对于亢宿没有效果,同样,亢宿的劝说对于少年来说,也同样没有效果。

    “你还是这样冥顽不灵!”

    少年恨恨的说着:“我娘就是我娘,在你们看来是妖,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我娘,那该死的水墉属神居然想要把我娘杀死,然而它又怎么是我娘的对手?”

    “那水墉死了,堂堂神灵死的好不凄惨,你也会和它一样,步上它的后尘!”

    亢宿隔着水墉庙的门户传出声音:“明明是人,却要认妖为娘,这些东西是世间不详的聚合体,而人死去之后必然会下到黄泉,不论是庶人还是王侯,所以这个东西根本不可能和你的亲娘有关系。”

    当然话说是这么说,但是亢宿其实也感觉有问题,这个少年如果是被迷惑的,那可能已经拯救不回来了,他对于亲人的认知估计都已经被彻底扭转。

    少年的身上有神灵的气息,明显就是那个水墉的,这让亢宿更加的不理解,更不明白这三者之间的关系究竟是怎么回事。

    虽然,他也想过另外一个可怕的猜测。

    水墉成妖!

    但这怎么可能呢,堂堂的地方神,怎么可能化为妖类?

    虽然神的构成与妖有些相似之处,但本质上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概念!

    亢宿依靠着墙角,觉得自己的末日即将来临,他知道自己的肉身不能留给这大妖,否则必然会被对方化为傀儡,眼下估计是没有半点逃脱的方法了。

    但,就在他已经几乎彻底放弃的时候,忽然,从水墉庙的门口缝隙下,轻轻爬来了一只虫子。

    那是一只金龟子。

    这只虫子并不干净,身上沾满了香灰,在外面雾气的沾染下变得有些泥泞,但依旧是高蛋白质但让亢宿逐渐激动起来的不是这个虫子可以吃,而是这个家伙居然活着进来了!

    从自己进来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任何活着的东西,然而此时,这只身上沾满香灰的虫子,居然活着,而且大摇大摆的走进来了?!6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